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孤島求學艱難

◎蔡富澧

 當初遷移到龜山島的居民,都是以捕魚為業,教育程度不高,對孩子的就學較不重視,況且島上也沒有良好環境可供安心念書,有些孩子的天分也許就被埋沒了。

 早期龜山島是沒有學校的,中央政府遷臺後重視教育,民國三十八年龜山島上才設了頭城國小分校,三十九年改為大溪國小分校,四十四年才獨立成為龜山國小,直到民國六十四年,島上居民幾已遷徙,龜山國小也功成身退廢校。早期島上學生很少,每隔兩年才招生一次,所以不是每個學齡孩子都能準時上學。有些喜歡讀書的孩子吵著要上學,經過家長向學校反映,特別通融才能入學。

 即使有了學校,島上的讀書環境也不好,孩子們白天得幫父母上山種番薯、撿柴火,夜晚才有時間點著油燈在微弱的燈光下寫作業、溫習功課,算是非常克難的。據說第一任校長黃書祥晚上挨家挨戶巡視,督促學生念書時,也是點著油燈照明,可見當時島上生活條件艱苦。一個校長要巡視全校學生,還要督促學生讀書,除了這個全部居民都聚集在龜尾湖畔一隅的龜山國小,其他地方大概都做不到了。

 當時每一屆畢業生最多也就十幾人,有些成績好的學生可以保送初中,卻往往因為家境不好而無法繼續升學,大家都是畢業後就跟著父親去捕魚。導遊說,那時候家長都不希望孩子讀書,「男生國小畢業就上船捕魚;女生國小畢業就準備嫁人!」

 導遊把龜山島過去的歷史、生活都講得很生動、很真實。那時他就坐在龜山國小旁的涼亭裡,手持麥克風,中氣十足地說,以前龜山國小學生遠足,十點鐘在學校集合,老師就帶著學生走到龜尾─那裡有一道天然形成、長達一公里的卵石礫灘,因受季風與海潮影響會往左右擺動,是著名的「神龜擺尾」。老師和學生就在那裡丟石頭,丟到下午,這樣學生就很開心了!

 我很納悶,導遊怎麼會對島上的一切如數家珍,連遠足到龜尾丟石頭都知道?原來他以前就是龜山島的居民,他父親那一代來到龜山島定居,民國六十六年三十八歲遷村時才離開。那就難怪他如今一把年紀,還願意天天頂著大太陽上船登島來當解說員了!

 不曾經歷過沒電的日子,很難體會孩子們點著油燈讀書、寫功課的辛苦,而這些我童年都親身經歷過,對於當年龜山島孩子讀書的艱難,真是感同身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