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美國防授權法案對亞太的軍事影響

美國總統川普特地選在美軍紐約壯堡基地,舉行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簽署儀式,矢言未來將使美國在大國競爭中取得壓倒性優勢。(達志影像/路透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川普特地選在美軍紐約壯堡基地,舉行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簽署儀式,矢言未來將使美國在大國競爭中取得壓倒性優勢。(達志影像/路透資料照片)

◎陸克強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8年8月正式簽署的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不僅呼應美國在後911時期的戰略重心改變,同時也對隱含多項衝突危機的亞太地區造成顯著影響。綜觀過去16年,美軍為了維持中東派兵和全球反恐作戰的軍費需求,導致維持海空戰力的先導預算持續降低。在此同時,中共和北韓在亞太地區的挑釁行動卻又持續升高美軍前進部署需求,也暴露出即便蘇聯解體後區域霸權意圖趁虛而入的戰略現實。面對此種嚴峻挑戰,美軍相對作戰優勢卻因為中東戰費消耗而降到冷戰後的新低點,不僅裝備的汰舊換新速度大幅落後,對於新裝備研發和人員訓練也都造成了極為顯著的影響,讓美軍在遂行戰略意志時無法如臂使指,也讓區域強權企圖落實填補戰略真空的野心;最顯著的例子就是2016年中共在南海地區進行的一連串島礁基地擴建和武裝化作為。

  重建快反和前進部署能力

  在亞太戰略局勢動盪不安之際,美軍卻因為前述的戰費排擠效應和國防預算的審查進度持續落後而需不斷提出臨時預算來應付可能的突發狀況。這讓美軍無法像過去一樣持續保有戰具與戰術戰法的領先優勢,只能夠挖東牆補西牆來應付現有狀況。換言之,美軍在維持國家戰略利益的前提下已經過度使用,主要原因就是兵力和裝備不符任務想定。更麻煩的是,雖然就作戰強度和整體兵力規模而言遠不及冷戰時期所想定的高強度衝突,但是在有生力量和基層連隊的裝備消耗上卻形同一次不能重來的壓力測試,讓美軍整體後勤補保和人事管理系統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由於反恐戰爭本質上多屬低強度綏靖作戰,需要大量實兵部隊投入戰場,導致美軍戰費比例中的人事成本快速增加,連帶排擠許多部隊裝備汰換和編制更新的預定進度,更不用提招募單位為了彌補戰耗不斷追求招募達成率的窘境。

  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可說是針對前述問題所提出的釜底抽薪之計,雖然許多媒體或分析家都將重點放在看似和我國最有直接影響的第1257和1258條,但其實對於亞太地區穩定最關鍵的是在本法案重建美軍快速反應和前進部署能力的部分。在2017年的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報告中就已經明確指出美軍的跨國快速部署和海空距外投射戰力都已經降到二戰以來最低點,而且因為戰費排擠導致部隊戰訓本務達成率和裝備妥善率都直線下降。以陸軍為例,由於先前的縮減員額和基地關閉影響,即使加上國民兵輪調支援,目前陸軍麾下的58個實兵戰鬥旅中只有3個旅能夠在72小時內全裝開拔,其他單位若非需要整補就是才剛從前線輪調回國或準備整編。而海空軍不僅在編制規模上已經降到有史以來最低點,而且因為編制機艦不足,導致原本的進塢定保或是回廠翻修時程一再延誤,進而造成無法彌補的戰力真空。像是海軍在2017年就有6艘潛艦被迫回港定保,原本第5艦隊在波斯灣常時部署的航艦打擊群也因為保修限制而必須輪調,這不僅反應在亞太地區部隊事故發生率上,同時也讓擁有內線作戰優勢的中共不斷利用美軍的戰力窗口試圖對外突破,以薄富爾的蠶食戰略戰術逐步擴大實質影響力和挑戰現有區域架構。

