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未來衝突 美軍重建戰力(下)

◎巫穎翰(譯)

(接上文)

 2次大戰的教訓

 Williamson Murray與 Allan R. Millett從2次大戰間經驗中得出以下幾項得以區分成敗創新之見解,包括:1.在針對敵人與其實際能力,和實際目標架構下,對裝備、概念與組織設計進行實驗與測試。2.研發機構對於創新的承諾,要考量部隊是否有足夠人力與能力,並確保相關演訓是驗證技術創新所假設的戰力,以嚴格且數據導向的方式來進行分析。3.制定可行且量化的效益衡量指標。4.對軍隊的教育要與實務結合,避免紙上談兵。5.戰爭與其相關準備沒一個線性基礎可依循,其多變而無法預測,其發展總讓人跌破眼鏡,依此本質進行對戰爭的探索。

 Murray認為德軍於二戰的優勢,源自於其參謀總長Hans von Seeckt將軍從戰爭中淬鍊出相關經驗,並以此指導德軍研發出的新裝備、新方法與新組織。Barry Watts 與Murray在1996年時指出,美軍歷史上並不像德國借鑑歷史,而是習慣性地拋棄過往,然後躍向未來。不去思考未來會處於何種環境,又總認為自己對未來的預想是正確的。

 美軍自第1次波灣戰爭後的軍事勝利,並未推翻Murray的想法,因這些勝利是源自於美軍與其弱小對手的巨大實力差距。

 從每數十年周期方能產生的單一目的大躍進式現代化方案來看,美軍對未來所付出的準備只是曇花一現,通常是新任的軍種指揮官去制定以未來為想定的準則、訓練與戰力需求,並發展一套在所有領域中對抗敵人的軍種規劃路線,但這方法無疑是失敗的。

 軍方建立新的機構與單位,把技術需求移轉到工業與商業中的龍頭企業,以評估何種最佳做法可適用在軍事領域。新的技術被視為戰力倍增器,使部隊能在更小規模下維持高昂戰力,在新時代的衝突方式將取代舊方法的想法下,過去的經驗被貶低為歷史研究。這一切都缺乏推展到全軍前就該做的持續實驗與驗證。

 轉變:進化導致變革

 採取漸進式方法來進行部隊現代化,可確保部隊不論任何時間,面對任何敵人、任何技術與環境都有優勢。部隊需要改變其對武力現代化的假定,改採迭代漸進式的方案,將方案與其部隊的實驗、戰力研發、實地測試、概念發展和教育訓練體系相結合。

 實驗

 實驗對軍方而言,是要為戰場上碰到的問題尋求解決方法、抵銷或克服敵人造成的挑戰、尋找擊倒潛在敵人的方案。實驗規模愈大、時間愈長、愈頻繁且愈多參與者,就能累積愈多經驗與數據。擁有實驗精神的組織與單位,更能面對挑戰、改變,也更能解決問題。

 軍方應加強對實驗結果的注重,而不僅是追求增加預算,應將實驗的成果與部隊的運作、演訓和現代化需求相結合。美國陸戰隊第5陸戰團第3營就是好例子,他們不只實驗新的裝備與組織設計,更將尚在實驗階段的運作構想實踐於海外部署中,催生了包含部隊應具備何種規模,應採購何種裝備的41項建議案。

 這拓展了部隊對於潛在能力的認識,使實驗不再僅是於嚴格變數控制下進行,而能有實質的反饋,實驗的價值就能水漲船高。

 現代化

 部隊轉型的演進模式意味著現代化是持續性而非周期性、漸進性而非大躍進、逐步而非全面性的。大躍進代表新的方案會與部隊的現況、後勤與操作經驗之間存有巨大差距,並減少國防工業與軍隊本身的創新機會。

 漸進地迭代升級方案,能平緩成本曲線,為工業領域中的公司提供更多競爭機會,為部隊提供更多選項。

 大躍進式方案的提倡者,誇大該方案可減少模組與相關保修零件,與降低維修人事成本的能力。而迭代漸進方案的少量生產製造,需要大量的原型品,會使實驗更加複雜,這正是大躍進方案想避免的。原型品的預算可省下來或投入其他方案,但這會有無法預先發現未來問題的風險。

