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負能量轉向

◎鄒敦怜

 每個雙月份的臺摩指結算日,就是她們這一批大學同窗的聚會時光。儘管她們從少女、少婦逐漸變成歐巴桑,頭髮從濃密長髮變成花白短髮,原本纖瘦的腰肢也開始有了自備的游泳圈。

 3C走進生活日常,平時大家透過文字在虛空中暢所欲言,也是熱絡的「交談」。每次出門,她都說自己要去開「同學會」。

 「一年要開六次同學會?你們的感情也太好了吧?」另一半退休後的日子閒得發慌,有些吃味地問:「你們到底去談什麼?平時不是已經在line上面叮叮咚咚了?」她很難回答,隨口說:「要不要一起來啊?我們這群大嬸聊天時,你就坐在旁邊的桌子看手機。」她算準了對方的答案,帶點挑釁的邀約。果然,另一半想了想,興趣索然地回說:「哼,我才不要呢,你都說是一群大嬸了,我還不如在家裡看電視!」

 她微笑著出門,說真的,她們的對話真的非常不登大雅之堂,大部分的時間,大家都在訴說生活中的煩悶愁苦。同學中,小雅換了快二十個工作,平均每個工作做不到一年,每當她又換了工作,大家就會聽到一大篇商場上的暗黑故事。阿美很早就考上國中教師,算是有個讓人羨慕的鐵飯碗,只是最近為了退休還是不退休也白了好多頭髮。阿喜努力了十年生不出孩子,現在家裡養了六隻貓咪;小月拚著命生出一對雙胞胎,只是產程不平順,所以兩個小孩身體都不太好;安安一結婚就生下女兒,母女的感情像姊妹一樣好,女兒很會讀書,大學一畢業飛出去之後似乎就不打算回來,安安的眼睛不知哭紅了幾回。

 上一次說得最精采的是剛再婚的真真,美麗的真真算是嫁入豪門,她一直不敢吃太多,努力保持纖細身材,每隔一陣子便定時到醫美中心報到,忍著皮肉疼痛只為了少一兩處皺紋或斑點。她任勞任怨的孝順公婆、照顧小孩,只是這一切的努力,都因為公司來了一個更年輕貌美的祕書而終止。真真不是同學中第一個離婚的,卻是最快再度走入婚姻的,新任丈夫小她十歲,只是以前習慣在「大男人」命令底下過日子,什麼都不用煩惱,現在連「我明天要穿什麼衣服」這樣的問題都得費心,大家反而覺得真真的日子過得好辛苦。

 假如有任何一個專家在一旁聆聽,一定會嚴正地提醒:「你們的對話太負能量了,你們要多往好的方面想……」她的生活平淡,小孩表現也一般,難免會有那麼一點點羨慕別人。只是每次從同學聚會中回家,她都會再次恢復平衡,覺得屬於自己的其實也沒有那麼差。專家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真正的生活哪有那麼多正能量,她們這群相識已久的老同學,透過這種特別的方式相濡以沫,撐過屬於自己生活的愁憂。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