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未來衝突 美軍重建戰力(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巫穎翰(譯)

(接上文)

 當前對技術趨勢的預測

 討論美軍如何因應未來的挑戰與威脅,就要回顧當下軍方對未來的想定。這些想定會驅動軍方的現代化方案、實驗計畫、軍隊組織與訓練設計等,並影響軍方對於未來裝備與能力需求。

 速度是當前美軍許多文件中一致重視的關鍵,美軍認為科技的發展,將使人類活動的進程產生迅速且極端的改變,但不受限的技術擴散,將使美國失去優勢且腹背受敵,並且被迫在同一水平上與中共或俄羅斯這類對手進行競爭。

 當前帶來許多便利的網路,則會因網路攻擊,招致數據被破壞或控制,使得分析人員被不良的資訊蒙蔽,換言之,一支與網路連結愈深的軍隊,就愈必須要意識到其脆弱性。

 人工智慧與無人機系統,則有著從大數據資料中收集、組織、分析與研判意義的能耐,美軍預測人工智慧將可在無人類介入的狀況下完成任務,並改善對戰場空間的掌握。

 導能武器則能以近乎即時的方式攻擊多個目標,若能在能源控管的部分獲得突破,導能武器就能被應用到不同的武器平台上,對戰爭帶來全面的改變。

 極音速武器與砲彈賦予攻擊者所向披靡的能力,精確導引彈藥則能精確擊中目標,減少我方單位暴露與後勤壓力,但這數十年來獨領風騷的精確導引能力,恐將在未來受到挑戰。

 另外,先進感測技術的擴散,能為恐怖分子這類非國家行為者,提供覆蓋全球的監視能力。最後,由於中共與俄羅斯在上述科技背景下所發展出反介入與區域拒止能力,迫使軍方提出第3次抵銷戰略,強調自主學習;人機整合、作戰、協助與網路武器。

 未來的作戰環境

 未來的作戰環境,有以下幾點預測:

 都市化:研究指出,2035年時,世界約60%的人口將集中於擁擠的超大型城市,屆時水、土地與能源,以及肇因於宗教、意識形態與經濟階層的社會分裂,會使衝突加劇,構成一個不利軍隊行動的環境。

 全球紊亂與社會分裂:超大型城市會給予政府在維持秩序、提供福祉等功能沉重負擔。軍方預期城鎮戰會是未來的主軸,但把都市發展投射成對未來的預期,就一定是合乎常理的嗎?其實政府可以透過各種手段,從而使人們避開未來學家預期的都市叢林。

 人口趨勢:除非遭遇重大傳染疾病或戰爭,否則不會有明顯改變。不同人口結構也為政府帶來如扶養比、稅金等問題。富裕的國家通常生育率也較低,使這些國家能否有人力來維持大規模軍隊成為問題。人口持續增長的國家,即便貧困,卻有大規模軍隊的潛力。人口問題可能使國家間為了資源而發生衝突。

 未來的展望

 隨著科技的發展,非國家行為者如恐怖組織、犯罪集團甚至特定的個人,將有能力對美軍造成與國家相仿的威脅。高度擁擠的城市,將使衝突不斷,使美軍面對重大挑戰。未來的戰爭將會以武器載台為核心,人類僅在特定狀態才會介入。然而這些技術也可能難以實現或成本過高而須被取消。

 美軍最大優勢及在於訓練精良且有完善後勤支援的部隊,且肯於使用新技術來解決現實世界中遭遇到的問題。

 許多對未來的討論都承認到要預測未來不容易,卻仍把現行趨勢投射到20至30年後,討論可能情景與影響。這就是未來想定工作全貌,確保相關單位能對未知但可能的事物預先做好對策。

 未來的創新

 雖然實際影響不容易評估,但科技總是不斷推陳出新。美軍必須要發掘尚未被開發的技術以維護自身的戰術優勢,這意味著美軍要投入大量心力。如果軍隊的規模過小,軍隊就只能應付當前的需求,而無法洞燭機先的一瞥未來。

 持續推動

 許多預測文件中沒有被提到的是那些已被歷史證明為致勝關鍵的核心,如持續的戰區補給、現代化的訓練設施與場所、良好教育與豐富經驗的部隊、良好的維護與給養,以及良好的部隊投送能力和全球性的指揮管制能力。部隊必須在承受戰損的同時,有能力進行持續性的軍事行動。而大概也只有美國有能力進行如此的軍事行動。且大多數設想中的軍事行動,都是發生在遠離美國境內的地方,故維持上述能力將相當重要。