 一個複雜的後勤、訓練與實驗體系固然會增加成本,但也能提供部隊更多選項,並增進其在未來不確定環境中作戰的效益。單位成本雖可能提升,但隨著大量廠商加入競爭,最終還是會使成本降低。費用是相對的,應在美國國家安全利益與美軍作戰能力的前提下進行評估。如果順利,迭代方案將提供改革者想要看到的變革轉型,也能塑造出可隨時革新,適應環境並做出改變的部隊。

 教育

 軍事教育可區分為一般教育和專業教育,能通過報考或推薦方式進行。前者追求齊一標準,不講究個人表現;後者則著重確保結訓者能勝任特定勤務。推薦制或有名額限制的教育機構,通常在該軍種內只有該單位能提供該種教育。

 但常被忽略的是,這些要培養思想家與進行戰爭準備的學校缺乏競爭。這種學校體系又被區分為2種,前者側重基層部隊的任務;後者專注於高階軍官的培訓,此2種體系都需從更多人口中找出適合受訓以執行任務的人。

 基層軍官採用宏觀的教育方針,理由是在大戰略、聯合作戰、聯盟作戰的薰陶下,基層軍官能對戰術與作戰層次的宏觀背景有所掌握。儘管立意良善,但研讀這些高階教材,反而使軍官無暇接觸與其階級相對應的勤務與責任。

 職業軍官生涯階段,不應花時間在一窺外交事務的奧妙或是如何動員整個國家機器來進行戰爭,反而應在各自專業領域內,讓軍校生精通如何在戰役、作戰與戰爭中贏得勝利,並學習使裝備與技術在各種環境中獲得妥善運用。

 軍事文化

 軍方應維持一種隨技術條件不斷改變而跟著不斷檢視、測試、採納或捨棄不同方法與工具的軍事文化。軍隊應樂於分析如何使部隊更有效率的課題中得到啟發,在這前提下,平衡與自我約束很重要。如同對教育的討論一樣,軍隊應該要注重專業,並時時為未來做好準備。

 部隊與士兵的戰力,源自於從戰火淬鍊而來的技術與可靠裝備,而非源自與某些特定的技術或裝備本身。嚴格訓練並擁抱樂於嘗試與調整之軍事文化的部隊,被證明能夠比對手擁有更多優勢。

 隨著軍隊為未來預做準備,軍隊也需適應招募的新血。社會為軍隊提供人力,但實際作戰的是軍隊而不是社會。軍隊應把維持戰場競爭力視為優先,而不是反過來要求社會自我改變。

 能力

 部隊的能力來自於付出的時間、付出的關注、人力和預算。部隊能透過增加預算或減少勤務負擔的方式來增加其戰力。戰力高低與部隊在面對日常戰備的同時,進行試驗、教育和演訓的能力有關;若疲於日常勤務,會使其無暇演訓,導致裝備耗損、戰備與士氣低落。

 戰力、戰備狀態與部隊的能耐取決於每年度的預算,但只有真正到位的預算,才能把願景轉為實際。美軍在洞燭機先的同時,也需認知到某些在戰爭中已被證實是有價值的事物或是某些過往的成功經驗,在未來可能依舊一枝獨秀。

 正如美國在全球、戰區與戰術後勤支援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使美軍有能耐去整合並運作跨軍種與跨領域,同時又涉足陸、海、空、太空與網路空間的聯合部隊,甚至在人道領域亦復如是,這給予美軍持續優於競爭對手的優勢。

 結語

 所有上述因素都是彼此關聯的,當軍隊在文化與制度上朝這方向邁進,才可能有持續的迭代漸進實驗方案。漸進式方案代表部隊在思考現代化與其意義上的新思維,戰力則源自於在合理風險範圍內的任務與資源平衡。

 另外,也可透過小規模,但積極的實驗、部隊彼此的演訓、將部隊裝備需求與研發和實地測試外溢至工業領域等方式,以獲得更多有意義的反饋。上述所有因素都有賴於對專業主義的重視。

 在特定問題被發現,軍方想辦法要解決的同時,採用迭代漸進式方案,將問題逐步解決,輔以完善的試驗及部隊實際驗證,長久下來將會有額外收穫,這是為將來做好準備最佳方式。(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