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未來衝突 美軍重建戰力(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巫穎翰(譯)

 美軍當前正傾全軍之力,進行一連串現代化改革工作,尋求取得革命性的能力,以因應未來衝突,但傳統基金會研究報告有不同看法,其建議軍方應採較低風險的實驗性方式,待取得確定成果後,再展開全面性變革。(編按)

 前言

 美軍當前已承擔了超越其負荷的任務,且亟需重建,因此五角大廈已傾全力,期望能找到一個單一解決方案的計畫,取得革命性的能力,以此應對未來可能的衝突。

 一如2016年9月7日,當時仍是總統候選人的川普,直言認為應重建美國的軍事力量,他強調當前美軍戰力不足以面對中共與俄國,以及恐怖分子和跨國犯罪集團等威脅,而注意到此事的不只是後來成為總統的川普,兩黨的黨魁、參眾兩院及國防部的文武官員,都注意到美軍戰備程度、戰力與現代化程度每下愈況,恐難以擔負保衛國家安全利益的任務。

 或許美軍已無力確保美國國家安全與利益,且必須要進行重建,但重建的定義為何?為了回答此問題,本文提出了一項重建美國軍力的方法,這個方法在未來幾年中有著最佳的成功願景。雖然分析人員和某些專家們堅稱未來是不可知的,但他們仍透過可觀察的趨勢,嘗試去預測數十年後的狀況。而另一方面,透過這些預測,軍隊預知了自身的現代化與相關事項的方向,以為將來的任務作好準備。

 透過此研究案,傳統基金會希望敦促軍方單位改採用不同的方式來思考其建軍方式,以確保其聯合部隊能夠在未來無法避免發生的戰爭中有能力擊敗敵人,本文也呼籲美軍從「不斷地追求下一個變革時刻」的思維,更改為漸進逐步升級的方式,讓美軍無論在面對何種性質的敵人或戰鬥環境,都能在現代化上更具一致性、在心智與精神上更為敏銳及彈性、在文化上更具自信。

 重建的挑戰

 與過去二次大戰與冷戰時期相比,當前的美軍規模更小、更顯老態,對大規模的作戰行動也更缺乏準備,然而後冷戰時期以來,美國的安全利益威脅,無論在數量與嚴重性卻明顯增加,包括中共與俄羅斯都致力於更新與擴大其軍事能力,並在全球範圍內利用其強大的國力,來追尋與美國利益相抗衡的目標;伊朗與北韓也大膽的在各自所處的區域內採取行動,試圖推翻由美國長期主導的安全秩序。

 為了改善此一狀況,美國的政界領袖紛紛表態要進行軍力重建,但其也面臨一些本質性的問題:重建的軍隊目標為何?其能力為何?要用什麼樣的形式來進行重建?

 未來的細節確實是不可知的,而科技發展與人類行為就恰恰正屬難以預測的類型。當要處理所謂已知的未知之時,有2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很少被提及,那就是非線性與能力或支撐力。

 Lawrence Freedman在其著作《戰爭的未來:一部歷史》中提到:「未來不是註定的,因為未來是由人類與不同事件互動的過程中演變而成。」雖然歷史與統計模型可以指出合理的機率,但還是無法明確地指明會發生哪一種特定的狀況。因為特定的人群在未來會占據關鍵的位置,而公眾對未來事件的反應又取決於當時的特定人群所組成的社會。為將來預做準備的能力,是取決於對事件演變的警覺與調適。

 非線性

 鑑於發展、實地測試,以及精通新裝備所需要的有限時間與資源,軍方強調要去了解戰爭的趨勢,以盡可能使武器裝備保持有效性。

 可是為了使主要的防務計畫能涵蓋大多數潛在挑戰,導致研發的武器需求範圍與規模愈來愈龐大、設計愈來愈複雜、研發與製造過程挑戰愈來愈多,導致測評得花上更多時間,成本自然居高不下,最後還騎虎難下,變成一個發展不如當初預期卻難以取消的計畫。

 2001年9月21日的恐攻事件,使軍方的注意力轉向反恐作戰,幾年後又變成綏靖作戰。上述作戰中面臨的實際問題如查明並防範敵人、拆除即製爆裂物、辨別激進武裝分子與其背後龐大的民間支援網絡,占據了美國國防單位的注意力,使其無暇顧及傳統戰爭的備戰。

 當美國持續專注在非正規作戰領域的同時,敵對國家的實力已經悄然崛起。中共、俄羅斯、北韓、伊朗已經在關鍵區域中成為美國利益的嚴重威脅,翻轉了軍方對未來衝突想定的看法。

 現任防長馬提斯是對此認知非常清楚的政府官員之一,其國家安全報告中,凸顯中共與俄羅斯等國際秩序的「修正主義國家」,展開的長期戰略競爭,是當前美國繁榮與安全的核心挑戰,尤其俄「中」期待的是嘗試塑造一個與其專制政權相容的世界。

 這裡的重點在於直線性預測相當吸引人,大多數人很容易遷就於現有的資料與景象,這些現象易於理解同時又有說服力:因為這些現象存在,所以有理。

 而要為偏離可觀察趨勢所做出的未來預測辯護也並不容易,當所有證據都指向完全不同方向之時,又該如何去說服其他人?這也導致不同機構對於未來的預測往往是大致雷同。

 支撐力

 部隊的規模愈小,其運作的風險也就愈大,既無法滿足當前的安全需求,也無餘力應對未來。軍隊的規模不足或是預算有限,就會限制軍方對未來的預先準備,轉而面向當下的挑戰。

 相反的,若是資源與戰力都超越了基本運作所需,那軍方就能投入更多時間與精力以洞燭機先,從而減少當下與未來可能面臨的劣勢。

 由於先前美國預算減支對國防經費的限制,導致美國軍方只能優先處理當下面臨的戰備與部署任務,卻無法維持部隊的給養與應對未來的威脅,結果造成美軍根本沒有完善的單位與裝備足以執行眼前的任務,也沒辦法將部分人員與單位從輪調中撤出以進行休養、訓練與整補,更不可能讓部隊從綏靖任務中抽調出來,進行必要的訓練以維持優勢狀態,甚至無法進行必要的試驗,以評估未來部隊可能需要些甚麼。

 這也難怪國防部長馬提斯上任之後,會對於軍方的戰備狀況惡化之程度感到訝異,當時他剛離開軍職不過4年,這也讓他將重建美軍戰備能量列為首要任務。(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