 領域控制

 緊接著要提到的是領域控制,攻擊型潛艦可阻絕敵方在水下與水上領域的行動,將敵方限制在特定的領域中,使在該領域中的己方兵力的重要性,以及其阻絕敵方行動的能力受到重視,以此來支持我方部隊在該領域中的作戰能力。

 主導節奏

 許多有關於未來發展的文件都顯露出一個微妙的訊息,就是未來是由他人塑造的,美國最佳的因應之道在理解未來的本質並作出回應。但要知道,美國是國際舞台上的主角,只要有意願,她就能改變並主導局勢的節奏。而中共與俄羅斯都在急起直追,在與戰爭有關聯的領域上有所突破,雖然實際影響有待驗證,但若證明可行,則對軍事事務有可能帶來深遠,甚至革命性的影響,並改變戰爭的方式。

 改革與能力

 德國在二次大戰的優異戰力源自於其對技術的整合,而美國在第一次波灣戰爭中的優勢也絕非僥倖。

 60年代到80年代間,美國為了抵銷蘇聯的數量優勢,而致力於提升衛星通訊、武器導引系統與感測能力。而今天,精確導引攻擊的能力正接近另一次突破的邊緣。

 受到人工智慧等技術的影響,美國卻執著於追求現代化技術的大躍進,而不是採取持續、漸進迭代方式。軍方總認為未來無法預測,所以,希望新裝備的研發能涵蓋各種狀況,最後此構想,只造成技術開發緩慢、成本超支與生產進度落後,而研發計畫預計要取代的那些舊裝備,卻只能作戰需求中逐步耗損。

 衝突的本質

 據研究,1991年後美軍的軍事行動已達270次,事實在過去120年來,美軍差不多每15年就會捲入一場戰爭。1898美西戰爭、1917至1918一次大戰、1941至1945二次大戰、1950至1953韓戰、1962至1973越戰、1990至1997第1次波灣戰爭、2003至2011第2次波灣戰爭。且美軍2001年在阿富汗開展持續的軍事行動、2014年在敍利亞也是。這些軍事行動的同時,美軍也在進行如在特定區域中彰顯美國利益、透過聯盟行動以增進他國軍力和與美軍之連結、參與演習以強化美國的安全承諾、在關鍵區域中進行軍事行動以獲取重要經驗等任務。

 豪賭與風險

 儘管人工智慧等科技在軍事領域應用不應被忽略,但軍方在技術初萌芽時,卻仍缺乏對其可能效益的完善理解。儘管如此,軍方仍核准在技術上無法於15或20年內實現的採購案,並承諾可在期限內付諸實現,可說是把技術躍進押注在一廂情願的預算與時限中。

 但賭注總有風險,如果技術躍進沒實現,可能整個空中與地面火力的構想都付諸流水。膽識雖然是不可或缺的,但將國家安全賭在未經實證為有效的某些革命性能力是不實際的。

 美軍過往得益於和蘇聯的對抗,但冷戰後沒有實際的對手,使裝備在這20多年來的持續使用中耗損,而亟需汰換。以美軍的龐大規模而言,把軍隊現代化寄託在單一解決方案的大躍進方式,帶來另一種風險,因為這方案曠日廢時,且若對手找到反制方式,那重新使部隊取得優勢又要花上長久時間。迭代漸進式的方案則能夠降低這種風險。

 冗餘和恢復力

 除了大躍進式的方案,軍方還偏好多功能與多用途的單一系統載台,並且採取了所謂贏者全拿的競標方式。這雖然可以提高生產、供應、保養與訓練的效率,但也使得標的軍火商與該項目一綁定就是20年或更久,使得軍火商不容易在沒有合約的期間維持營運。而如果這種多功能單一系統載台合約無法如期履行,將在戰略與戰鬥的層次中,產生明顯風險。

 某種程度上,美國軍方在戰場上的成功,可說愈來愈依賴於那些需費時12至20年的多功能單一系統載台的豪賭上。而軍力的建設基本上是建立在這些20或30年後可能會被需要,也可能沒有用處的研發案上。當美國的安全與利益受到威脅時,這種方式是很冒險的。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