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測試艦載機 評估起降能力(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接上文) 

 航艦戰機載量與起降頻次

 就作戰功能而言,航空母艦不只是核心,其也構成「艦隊耳目」,因為航艦上的艦載機可前進偵蒐敵艦隊的位置,以調整自我「位置」的機動與優勢,航艦打擊群本身也具備驚人攻擊實力,能夠迅速的摧毀目標。

 由此可知,就整個作戰環節而言,偵察能力與否,是航艦作戰行動的關鍵,這不僅關乎能否有效的打擊敵人,同樣也是艦隊安全防護的重中之重。有鑑於此,中共海軍未來會將網路、衛星及無人機等加以統合運用以增加其偵察能力,將是首要之務。另外,航艦可以有效地成為海上機場,並支持陸上作戰,主要關鍵的因素之一就是航艦的龐大後勤能力,從過去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及2次波灣戰爭,均證明了這個論點的真實性。綜合以上可以歸納航艦作戰的幾個問題:

 一、總兵力需求。航艦可視為空中兵力的轉運站,因此可於世界各地進行大規模空襲行動或支援陸上作戰。戰機可對陸上、海岸灘上施加強大的火力,讓整個作戰進程保持在主動優勢下。因此,美軍為了要提供足夠的空中力量,是將2至6艘航空母艦分組,每艘航艦擁有70至80架各式戰機,其中包含了50架戰機,然而中共遼寧艦僅可搭載30架戰機,且無法部署其他支援機種,如預警機、電子偵察機、後勤或搜救機等,這對於航艦而言至關重要,很明顯的中共海軍這一方面有很大的缺陷。此外,為因應全天候的作戰行動,以及持續惡劣天氣航行,各單位的作戰文化和訓練是一大關鍵,由此推斷,中共航艦要具備此種能力或文化,中共海軍至少需要有2至3艘航艦,而且是具備緊密合作團隊組織,理想情況下,中共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長時間方能達成此一目標。

 二、充足後勤資源。美海軍尼米茲級航空母艦的設計是將機載戰機區域、加油區、武器掛載區分開配置,這樣可以確保戰機的起降作業不會因加油、武器掛載作業而停滯,但遼寧艦並沒有這樣的空間設計,該艦在進行加油作業時,就必須中斷其他戰機起降操作,同樣的在加掛武器酬載時,也必須停止甲板上的戰機作業程序,且遼寧艦的油量及武器彈藥搭載量也很小,對於一個區域大規模作戰行動而言,就容易發生物資捉襟見肘。因此,為彌補這一缺點,可能迫使中共航艦必須在盡量靠近本土區域作戰,無法有效進行遠洋作戰。以中共海軍的遠洋作戰概念,若要在第一島鏈更遠區域外進行航艦作戰行動將會非常的困難。

 三、戰機彈射的問題。航艦的存在不外乎其海上機動性,而若將航艦功能僅作為海上機場時,它就會失去機動性,再加上滑跳式戰機甲板,更是限制了中共航艦的機動性,同時也縮小了戰機的作戰範圍,因為這種甲板設計時時刻刻都要考量風向因素,而這會是遼寧艦致命的弱點。以英阿福克蘭群島戰爭為例,英國海軍航艦被迫遠離兩棲登陸地點,以避免為阿根廷飛魚飛彈攻擊,由此可知航艦本身無法保護自已,必須遠離敵打擊範圍。美軍現今已不再將航艦當成是戰機機場概念,但是對於中共而言,僅具短程戰機起降能力的航艦狀況比英國早期處境更加嚴重。

 一直以來,航空母艦象徵的是一國地緣政治籌碼,冷戰之後,航空母艦的象徵性質已經確立,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曾經指示海軍必須維持11個航艦打擊群,因為美國發現航艦的存在對於地緣政治的延伸具有重大意義,美國航艦一直是軍事外交的主要部分,而今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中共對於航艦的運用勢必會沿用美軍地緣政治作法,其主要的活動可能有港口訪問、聯合演習、救災和人道主義救援等,而這些對中共現有航艦而言,是不需要過多的準備即可達成的。

 航艦的角色是嚇阻部署,中共積極於航艦的發展,必然會加劇越南、印度或其他與中共有領土爭端國家關係複雜化。由此可知,當危機爆發時,航空母艦的運用就非常重要,為了有效嚇阻或形成威脅,航艦大部分情況是必須讓敵人偵知的情況下,如此才能形成存在嚇阻效果,而且也必須有足夠能力形成有效的空中打擊力。

 然而,也正是在這種情況,航艦會變得容易受到對手各種武器鎖定攻擊的對象。這就會讓航艦陷於「攻勢、守勢」的矛盾兩難境地。若將航艦保持於作戰區域內威脅對手,雖然這個效果很顯著,但此時航艦同樣可能變成對手的首要攻擊目標,形成中共的政治要害。另一方面,若將航艦駛離危險區域,這也意味著放棄威脅對手,這可能會被視為示弱的象徵;中共海軍和最高領導人是否足夠的智慧避免這種困境發生,或在危機期間是否有足夠的勇氣來管理航艦戰場空間,這些仍是很大的疑問。

 美軍航艦可以安全的巡弋於各大洋,憑藉的是以航空母艦為中心的打擊群結構體,所呈現的戰力也足以讓世界各國不敢貿然與之對抗。反觀中共航艦的發展,所到之處並沒有形成如同美軍航艦的嚇阻實力,事實上,中共最大的成功之處,是將航艦的發展推向於民族主義自豪地位,似乎是要以推動航艦發展進而證明擺脫歷史「弱國」的符號。

 航艦的運用包含了攻勢、守勢等相關連因素,喬治弗里曼在其著作「戰爭的未來」中提及:國家戰略目標的設計過程中,通常「守勢」的成本會侵蝕「攻勢」價值。一個國家擁有強大的反艦飛彈、無人機系統、地雷、柴電潛艦的戰略守勢發展,這將會加速航空母艦攻勢邊緣化的效應。而當中共認真對待這個問題時,就會尋求將海軍能量投射能力分配到更多的小型載台,並可能停止建造航艦,因為航艦的發展將耗資每年很大的成本,而且並不保證可以帶來如同美軍航艦般的優勢與價值。

 結語

 就地緣政治而言,美軍航艦是為了要維護世界自由秩序和捍衛全球商業安全體系為主的戰略工具,這對於中共海軍而言似乎很難勝任這個角色。最有可能的情況是,中共海軍將試圖在第一或第二島鏈內,建立安全屏障以支撐其領土主張決心,或有時也可能會進入印度洋,以對抗中共國家利益與威脅,這些任務相較於美軍的戰略任務要小的多,這也許是中共海軍的發展方向,至少在結構上是可行的。(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