  強化亞太地區投射戰力

  對於亞太地區的美國盟邦和戰略夥伴來說,美軍透過前進部署和距外投射所建構的戰略嚇阻效果在中東戰事影響下逐步消退,導致中共的戰略影響力進一步被放大。換言之,不論是亞太地區出現局部高強度衝突或是秩序主導權易手都會對美國的戰略利益造成重大打擊。扳回一城的方法除了重新調整國家戰略方針,更重要的長程目標當然就是重建美軍的海外作戰能量和拉大逐步縮小的戰具效能優勢,短程目標則是讓現有的海外部署單位能夠提升戰備水準,用以應付平戰不分的挑釁狀況。這也是為何在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中編列了大筆採購新式機艦的預算額度。其中包括加強海軍造艦能量和戰機補保能力。讓美軍即便面對在衝突熱點周邊具有壓倒性數量優勢的對手時,也不會一直屈居劣勢。像是海軍的新型超級航艦和三軍聯合F-35的採購計畫和生產數量都可望進一步增加。特別是對於F-18機隊已經耗損嚴重的陸戰隊來說,加速F-35B換裝速度對於強化戰力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而海軍艦艇編制數量將從現在的272艘增加到355艘,光是2018年預算中就計畫採購1艘福特級航艦、2艘柏克級神盾驅逐艦和2艘維吉尼亞級攻擊潛艦。雖然距離實際成軍都還有很長時間,但上述戰具成軍之後將會大幅強化美軍在亞太地區的投射能力。

  維持海軍全球部署的編現比

  另值得注意的是,該項法案中還編列19億美元用於研發取代俄亥俄級的哥倫比亞級彈道飛彈潛艦,確保美國核子鐵三角的嚇阻能量。美軍也宣布將強化對於核武的部署與使用,除了藉此顯示美國對於維護亞太地區穩定的決心,更重要的是展現美國在核武戰略嚇阻力上的絕對優勢,彌補現階段的傳統戰力空檔。另一個重點就是人事費用,特別是現役部隊的所得提升和海外加給。另在相關退輔和招募留營業務方面,2018年國防預算中也大幅增加額度,特別是為了減少專業人員的流失,除了直接加薪,家眷隨同派外或是子女教育福利支援的預算比重也隨之增加。目的就是讓資深軍士官能夠在無後顧之憂的狀況下戮力戰訓本務並且提升留營率,避免富有實際經驗的優秀軍士官提前退役。希望藉此維持現役美軍戰力,避免因為缺員問題影響海外前進部署。像是美海軍就編列了每年1020億美元的人事與操作費用,希望藉此維持海軍全球部署的編現比。

 印太戰略以實力做後盾

 軍事是政治的延長,從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付梓到印太司令部成軍,在在顯示美國對於亞太地區的重視已經不同以往,也代表亞太地區的對抗態勢仍未脫冷戰遺緒,而非如某些學者所認為的傳統對抗已然消逝。固然在經貿與民間交流頻繁又緊密的狀況下,衝突可能性似乎愈來愈低,但從國際現勢來看,軍事對抗的態勢卻是暗潮洶湧。美國自詡為全球超強,而對中共在亞太地區的崛起也重拾以實力確保和平的傳統方針,藉此追求美國作為亞太地區秩序領導者的戰略利益最大化。

 對於亞太地區而言,縱然美軍預算編列和發包執行都還需要數年時間,但其背後代表的意義就是美國國安團隊所揭櫫的印太戰略絕非空口白話,而是以作戰實力為後盾爭取盟邦合作對抗區域威脅的最佳保證。特別是對於詭譎多變的南海局勢和第一島鏈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而言,對抗中共擴張意圖的選項之一就是在自力更生確保國防安全的同時,盡最大努力尋求實質戰略合作,藉此確保國家生存空間和提升戰略嚇阻效果。這也是目前許多亞太地區國家逐步貫徹與落實的國安方針。由此來看,早先許多戰略觀察家或學者預測美軍退出亞太或轉以關島為主防衛節點的可能性勢將不如以往。這也代表亞太地區劍拔弩張的戰略對抗將不再只是紙上談兵。(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