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陸金融風險擴大 嚴重衝擊社會

◎黃秋龍

 習近平在去年6月20日的中共「中央」集體學習通稿中,就維護金融安全提出6項任務:深化金融改革、加強金融監管、採取措施處置風險點、為實體經濟發展創造良好金融環境、提高領導幹部金融工作能力、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此亦為習近平首次點明「金融風險點」。今年6月20日,中共國務院審計署審計長胡澤君,在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3次會議上,報告2017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情況(簡稱:2017年度審計工作報告),其中在「金融和企業審計情況」,大幅揭露9家大型國有銀行無視金融風險防控,違規向房地產行業提供融資36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並主要披露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信集團的違規決策、經營問題。2017年度審計工作報告,不僅反映中國大陸國企、金融機構資產與股東權益比,以及藉由負債實現以較小資本控制較大資產規模之槓桿風險問題;同時,該槓桿風險也與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等問題相互複合。而今,此問題顯然已衝擊習近平「19大」政治報告所宣稱的「三大攻堅戰」(「要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攻堅戰」)政策。

 金融風險攻堅戰成政策議題

 中共「19大」以來,持續推進經濟金融強勢「去槓桿,強監管」政策,不僅國務院新一屆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簡稱:金穩委,主任為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於今年7月2日成立,並陸續召開第1、2次會議,主要都圍繞著「三大攻堅戰」相關工作。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亦於7月23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以及7月31日政治局會議時,再度予以提出。尤其是習近平曾點明的「金融風險點」,更是中共未來3年所要面臨的金融焦點:「著力控制增量,積極處置存量,打擊逃廢債行為,控制好槓桿率,加大對市場違法違規行為打擊力度,重點針對金融市場和互聯網金融開展全面摸排和查處。」

 其中,金融和企業審計情況,不僅將成為評估攻堅戰的觀察指標,也意謂著審計工作將再度做為反腐大案的「尖兵」。例如,周永康親信蔣潔敏、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等貪瀆案線索,均係在審計中所發掘。而今,2017年度審計工作報告,是由習近平擔任新成立的中共「中央」審計委員會主任以來,審計署首次提交的「國家大帳」。不僅被視為新時代「審計風暴」,更衝擊今年3月發布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首度組建「中央審計委員會」的威信,對中共宣稱打擊「金融大鱷」、「防範金融風險」政策措施,明顯造成負面影響。

 「審計風暴」效應擴大

 事實上,大陸企銀違規貸款逾千億,「審計風暴」效應並非單純侷限在金融檢查範圍,更涉及習近平執政以來,金融風險與妨害社會穩定的國家發展問題。見諸紀律檢查委員會,於今年1月11日至13日舉行第19屆第2次會議,習近平出席講話,會議公報除指出「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高壓反腐政策路線之外,也針對防控金融風險與妨害社會穩定國家發展問題進行部署,宣稱要「重點查處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形成利益集團的腐敗案件,著力解決選人用人、審批監管、資源開發、金融信貸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腐敗問題。」而今,「審計風暴」效應所聯繫著的高壓反腐政策路線,顯然已向縱深發展,涉及與審計相關的金融信貸、精準脫貧與污染防治的反腐敗問題。

 檢視2017年度審計工作報告,可以發現「審計風暴」不僅在金融機構違規決策和經營問題較為凸顯,也包括違反程序、違規承諾等辦理信貸、理財業務。值得注意的是,還涉及違規向高污染、高能耗和產能過剩行業提供融資1222餘億元,虛增存款規模45億元;甚至,因扶貧資金和項目監管不足,被騙取挪用或弄虛做假超過34億以上。凡此,都直接衝擊當前中共所重視的社會穩定與國家發展政策。事實上,「審計風暴」的問題,不僅只是「防範金融風險」與社會穩定國家發展的問題,更反映中共反腐廉政與機構改革效能。尤其,職司反腐職能的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才於今年6月25日宣稱要「充分發揮檢察職能,為打好『三大攻堅戰』」,信誓旦旦「從嚴懲處危害金融安全、妨害精準扶貧、破壞生態環境刑事犯罪」。隨後,7月27日,該院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依法推動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決議》要求,下發《關於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作用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通知》,又宣稱要從嚴懲處影響污染防治攻堅戰實施、破壞生態環境刑事犯罪。

 「審計風暴」凸顯當前大陸金融風險的危害,既嚴重危害金融安全、破壞社會穩定,又違背中共「黨和國家」精準扶貧的惠民政策。亦即,中共鋪天蓋地的推進「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迄今仍得面對「三大攻堅戰」的嚴峻挑戰,包括必須「從嚴懲治金融從業人員搞權錢交易、利益輸送、內外勾連的『內鬼』以及進行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的『金融大鱷』,以及依法嚴厲打擊虛報冒領、套取侵吞、截留私分、擠占挪用、盜竊詐騙扶貧資金的犯罪,發生在群眾身邊、損害群眾利益的『蠅貪』『蟻貪』等『微腐敗』犯罪,或是『村霸』等黑惡勢力犯罪及其背後的保護傘,維護農村穩定,確保黨和國家精準扶貧的惠民政策落到實處。」

 顯然,大陸「審計風暴」既衝擊「中央審計委員會」威信,也反應當前審計機構改革的難題,未來將聚焦在如何讓高風險金融業務收縮,機構野蠻擴張行為收斂,金融亂象得到初步遏制,市場約束逐步增強,市場主體心理預期出現積極變化等措施上。

 結語

 審計工作報告既係「審計風暴」的代名詞,也聯繫著「三大攻堅戰」。中共習慣將「三大攻堅戰」做單方論證,亦即都只挑好的來講,讓人以為所有都是好的。事實上,審計工作與「三大攻堅戰」,依舊存在透明度不足與治理匱乏的現象,仍然會對「三大攻堅戰」產生反噬作用。然而,識者只要稍加探究金融風險複合審計工作的問題,不僅可發現其金融體制仍普遍存在「水很深」(意謂存在複雜潛規則)、「套路君」(比喻熟稔心機運作人、事)、「貓膩多」(指隱秘或曖昧的事)現象;同時,也將對其黨和國家機構改革造成嚴峻挑戰,衝擊「中央審計委員會」與習近平威信。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