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奧斯特里茨會戰 瓦解第3次反法聯盟

◎温培基

 一、前言

 1805年奧斯特里茨會戰為拿破崙3大會戰之一,英、奧、俄3國成立第3次反法聯盟,阻止法國支配歐洲大陸。聯軍由英國在特拉法賈海戰中徹底擊敗法國海軍,並封鎖其海上通道;地面作戰則由奧、俄兩國對法國作戰。此3帝國會戰,在日耳曼民族亦稱為「三皇會戰」,繼法奧烏爾姆之戰後,拿破崙在奧斯特里茨會戰中充分展現其政治及軍事指揮才能,稱霸歐洲大陸。

 二、戰前情勢

 拿破崙在烏爾姆之戰殲滅了奧軍麥克的主力後,於11月14日進入維也納;長途跋涉的法軍因補於敵,就地獲得充足的槍砲彈藥補給。趁著嚴冬未至和查理大公尚未從前線趕回之際,拿破崙以繆拉、拉和蘇爾特3軍乘勝追擊,一鼓作氣深入摩拉維亞。

 11月15日,拿破崙來到布爾諾,奧皇則撤至奧爾莫茨。繆拉的前衛在布爾諾以東13英里處—奧斯特里茨,被奧軍擋住去路。

 聯軍總指揮庫圖索夫認為奧國維也納已無希望,決定越過多瑙河向西北退入摩拉維亞,與已經到達阿莫茲的第2支俄軍會合。

 三、作戰方略與指導

 (一)法國

 12月1日,拿破崙沿著哥德巴赫的沼澤溪流右岸編組陣地,左翼倚托桑屯,右翼依托冰凍湖泊和沼地。

 陣地左段,在桑屯與彭托維茲之間,由隆納(第5軍)和貝納多提(第1軍)扼守,繆拉的騎兵軍、奧地諾的榴彈(步)兵師和禁衛軍在其後方任預備隊。陣地右段,從彭托維茲沿著哥巴赫河到索科尼茲和提爾尼茲,由索爾特的第4軍防守,達弗的第3軍在雷吉恩寺院任預備隊。

 (二)奧俄聯軍

 奧俄聯軍以庫圖索夫任總指揮,右翼以2個縱隊由巴格芮辛和李赫登斯坦指揮,橫越布留恩—奧斯特里茨大道,拘束法軍的左(北)段;奧俄聯軍主力3個縱隊由俄將布克斯豪登指揮,普拉琴高地向西南進到李塔伐河谷,迂迴攻擊拿破崙右翼,並切斷其與維也納間的交通線。中央方面,由奧軍的柯羅華特率2萬5千人,攻擊在柯貝尼茲的索爾特軍;君士坦丁大公爵指揮的俄國禁衛軍,在後任預備隊。

 四、作戰經過概要

 1805年12月1日入夜後,拿破崙騎馬沿著陣地視察野營中的部隊,遙望敵方的營火在普拉琴高地的後方和李塔伐河谷地中,驗證敵人將迂迴其右翼的預測。當他經過行列時,部隊以當作臥具的稻草做火炬照耀大地,並高呼「皇帝萬歲」表示歡迎,而敵軍卻認為這是一種掩護退卻的徵候。

 12月2日拂曉前,奧俄聯軍區分為6個縱隊。北面2個縱隊,由巴格芮辛和李赫登斯坦指揮,橫越布留恩—奧斯特里茨大道,攻擊法軍戰線北段。在中央方面,柯羅華特的奧軍2萬5千人攻擊在柯貝尼茲的索爾特軍,攻擊的主力在普拉琴高地以南,由俄將布克斯豪登指揮3支縱隊(3萬3千人),指向哥德巴赫河上南段的索爾特軍。

 聯軍初期藉兵力優勢,攻占提爾尼茲和索科尼兹2個村落,法軍被逐退到馬克斯多夫和屠拉斯。拿破崙即投入預備隊(達弗第3軍)向俄軍的左側面發動反擊,俄軍受重大損失遂向哥德巴赫河上游倉皇的敗退。

