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對照人生

◎鄒敦怜

 年近不惑的她接受公司的調派安排,離開臺北到港都發展,生效日是下週一。歡送party在KTV舉辦,桌上擺滿點心和飲料,閃耀彩燈與躍動歌聲迴盪滿室。她看著看著,覺得這些喧鬧過於年輕,非常不真實,於是藉口扭到腳,慢慢退到旁邊的休息區;這時,她看到一個沒見過的面孔,也在悶聲地喝著飲料。「你是……」雖然公司員工多,但她記得沒見過這個人。「喔,我下週從高雄公司調來這裡,主管要我先來認識未來的夥伴。」那個人弩弩嘴,她看到兩人共同的主管。這麼巧?她南下,這個人正好北上。

 「你在公司工作很久了嗎?」她有點好奇。「對呀,大概有十多年了,我從西班牙回國之後,就在公司。」她心裡又有個小小的聲音:「這麼巧……」假如是別的國家那就罷了,偏偏是西班牙!她大學學的是建築,那時有個老師剛從西班牙回國。老師的風度翩翩,讓她非常嚮往,所以從大三開始,她就努力學西班牙文,希望也能到那兒深造。只是,礙於現實,她畢業後只能馬上投入職場,在同家公司一直做到現在。

 從西班牙開始聊起,她越發驚奇,兩人之間似乎有一條隱形的連線。她們的故鄉都在臺中,距離不到三公里。她國小畢業後,考進一所著名的私立中學,讀了一個學期就轉到國中。那個人則是國中一年級下學期開始,因為父母的期望,硬是把她安插進那所私立中學,而且一路讀到高中畢業。高中時,她再度考上那所私立中學,雖然學費全免,但家人還是無力負擔其他的費用,後來她轉讀一所能半工半讀的高職。

 那個人說:「我大學填志願的時候,一直想填建築系,但是家人說貿易、商業才是趨勢。」她笑著回應:「我的家人也希望我讀商學系,後來我堅持要學建築。」她忍不住問了:「為什麼想調到北部呢?」「喔……」那個人說自己二十八歲那年結婚,因為一直沒辦法生育,彼此有「無法跨越的歧見」,所以一年多前離婚。「我算是離開傷心地吧!」那個人笑得開朗。她再度覺得震撼,二十八歲那年,她和學長的戀愛已經談到結婚的細節,因為她堅持婚後收入要拿一半回娘家,婚事因此告吹,之後姻緣就一直沒記得她。

 工作一直是她的重心,其實她過得豐裕自在。只是,夜深人靜時,她偶爾也會想著:人生中那些需要抉擇的時候,假如選了另一條路呢?現今的自己會是怎樣?這個人走的路就是她恰好沒走過的路線,彷彿她的人生對照組,兩個人的軌跡如此相同,又如此的不同。她們一見如故,交換了聯繫方式,她很想知道,之後還有什麼需要抉擇的關鍵時刻嗎?這個人還能是自己的對照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