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博川之戰 堅守側翼掩護聯軍

◎雲陽

 韓戰爆發後至9月15日的仁川登陸,原本占上風的北韓部隊反應不及,一路被聯軍追擊,撤至鴨綠江畔,面臨被殲滅危機。10月19日晚,中共組成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增援北韓。聯軍未料到中共會進入北韓,也未收到任何共軍跨過鴨綠江的情報;聯軍不敵數量占優勢的共軍,開始全面撤退。

 共軍發起第1次戰役10天後,緊接著在雲山獲得進展,人民志願軍第39軍第117師向南進攻,欲切斷聯軍撤退路線。為阻止中共進攻,大英國協第27步兵旅,奉命保衛渡過大寧江與清川江的渡口。

 中共發動全面攻擊

 1950年11月4至5日夜間,中共和北韓開始向美國陸軍第24步兵師發動全面攻擊。黎明前,與美軍第19團級戰鬥隊激烈接戰,迫使美軍退守約2公里。之後,共軍向西往大寧江和清川江間前進,企圖切斷博川通往新安州的公路,以威脅英軍第27旅後方。

 在前一天下午,第27旅所屬米德爾塞克斯團的1支巡邏隊才在東北9.6公里附近,與1支共軍巡邏隊發生衝突,造成多人傷亡,但中共直到第2天凌晨才發動全面攻勢。

 與此同時,有大量難民持續向南移動,造成英國和澳洲部隊的困擾,擔憂中共可能會利用難民來掩蓋滲透陣地的行動。

 11月5日上午8時,一群約200名的共軍部隊,向調撥給英軍的美軍第61野戰砲兵營C連發動襲擊,該砲兵連在博川以南約3公里遠的道路旁,設置陣地以支援英軍,同時保護位於具鎮的阿蓋爾團所屬營陣地以南1.8公里的重要混凝土橋樑。

 中共軍隊在向美軍火線和附近橋樑發動襲擊前,在該地區建立路障據點。共軍攻擊將切斷通往安州的道路,是英軍第27旅唯一補給或撤離的路線,也是唯一可渡過清川江的道路。因此旅長科德認為,勢必要清除該區的共軍並占領高地,否則該旅有被包圍和被切斷的危險。若是安州失守,美軍第19團級戰鬥隊也將受到威脅。於是下令阿蓋爾團前往據地恢復控制,B連和C連從大寧江西岸撤回增援A連,然後在美軍戰車支持下,逐一清除據點。

 A連繼續向北推進,在徵調2輛美軍卡車後,配合4部美軍M4戰車的支援開始行動,並在8時40分提出空中火力支援申請。

 與此同時,在北方的美軍第61野戰砲兵營也受到攻擊,該營以6門105公厘M2A1榴彈砲,組成半圓形的防禦圈,並藉由砲盾作為掩護,以自動步槍防衛陣地。但是共軍攻勢猛烈,並利用地形掩蔽,讓美軍的砲兵難以發揮功效。

 面臨陣地被攻克的危機

 幸而在9時左右,英軍A連終於抵達,領先的戰車率先抵達,阻止了共軍攻擊,迫使其沿著鐵路撤退到附近山丘。另一方面,B連和C連也逐一清除沿路的障礙和共軍。但是從地勢位置來看,共軍仍對補給路線造成威脅。為澈底保障補給線,阿蓋爾團決定完全掃蕩盤據在道路以東高地的共軍。

 A連再度在雪曼戰車火力支援下,於10時攻占該處高地,並設置一個加強排據點,配有維克斯機槍和3吋迫砲。B連和C連也都往前推進,掃蕩共軍後,在道路東側建立防線。

 11時左右,共軍向高地發動猛烈攻擊,迫使A連退出陣地。整個上午都在天空監測的美國LT-6G蚊式觀測機,向英軍第27旅報告,發現其後方有愈來愈多的共軍集結,兵力可能達1個師。基於研判,共軍會利用夜間切斷補給道路,旅長科德准將認為不宜再繼續貿然推進,因此下令進行有限度地後撤以穩固防線。他決定將推進中的部隊撤回大寧江,然後向南移動到在清川江附近的安州。該旅打算排除附近占領山脊線的共軍,以清除南向的障礙。

 作戰計畫設想係以阿蓋爾團的兵力保持補給線的暢通,原本在博川以西的皇家澳洲團第3營則渡過太寧江,並重新奪回之前由A連占有的高地。最後,該旅將在俯瞰清川江北岸的山丘上,建立嚴密的防禦圈,並維持北岸的橋頭堡。

