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大國競爭時代 美兵力規劃因應(上)

◎邱榮守(譯)

 冷戰結束以來,美國防部提出多次國防總檢討,提出的作戰概念、兵力結構和現代化計畫,主要是滿足預算限制與短期戰備需求,而非支持新興威脅的實需,此情形恐已使美國錯失有效因應大國競爭時代再臨的先機。因此,美國智庫「戰略預算評估中心」(CSBA)特別針對此議題進行研析,並提出美軍現行兵力規劃的缺失及相關建議。本報特別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後冷戰時期的美軍兵力規劃主要是強化現狀的維持。因此,美國防部於冷戰結束後所制訂的兵力規劃優先事項,對當今美軍部隊規模和形態已產生深遠地影響。自1990年代初以來,美國每任新政府所實施的重要國防戰略總檢討,也賦予五角大樓兵力規劃架構(FPC)新的任務要求。同時,為滿足海外持久作戰的兵力需求,美國防部還增修訂相關國防能力與兵力需求的政策,如調整各軍種後備部隊選員標準和部隊輪調規定。

 許多支持美國防部後冷戰兵力規劃的假設至今仍未改變,且根據沙漠風暴軍事行動所建構而成的作戰概念仍占主導地位。這些假設僅有助於證明現有兵力結構和計畫的合理性,而無法鼓勵作戰概念、能力和組織的轉型,進而讓美軍能有效因應當前區域強權的侵略問題。

 後冷戰時期,美國防部兵力規劃主要目標是在因應國防預算的削減,而不是依據國防戰略的安全威脅條件來決定所需的適當資源水平。持續延用的作戰概念與聯戰能力組合決策,主要是受到資源條件的限制,而非因應新興的威脅需求,此情形已使美國無法充分因應大國競爭時代再臨的威脅挑戰。

 歷史回顧:基本兵力和通盤檢討

 1989年,時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上將建議美國防部:從準備與蘇聯全球衝突的戰略轉向擊退,諸如北韓和伊拉克等地區侵略者所發動的正規入侵行動,進而建立所需的部隊形態、訓練和裝備。鮑威爾的建議主要是來自聯參於1988年所執行的戰略總檢討結論,其還提議建構一支能夠有效因應後冷戰時期區域危機的「基準兵力」。

 同時,聯參公布新版「美國軍事戰略」,並建議美國防部建立「更小型的永久型部隊,結合週期性地海外駐軍來展現美國將保護其海外利益的承諾。」為因應國防預算的預期性削減,美國兵力規劃從以打敗蘇聯入侵為主的敵前防衛態勢轉向更小型的區域性前進部署,以利配合後續兵力結構的裁減。

 1990年8月,布希總統公開宣布接受「基準兵力」的相關政策建議,包括裁減國防部25%現役兵力。時任國會議員亞斯平先生公開且嚴厲批評,「基準兵力」的裁軍政策根本是「減法的兵力規劃」。亞斯平的說法具有相當的諷刺意味,尤其是不久後,他成為新任國防部長後,雖大力推動新一波戰略總檢討,稱為「通盤檢討」,全面檢討國防戰略,計畫和預算方案的合理性,但其核心思維和規劃原則仍未跳脫「基準兵力」的範疇。

 1993年總檢討所提出的兵力規劃,要求各軍種維持足夠的兵力規模和戰力,以有效支持2場類似「沙漠風暴」作戰行動的主要區域衝突。主要區域衝突的作戰概念是假定美軍部署到一個戰區,且迅速阻止一場入侵者對盟友或夥伴國家所發動的正規軍事行動,接著建立決定性的武力,然後發動聯合反擊行動進而達到驅逐入侵者和相關作戰的目標。儘管「通盤檢討」有提到未來小規模突發事件,以及維和行動所需的兵力和能力,但這不是兵力規劃的主要重點,支持這些任務的兵力需求與幾乎同時打贏2場主要區域衝突的兵力規劃是重疊的,不過後來的戰略總檢討證實,這些假設是「不合理的」。

 1997年「4年期國防總檢討」

 相較於「通盤檢討」,1997年的「4年期國防總檢討」是由美國會主動立法要求國防部配合總統任期所執行的任務,內容包括全面檢視國防戰略、兵力結構、武器現代化計畫和海外駐軍等項目。結果,國防部高層運用此次總檢討的機會,繼續推動「通盤檢討」的兵力結構政策,並依柯林頓政府指導,將年度國防預算上限設定為2500億美元。

 因此,1997年總檢討報告,再次重申其所需要維持的兵力規模為「在重疊的時段且在2個遠距戰區中,嚇阻和擊敗大規模的越境入侵行動」。它還提議裁減額外的軍事人員,並增加一些現代化計畫的投資,如B-2戰略轟炸機和海狼級攻擊潛艦。

 後來中止B-2和海狼級潛艦後續採購案的決定,亦正好凸顯美國防部作戰概念的轉變,其原先的假設是美國將有足夠的時間及通行無礙的戰區通道,在發動反攻之前,可在臨近侵略者的任何區域部署1支大規模武裝部隊。

 基於上述假設,較小規模的B-2轟炸機隊和攻擊潛艦被認為足以應付初始作戰任務需求,直到短程的陸上和海上戰機飛抵戰區,並能從靠近敵人邊境的基地和海域進行作戰行動為止。接著,美軍傳統(非匿蹤)戰機也可以透過其他武器打擊的掩護,迅速壓制敵方的空防戰力,進而減少對匿蹤系統的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1997年國防總檢的兵力結構已確實認知到承平時期應新增額外部隊編制,以滿足多個同步進行的突發狀況兵力需求。

 2001-06年國防總檢討兵力規劃

 在小布希政府剛成立之初,美國防部擴大用於評估規劃之兵力結構和戰力需求的想定範圍。最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國防總檢討報告對美國防部新增國土防禦的任務,並要求在4個關鍵領域上部署前進嚇阻兵力。此倡議的目的是要建立海外駐軍優勢,以利其透過適度的戰力強化即能打敗對手的軍事與政治目標。同時,美國防部也知道新興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已具備延遲美軍增援某些區域危機的潛力。

 為了增加下一代軍事技術革新所需的資金,2001年總檢討對兵力結構進行修正,要求在2個主要區域戰場中,可以達成一個「決定性勝利」目標,包括政權更替和占領。2001年國防總檢討改採能力導向的兵力規劃程序,來評估主要任務所需的戰力與數量,而不再專注於對抗特定侵略者的傳統作戰想定規劃方式。

 2006年國防總檢討的創舉是建構精緻的多元戰場環境,透過擴大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想定,讓美國防部事先做好因應對策。其兵力結構規劃仍維持後冷戰的戰備需求,也就是準備對抗2個主要區域的衝突,但它特別指出其中一個突發事件有可能是一場大規模的非正規戰爭,類似美軍當時正在伊拉克所進行的任務和兵力需求。因此,美軍應做好戰備工作,以利支援多個同時進行的長期海外應急行動。(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