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新作戰概念 肆應俄「中」灰色行動

◎江約士(譯)

 日前在維吉尼亞州匡提科舉行的一場會議上,美軍將領警告俄、「中」的各種侵略行動,往往未達傳統定義的戰爭行為,使美軍無法以軍事行動回應,而讓俄國與中共獲得戰略勝利,進而逐漸取獲得對美優勢。為因應此一局面,美軍需要新的法律授權(legal authorities),以及在陸地、海洋、空中、太空與網路等各領域創立新的作戰概念,好讓美方在「不開一槍」的前提下使用軍事力量。(編按)

 從俄國以非正式部隊「小綠人」占領克里米亞、中共將南海島礁軍事化、網路社群對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影響,以及駭客在全球發起的資訊作戰,並透過網路間諜竊取企業機密;美國的競爭對手已找出能達到其目標而又削弱西方力量的方法。然而,這類行動往往在「灰色地帶」中運作,因此,不會引發美方軍事回應。

 以超限行動削弱美國理念

 事實上,在美國1月公布的《國防戰略》中,便指責中共在南海島礁軍事化的行為,嚴重威脅鄰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6月也在海軍戰爭學院的畢業典禮上警告,「蒲亭試圖破壞北約,他的目標是削弱西方民主模式的吸引力,並且企圖耗損美國的道德權威」。透過不挑戰美國軍事力量的行動,俄國試圖削弱美國的理念,迫美方妥協。

 早在2016年,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便公開呼籲,美國的對手往往不依循美方的軍事準則,而是採取「超限行動」。而日前匡提科會議中談到的週期概念(整個競爭過程由嚇阻至升級為衝突、衝突解決、競爭緩和的循環),源自於馬提斯任內發布的第1份《國防戰略》,其中強調「長期戰略競爭再現」;可以說「競爭」這一名詞比「和平」或「戰略形塑」(即階段0),更能精確描述美「中」或美俄之間的現況。在美軍的軍事作戰準則中,戰爭與和平之間的界線明確,並從「階段0」依序有條理地逐步向上升級。傳統上,只有戰爭才會讓美軍採取軍事回應,其他行動則不然。然而,美軍敵人採行的軍事競爭,卻未達「階段3」或是在傳統衝突範圍以外。他也提醒美國的對手所使用的網路、非傳統能力、太空能力、資訊作戰等行動,都還處於美軍的「階段0形塑」之中。

 陸軍戰爭學院研究員弗雷勒則認為,從國防部長、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甚至基層單位,都已認知到灰色地帶是很大問題。儘管美軍認知到俄、「中」「灰色區」行動在近2年明顯成長,似乎卻仍不知如何回應。隨著時光流逝,俄、「中」以持久戰蠶食美國與其盟友的利益,在國家階層採取各種不會引起傳統軍事衝突的行動。美方已意識到此一趨勢。

 戰爭、和平 還是以上皆非

 在匡提科的會議上,軍方將領總結出由於未達武裝衝突的門檻,軍隊在灰色區中反而「無用武之地」。正因為太了解美軍在公開衝突中的能力,與美國相匹敵的敵人/競爭者並不希望其競爭行動演變為戰爭。因此,他們會持續採取非武裝衝突的競爭行動,以實現戰略目標。

 與會將領進而指出,「戰鬥已變成太狹隘的名詞」,「太過聚焦在戰爭的戰術層級」,而強權之間的衝突也很難在短暫時間取得決定性結果。因此,相關概念應重新命名為「多領域作戰」,以完整掌握「整個競爭的過程」。「多領域作戰」為在一次無縫的戰役中,協調陸、海、空、太空、網路的力量,以在競爭期間的嚇阻對手,或是以短而決定性的行動快速擊敗敵人,並迅速回歸競爭階段,或是在長期衝突中擊潰敵方。

 戰爭與和平二分法已難奏效

 弗雷勒認為,「競爭」能精準描述俄國與中共為採取「蓄意且有害行動」的交鋒對手。但他也強調,如果用「衝突」與「競爭」取代「戰爭」與「和平」,卻變成另一種僵化的分類,將無法如實呈現真實世界的混亂,而毫無益處。

 匡提科的報告不停落入前述的知識困境。報告中指出,「正如同戰爭/和平所構成的二元典範不足以描述全球作戰環境,僅在衝突期間才能獲得的授權也是不夠的。如果帶著敵意的行動已展開,聯合部隊(Joint Force)需要在衝突前便獲得部分授權,以創造支配(dominate)的條件」。這段話前半部認知到戰爭與和平之間並非涇渭分明,難以一刀切;但其所提到的「衝突期間」與「衝突之前」,凸顯出軍方還是將其分成明確不同的2個階段。

 弗雷勒強調,美軍困在5階段作戰模式的制度與文化之中,然而其對手卻顯然不是如此。美軍必須承認在戰爭與和平的二分法中作戰已不在有效。美方正處在持續的競爭之中,這場競爭時而白熱化,時而變得更傾向合作。「它不再是有著顯著差別的不同階段,而是「正弦波」(sine wave)。

 美軍應採更細膩作法

 他表示,隨著情勢起伏,美軍應該採行更細膩的作法。一方面必須讓對手感到付出代價;另一方面也應該提供「另一條路」讓對手可以降溫。每艘船艦的出航、每位出國訓練盟友的顧問、每支參與演習的單位,都需要成為計畫的一部分,以展現美國的決心與能力。其目的不僅是回應中共與俄國在灰色區域所為,更要逼迫他們回應美方在灰色區的行動。

 舉例而言,美海軍實施的「航行自由行動」(FONOPS),旨在對抗世界各地不適當的海上主張。美軍的FONOPS挑戰全球22國的海上主張,從中共在南海島嶼軍事化,到馬爾他在地中海的「直線基線範圍過大」。然而,美軍公正不倚作為,卻流於僵化。FONOPS不該僅是在某處航行,證明美軍擁有航行自由。它更該是種軍事能力的展現,意味著如果美方有需要,隨時可以實施軍事作戰。

 弗雷勒進一步指出,特種作戰部隊起源二戰期間,當時是為了在軸心國占領領土上協助或建立抵抗運動。冷戰期間,北約的特種作戰為蘇聯入侵時,游擊部隊在西德的地後工作奠定重要基礎。若美軍重建「非傳統戰爭」能力,充滿抵抗的土地將讓侵略者再三思考。美軍甚至能向俄國與中共展現,華盛頓能夠協助其領土的反抗運動,這將成為兩國在與民族分離主義者長期鬥爭時的嚴重威脅。

 當然,在俄、「中」領土上進行非傳統戰爭將讓灰色區升級為戰爭行動;但弗雷勒強調,美方要做的是證明其具有此一能力與意願。在道德限制內,美軍仍可大幅度創新,特別是網路空間。美方要做的,便是在軍事衝突未爆發的領域中,思考何謂「實力展現(presence)、運動(maneuver)與行動」。美軍必須減少軍事作戰的僵化。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