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老樟飄香憶往

◎汪忠豪

 每次回到嘉義老家,看見屋後那棵高聳的樟樹,翠綠細葉在陽光下翻飛,就不禁讓我想起那年初夏在成功嶺的日子。

 那時在成功嶺受訓,營舍旁的柏油路兩側種滿樟樹,在施行基本訓練的某個午後,雖然還沒正式進入夏季,但每個弟兄都已揮汗如雨,盡可能趁休息時靠近樹下陰涼處。當蹲下休息時,我瞥見鞋旁有幾粒被踩碎的小種籽,湊近嗅聞一股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腦中思索著兒時曾經把玩過的植物種籽,乍然想起它和老家屋後那棵樟樹皮有著相同氣味。

 在每日規律的訓練行程裡,將我的感覺磨得遲鈍,因此這種與外面世界能產生一點連結的小小發現,對我而言都是一大驚喜。放眼望去,柏油路旁兩側都是樟樹,讓初夏的成功嶺增添了清涼綠意。

 兒時曾聽父親談起屋後的樟樹是他約莫十七、八歲時,某年的植樹節種下的,如今也經過近五十年,樹榦早已兩至三人合抱,有六、七層樓高,每次搭車返家,一下車就可以看到直聳入天的樟樹蒼翠的綠葉,樹形優美,襯著背後的遠山,那美好的風景總讓我凝視良久,看著家屋老樹,煩憂全都紓解了。

 成功嶺的日子,總是以數饅頭的心態度日,每天的訓練流程反覆,固定的節奏敲著敲著難免讓心覺得枯燥,但每次列隊走過柏油路,望著兩旁的樟樹,總會讓我覺得舒暢安心,至少有家鄉熟悉的氣味陪伴我度過服役的日子。

 雖然退伍已有一些時日,偶爾返家時,我總會走到屋後的那棵樟樹下,貼著樹榦嗅聞那特有的氣味,思緒也總會飄回成功嶺燠熱的午後,陽光穿過樟樹葉隙,壓著帽沿撿起樟樹種籽的那個年輕的身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