:::

社論

【社論】務實科技發展 IBCS建構全方位空防

 美國「諾斯洛普格魯曼」(下稱簡稱「諾格」)集團近日宣布,整合防空暨飛彈防禦戰場指揮系統(IBCS)已在近期連續實兵實彈與電腦模擬驗證測試中獲得成功。此項曾因嚴重系統故障問題招致外界和五角大廈嚴重質疑的建案項目,似已成為實現美陸軍參謀長密利上將「六大優先建軍要項」中「防空暨飛彈防禦」所望目標的「超現實解決方案」。

 IBCS在近期測試演習中,整合了1200英哩範圍內新墨西哥州白沙飛彈測試場、德州布利斯堡防空暨飛彈防禦測試中心、阿拉巴馬州紅石兵工廠9處接戰作業中心,和其他12座整合射控網路中繼站所屬之AN/MPQ-53與AN/MPQ-65愛國者防空系統雷達至AN/MPQ-64短程防空雷達等多種感測器系統,以及從復仇者到愛國者2型、愛國者3型和分段強化構型(PAC-3 MSE)等射擊武器。

 針對所有測試項目,該系統不僅有效攔截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亦成功反制從戰鬥機、攻擊直升機、無人機到火砲與迫砲等目標。關鍵所在即是其能整合所有感測器之目獲情資,並在即時分析後,指定最適切防空/反飛彈射擊系統進行反制射擊。此種全面多元整合防空與飛彈防禦科技的能力,過去僅存在於科幻電影和「網狀化作戰」軍事轉型推動者的夢想中。

 過去,美陸軍在從事各項防空武器系統建案時,鮮少考慮系統整合與相容性問題,即便相同任務系統亦不見得能進行鏈結與情資交換。以愛國者系列飛彈為例,不僅2型與3型的電達情資無法互通,就算同型飛彈的不同發射單位亦無法彼此構連,更別提針對高空目標所發展的終端高空區域防禦(THAAD,又稱薩德)系統和低空/超低空目標的復仇者系統。

 此一情況在美軍尚能掌握太空、空中、海上優勢的時代,或許尚不構成嚴重挑戰,但隨著中共、俄羅斯、伊朗與北韓等國的彈道飛彈與「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日益提升,美軍已無法確保所有領域絕對優勢,各自獨立的「煙囪式」(Stovepipe)系統,不僅能讓敵人乘隙而入,更將導致「多領域作戰概念」難以發揮。

 為澈底解決此一問題,美國陸軍希望打造一套可同步整合所有現役及未來預期建案防空/飛彈防禦系統的戰場指管核心。藉由掌握高空到超低空所有目獲情資,並針對不同來襲威脅屬性,以最有效之武器系統進行攔截,達到防空/飛彈防禦戰術作為成本效益最佳化。

 因此,美陸軍所望進行的防空系統整合計畫,不僅涵蓋所有現役雷達和飛彈系統,甚至包含DSP飛彈預警衛星、國防部全球資訊網路、海空作戰載台之Link16系統、復仇者防空系統之「前方區域防空鏈路」(FDL)及海軍研發中的「聯盟接戰能力」(CEC)等不同情資傳輸管道。近期演習中,IBCS已能直接由F-35聯合打擊戰機下載目獲情資進行接戰,使得美空軍對此一系統亦深感興趣;甚至連波蘭向美國採購之飛彈防禦系統,亦指名搭載IBCS做為整體戰場防空指管骨幹。

 如此野心勃勃的計畫,自然難免引發外界質疑。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軍事專家卡拉科即直言,「整合不能無限上綱,否則失敗的結果,可能造成一無所有」;認為整合「間接火力防護戰力」、愛國者和薩德系統確有可能,但要全面涵蓋所有防空武器,卻可能是不切實際的夢想。

 即便如卡拉科等質疑派人士亦承認,面對中共與俄羅斯日益強大的飛彈與空中威脅,追求「類似或接近IBCS」的防空戰場管理系統,有其必要。較為保守的洛克希德馬丁集團,亦已開發完成愛國者與薩德飛彈整合防空/反飛彈戰場管理系統,證明此種整合空中戰場管理,確實是未來趨勢。

 更重要的是,諾格集團在近期驗證演習中,不僅證明美軍「通用架構」的可行性,且首度採取美軍部隊實際參與驗證和系統修正的作法,讓部隊實際使用經驗可立即回饋至設計工程師,加速IBCS軟、硬體缺陷補強作為,更充分達到技術與戰術相結合之效。目前,此一系統不僅將2016年「限制性使用者驗證」時的陰霾一掃而空,更使美陸軍對其未來發展充滿希望。

 綜言之,突破性創新來自務實科技發展。由IBCS發展過程可看出,多元複雜之武器系統無可避免會遭遇諸多窒礙。但若能以務實態度,抽絲剝繭找出問題,並運用各種方式逐一解決,即便最後結果不如預期,但必能在所追求之方向上有所突破。在攻者幾乎一貫居於上風的防空/反飛彈領域中,守者在技術與戰術上的突破,不僅可有效提升整體防空/反飛彈防禦效能,或許亦將引導出另一波軍事科技變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