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龜山島塵封往事

◎蔡富澧

 擁有一座島嶼,就像一個珍藏的祕密,老人獨自咀嚼,也可以說給他人聽,讓島嶼繼續活著,讓故事繼續流傳。龜山島坐落在宜蘭頭城外海的汪洋之中,如今已經沒有百姓居住,許多當年島民的故事卻依然流傳著。

 夏天溫度約在四十度左右,沒有遮蔽的龜山島北岸碼頭,熾熱的太陽曬得人更不舒服。遊艇一停妥,一個身穿白色長袖襯衫、黑色長褲,頭戴一頂黑色鴨舌帽的工作人員,身手矯捷地搶第一個上岸,那張黑得發亮的臉上,看得出歲月的痕跡,資深導遊跟著每航次的遊艇上岸為旅客導覽。

 小小的木造「龜山島查核管制站」前,導遊以稍帶沙啞的聲音催促大家趕快到遊客服務中心,到那裡再向大家說明,到了遊客服務中心,他向大家宣布,由於海浪落差過大,等一下回程要在南岸碼頭上船,他又幽默地說,沒搭上船也沒關係,可以搭別的船回去,「不過要另外再交一千二百元,因為那是別家公司的船!」

 一棟廢棄老房子改成了解說室,導遊指著牆上的資料對大家說,龜山島面積只有二點七五平方公里,以前是個無人島,民國之後才有老百姓移民過來。「那些人本來是坐船要到基隆嶼的,後來因為風浪,漂流到了龜山島,有些人想走,但經大家勸說留下,因為這裡魚很多。」他說島上最多住了一百多戶人家,全擠在龜尾湖旁的一塊平地上。果然,牆上還有老聚落泛黃照片翻拍的海報,狹窄的龜尾長條形平地上蓋滿了平房,算起來也是個熱鬧的村落了。

 放眼一看,整個當年的聚落,如今只剩幾間廢棄傾頹的房屋遺址。導遊說,當年龜山島受到經濟、交通和婚姻三大因素的影響,生存條件一直都不好,但導致最後不得不遷村的,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民國六十一年龜山島發生一場大火,燒燬了三十幾戶房子,這麼多人沒地方住,要重新蓋房子又不方便,好在島民大多是親戚,便勉強併入其他人的家裡一起住,但生活條件非常差,到了民國六十六年,便決定全村遷徙到對面的頭城大溪,政府興建仁澤新村收容島民。

 島上唯一的信仰中心媽祖廟拱蘭宮,主神也隨著島民遷徙而移至大溪,留下來的這棟建築,後來駐軍改為奉祀南海普陀山觀音菩薩,以作為精神寄託,改稱「龜山島普陀巖」,現今小廟的門額上只有「普陀寺」三個字。普陀寺旁就是島上最大的龜尾湖,湖水長年碧綠,遠遠的湖面對岸山腳下,還有一尊白色的騎龍觀音,隔著淡淡的綠波,給人寧靜優雅的感覺,許多遊客即使行程較緊湊,也要走到觀音像下瞻仰一番。

 只是不管廟裡還是湖邊的觀世音菩薩,如今除了每年三月到十一月登島的遊客之外,再也沒有長住的居民日夜信奉膜拜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