 聯軍總司令庫圖索夫、俄皇亞歷山大,本應留在普拉琴高地上掌控全局,但卻隨著柯羅華特的軍隊,去攻擊法軍在彭托維茲與柯貝尼茲間的中央部分,因而喪失中央的控制能力。

 上午7時30分,拿破崙掌握普拉琴高地上已無奧俄聯軍,在毫無抵抗下控制了戰略要點,並分斷聯軍戰線。柯羅華特的縱隊立即受到側面攻擊,四散潰逃,秩序大亂;中央縱隊也被逐回到克里森諾維茲。法軍北段一再擊退巴格芮的攻擊。

 當索爾特控制普拉琴高地後,拿破崙立即命令左翼兵力(隆納、貝納多提、禁衛軍和騎兵軍),發動全面攻擊。經過激烈的戰鬥,奧俄聯軍巴格芮辛和李赫斯坦潰敗。在南段方面聯軍,則受到索爾特和達弗從南面和東面夾擊。

 俄國人企圖越過提爾尼茲和查特坎尼之間結冰的湖泊和沼澤逃走,但是冰塊遭砲兵擊碎,聯軍多被淹死。會戰中,法軍死傷8800人,而奧俄聯軍死傷1萬2200人,另有1萬5000人和133門火砲被俘。

 12月3日清晨,奧國皇帝向拿破崙請求休戰,12月27日法奧簽訂《普萊斯堡和約》,第3次反法同盟結束。

 五、檢討與評析

 (一)戰略欺騙 形塑有利戰場

 11月25日,拿破崙派遣沙伐雷將軍以軍使身分前往阿穆茲,向沙皇亞歷山大致送1份偽善的國書,使聯軍產生法軍求和的錯誤訊息。拿破崙實際目的是要發現敵方各軍部署、位置及俄奧聯軍意圖。

 12月1日天黑後,拿破崙部隊以火炬照耀大地,並高呼「皇帝萬歲」,使奧俄聯軍誤判法軍即將撤退,並沿南面撤回維也納。

 拿破崙主動散播情報、戰略欺騙,形塑有利戰場,為法軍奠定勝利根基。反觀奧俄聯軍因誤判法軍部署及意圖,主動投入敵軍堅固陣地,陷於不利環境,導致大軍覆滅。

 (二)掌握戰略要點 機動造勢

 約米尼在《戰爭藝術》中有云,一個戰場上的決定點條件包含「地理上的優勢」、「局部形勢與最後戰略目標的關係」、「雙方軍隊所占領的位置」。在奧斯特里茨會戰中,就作戰地區及雙方兵力部署,普拉琴高地即為戰場決定點,奧俄聯軍在會戰之初,即占領了普拉琴高地,藉以指揮部隊。拿破崙看到好時機,當機立斷奪取普拉琴高地,不僅對聯軍主力形成迂迴包圍之勢,亦中斷聯軍交通線。

 (三)指揮效率影響成敗

 克勞塞維茲《戰爭論》有云:「在一個會戰中,如果攻擊者並未喪失其秩序和完整效率,抑或只有一小部分兵力喪失,對方兵力卻已瀕臨瓦解,這個會戰勝負就已經決定了…」俄軍庫圖索夫及沙皇亞歷山大隨主力縱隊作戰,親臨現場,雖有提振精神士氣之效,惟喪失普拉琴高地,戰線遭法軍分斷,部隊指揮陷入混亂。

 反觀拿破崙掌控戰略要點,適時投入預備隊,對奧俄聯軍主攻方面形成包圍之勢,兵力指向敵軍側翼和背面,產生強大效力及威懾效果。約米尼在《戰爭藝術》有云:「戰爭藝術,就是如何決定作戰線的方向,使軍隊的行動方向隨時與基地位置發生配合作用,一方面要切斷敵人交通線,另一方面卻又要使我方交通線不至於為敵人所切斷。這在戰略上是最困難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六、結語

 奧斯特里茨會戰為拿破崙的軍事傑作之一,拿破崙事先對地形的偵察,掌握敵軍兵力部署及計畫,誘敵進攻其堅強的防禦陣地。當敵人犯了放棄中央高地嚴重錯誤時,立即把握機會分斷敵軍戰線,使其以少勝多,掌握戰役主動權,進而獲得勝利。

 拿迫崙在會戰當中,無論軍事及政治方面都淩駕奧、俄2皇之上,因而贏得歐洲第一名將桂冠。會戰後不僅瓦解第3次反法聯盟,並稱霸歐洲大陸。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