 皇家澳洲團第3營向山脊線發動攻勢

 澳洲部隊在11時30分渡過大寧江,開始準備攻擊博川以東、孟中里以北山脊線的共軍陣地,並獲得澳洲皇家空軍第77中隊4架P-51野馬戰機的火力支援。

 山脊上有3個山峰,共軍占有靠近補給道路的前2個,稍早時阿蓋爾團的部分兵力曾短暫地占領山脊,但被共軍逐退,並且遭猛烈火力圍困。皇家澳洲團第3營以道路為起點,於下午2時發動攻擊,動用迫砲、機槍和反戰車砲等所有可用火力支援。

 澳洲部隊開始攻擊後,遭到共軍密集的輕兵器射擊而有輕微傷亡,不過他們維持前進並解除一度陷入困境的阿蓋爾團部隊。雖然缺乏砲兵火力支援,澳洲部隊仍靠著迫砲和輕機槍,以及少數M4雪曼戰車的火力支援,在激戰2個小時後,於下午4時達成攻占山脊線的任務,並設立防禦陣地,肆應共軍反擊。

 皇家澳洲團第3營完成任務,保障了向南道路的安全,讓第27旅能按計畫後撤,重新建立防線。原本旅長科德還下令要求第3營不僅要固守陣地,並確保鐵路橋樑的安全,然而未能獲得更多增援下,營長華爾仕決定專注固守陣地,不理會關於鐵路橋樑的命令。

 隨著第27旅的其他兵力先後占領清川江北岸的數個高地,足以維持博川-孟中里-安州的道路暢通後,美軍第61野戰砲兵營轉移到清川江以南。在夜幕降臨後,英軍設置哨兵站,開始夜巡防範偷襲。殿後的第3營仍堅守原地,變成最接近敵人的最前線。入夜後,果不其然,共軍向澳洲部隊各陣地發動攻擊。面對強大攻勢,營長沃爾什決定將指揮所後撤約900公尺,之後更因擔心部隊遭殲滅,於晚上8時,在未向旅長報告下全面撤退,以便將所有部隊從山脊線上拉回,集中在道路。結果面對暗夜的視線不良,以及尚有1個連受攻擊的情況下,夜間撤離變成混亂行動。因為共軍擅長跨越山丘從道路兩側包抄聯合國部隊,這些部隊往往只考慮前後的威脅,將兵力集中在兩端,未能警戒山脊兩側。沃爾什的撤退可能因此讓第27旅左翼門戶大開,旅長科德獲知後,要求沃爾什立即將部隊重新部署到原來的山脊上,但因為時已晚無法達成。

 於是科德在晚上10時要求向被放棄的山脊進行砲轟,同時要米德爾塞克斯旅在孟中里西南側設立哨站,防範共軍來襲。然而,澳洲部隊面對的激烈戰鬥壓力卻在午夜後意外停止,共軍在毫無徵兆下開始撤退。11月6日凌晨2時,共軍攻擊逐漸減弱,皇家澳洲團第3營重新部署於孟中里以北鐵路周圍稻田。該營的部分軍官後來批評,在接戰情況下,發布撤退命令既危險又不必要,而缺乏詳細計畫,偵察和指令也被認為是造成混亂的因素。

 11月6日白天,儘管第3營仍控制補給道路,但其D連占據著附近高地而得不到其他連支援;其他連分布於道路東部和西部的稻田中,且暴露於共軍火力威脅下。旅長科德在當天訪視第3營防務後相當不滿,於是解除沃爾什的職務,任命副營長布魯斯‧弗格森少校取代。弗格森接替後下令挖掘戰壕,並派出小隊巡邏,另外也在D連東北的山丘上設置觀測哨,同時發現共軍正向北撤退。共軍撤退其實只是暫時脫離戰場,為後續更大一波全面攻勢做準備。在後續十餘天裡,英軍第27旅再度往北緩慢推進,在遭遇極少抵抗下,到達博川以北3公里處的大寧江河畔,防守博川區域。

 聯軍再被迫退回北緯38度線

 11月25日晚,共軍第13集團軍發動一系列突擊,將美國第8軍團推回清川江,並擊垮右翼的美國第2步兵師;其第9集團軍也在長津湖附近伏擊美軍第10軍團。第8軍團雖成功地避免被包圍,第10軍團則被孤立而須從興南以海路撤離。12月,聯軍再被迫退回北緯38度線,第27旅雖然沒有受到衝擊,但也撤退300多公里,抵達漢城東北附近。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