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峰迴路轉終見君

◎王漢國

 筆者於兩週前所撰〈從生命中找答案〉一文,主要是介紹牟宗三先生的背景和思想,以及他對「生命學問」之見地。

 《生命的學問》一書中計收二十一篇專論,包羅甚豐,有政治與人文、哲學與宗教及中西方文化的比較等。顯見,先生浸染中華文化之深,憂懷國是之重,望治心情之切溢於言表,躍然紙上。茲對其所論再略作申述,以弘其志。

 基本上,《生命的學問》是一本用來喚醒國魂和民族魂的嘔心之作,不容等閒視之。譬如,先生發表於民國四十六年六月的〈略論道統、學統、政統〉,即是以「構造的綜合」與「曲折的持續」來暢述中華文化生命的可大可久,故一時之顛躓、挫折,如「五四」新文化運動、馬列共產主義,皆不足慮也。

 尤其,先生力主學術上的「大開大合」,來孳生「知識之學」,創造「民主政體」。以「大開」立大信;以「大合」興大用。故他所謂的「三統之說」,即是以學統明「知識之學」,以道統究「德性之學」,以政統辨「民主之學」,此猶如十字架之層層開展,條理一貫,兼容並蓄。故一再強調,今日言中華文化,不可落於三家村氣,文人氣及清客幕僚氣的道理所在。

 其次,《生命的學問》的可貴處,乃在剖明「為學與做人」的道理。先生的看法是:「無論為人或為學同是要拿出我們的真實生命才能夠有點真實的結果。」這是一句言簡意賅、極富深義的話。所謂「真實生命」,是指能夠面對真實的世界,面對內心真實的責任感,真實的活下去,並承擔一切。既然要真實地活下去,那麼一切虛偽、做作、浮泛不著邊際的人生,實不值一顧矣。

 因此,先生特別以「為人不易,為學實難」這段話來勉勵在為人上,要做一個真人;在為學上,要把自己生命的核心(本質)展露出來;並通過艱苦的磨練和不斷的反省,以達到「智及」和「仁守」(熊十力語)的境地。

 至於講到王陽明的「心學」,更是振聾啟瞶,寓義深遠。先生從「為第一等事,做第一等人」開篇,這雖是王陽明個人一生追求的志向,然對於現實的當下來說,仍覺彌足珍貴。要做一等事,就必須深明「貞固足以幹事」的道理。要做第一等人,更需從「收斂」與「發散」上下工夫。而其實踐之道,盡在「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之中。

 適值世道多艱,人心疲弱之際,我們不正需要一位哲人的引領和啟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