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委國經濟崩盤釀難民危機

◎胡敏遠

 委內瑞拉居全世界第5大石油輸出國,是僅次於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美國第4大石油進口來源國。石油外滙約占委國全年收入的90%。本世紀前15年受惠於能源輸出,經濟榮景水漲船高,每年經濟成長率多維持在兩位數以上水準;2015年以降,受全球油價崩跌影響,經濟隨即陷入困境。面臨經濟問題,委國總統馬杜洛不僅找不出新的解決對策,甚至將所有過錯與危機,都怪罪於美國的經濟打壓,意圖轉移人民對政府的不滿。

 2018年以來,委國通貨膨脹持續惡化,全國民生、食物、醫療器材極度缺乏,人民生活陷入困頓,街頭暴力、示威抗議不斷上演,社會各界要求總統下台的聲浪不絕於耳。2018年5月總統大選,馬杜洛為求繼續執政,採取了壓迫手段,不投馬杜洛就不給食物,並操縱選舉,而獲得連任;國際社會普遍不承認委國的選舉結果。委國人民極感無奈,只好選擇逃離家園,並對周邊國家造成困擾。根據美洲國家組織報告,當前委國移出的難民人數已達230萬人,大量難民,不僅與鄰國公民競爭工作機會,更加重鄰國治安成本與社會問題,對區域安全影響甚巨。

 油價暴跌+官員貪腐致經濟崩潰

 委國曾是拉美富有國家,石油蘊藏量為全球最高,甚至高於沙烏地阿拉伯石油蘊藏量高達2965億桶。委國經濟發展高度依賴石油出口,1997年石產量高達320萬桶,國際油價高漲時,經濟成長曾高達17%。2015年以降,國際原油價格從150美元狂跌至40元上下,委國經濟立即面臨困境。此外,政府官員貪污腐敗風氣極盛,石油收入多被挪用與污掉,而未對石油生產技術與裝備進行更新,導致石油產量逐年減少。2004至2015年日產250萬桶,現在只剩下140萬桶。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調查2016年全年經濟增長率為-16%,失業率升至 18.1%。2017年物價年增率達134倍,經濟衰退12.5%;2018年5月物價已高漲246倍,預估全年將飆漲1萬倍,經濟衰退18%以上。

 事實上,2016年委國經濟已瀕臨破產,人民因不滿通貨膨脹與物價高漲持續惡化,要求馬杜洛下台的大規模遊行與抗議不斷爆發;國會反對黨也醞釀罷免的連署案,以期挽救即將破產的政府。馬杜洛為防止國會罷免,另組新國會(憲法國會)並將之與舊國會並存。為控制新國會,馬杜洛再次操縱選舉,讓其親信、黨羽、家族、朋友都成了新國會議員,從此進入極權與獨裁階段。拉美國際社會及美洲國家組織對於在委國出現的極權與反民主現都提出撻伐,但馬杜洛從不為所動,他認為這些國際反對力量,都是因美國而來;所以,他以發表激烈反美對抗言論,試圖以民粹苟延其政權。

 今年8月,委國經濟再次崩跌。根據世界銀行估計,至年底其通貨膨脹將達百分之一百萬。食物、醫療、藥品及生活必需品極度匱乏,一般勞工的月薪約合美金1元,僅能購買5杯咖啡;經濟衰退與人民飢餓的痛苦都源自於馬杜洛對社會主義的主張。委國政府藉由大量印鈔票,嘗試刺激經濟,並管制物資和物價,卻加劇民生物資快速狂飆。

 委國人民大出逃 鄰國應接不暇

 依據聯合國數字顯示,自今年6月起,估計約230萬名委內瑞拉人逃離當地,主要前往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和巴西;若再加上之前逃離的人口,其總數已超過300萬人,相當於委國總人口的10%。選擇離開委國的難民,其主因是國內糧食及醫藥嚴重不足,若不離開,最終會餓死或病死,因而不得不逃離家園。聯合國表示,由於藥物短缺,逃離至鄰國的難民約有10萬名愛滋病(HIV)感染者。在鄰國的難民營,正面臨病發危機、瘧疾、肺結核和白喉等疾病爆發的風險亦正上升。

鄰近委內瑞拉的國家,被這一史無前例的難民潮弄得措手不及。依據拉丁美洲國家組織規定,任何國家的國民只要擁有合法護照,就可自由遷徙、前往拉美任一國家居住,因此,鄰國無法阻檔擁有合法證件的委國人民。為了舒緩難民危機所引發的社會問題,厄瓜多爾和秘魯等國採取多項措施,禁止沒有護照的委國「難民」入境;巴西、哥倫比亞更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成立難民營以管制或驅離難民。值得注意的是,在各國邊境地區的難民營,隨時都有可能引爆難民危機。

 國際人權觀察組織指出,委國難民危機是拉丁美洲近代史上規模最大的移民危機,美洲各國應制定統一措施,採用區域臨時保護機制,授予委國難民合法身分,包括工作許可,並暫停驅逐行為,以保障難民的權益。

 面對大規模遷徙挑戰,包括聯合國和美洲國家組織均呼籲推動區域合作,共同分擔接收移民的責任。然而,解決大批難民問題必須世界或區域大國及聯合國出面,才能控制難民所引發的各項問題。南美洲主要大國(巴西、阿根廷、智利)大多面臨經濟不景氣或財政困頓,無多餘力量干預此事。美國及美洲國家組織的立場則認為馬杜洛必須下台,否則,委國難民仍會持續湧入鄰國。

 委國未來的發展

 長久以來,因經濟、能源與農業政策嚴重錯誤,加上馬杜洛過分依賴石油收入及實施社會福利政策,讓委國的經濟每下愈況,瀕臨破產。馬杜洛治理又過於專制、不民主,無法整合國內不同派系力量;為了拉攏政府官員、軍隊及警察,動輒以金錢、糧食及民生物質討好,以求維繫其權力。目前,馬杜洛除了求助於中共、俄羅斯等昔日社會主義國家的盟友,實無他法解決當前危機;俄、「中」也會評估委國的經濟現況與政治效益,否則將得不償失。

 委國難民問題已成為區域安全的重大威脅,聯合國至今未出手援助,主因委國政府治理的衰敗問題不解決,只會製造更多的難民問題而已。根本之道,馬杜洛政府必須下台負責,委國重新走回民主之路,經濟重回正軌之道,才能徹底解決當前危機。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