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兩韓未來走向 牽動區域戰略布局

 2011年金正恩上台後,持續採取先軍政策,並以核子試爆與飛彈試射為主要戰略作為,造成東北亞核武擴散危機,不僅引發美國全面介入,更鼓動聯合國安理會進行經濟制裁,令北韓在國際上孤立無援。然而,今年元旦金正恩一改強硬策略,不僅參與南韓主辦的平昌冬奧,並同意進行第3次南北韓高峰會;也透過南韓的居中協調,促成6月於新加坡舉行的跨世紀川金會。

 在南北韓高峰會議中,兩韓共同完成《板門店宣言》,雙方元首除消除敵意、建立未來朝鮮半島和平與合作關係,並開啟兩韓高層軍事熱線,以及將軍級的定期會面機制。最重要的,還有北韓願意促成朝鮮半島無核化,進一步與首爾進行相關協調工作。

 但是,6月以後全球整體戰略情勢丕變,北韓核武問題似乎已被拋於一邊,國際間轉而關注美國與中國大陸的貿易大戰。美國總統川普單方面祭出301條款,壓迫北京當局實質改善貿易逆差,牽動全球經濟局勢。此時,南北韓則在美「中」貿易大戰的砲聲下,悄悄進行新的和解。

 近期南北韓政府的作為,包括南韓外交部長宣布爭取金正恩在年內訪問首爾,期望正式宣布韓戰終結;其次,南北韓在板門店北韓轄區(統一閣)舉行第10次將軍級軍事會談,準備在11月底,各自撤除停戰區的11個前線監視崗哨,並在12月由雙方共同驗證完成。另外,關於南韓與美軍之間的戰時作戰指揮權,兩韓國防部長將於10月31日,舉行第50次韓美安全諮商會議,主要議題在於如何具體落實美軍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雙方也將討論如何實現朝鮮半島完全非核化,與建立永久和平機制的方案。

 事實上,美國已經開始將東北亞防務重心,移往美日安保同盟,主要是從印太戰略的角度,思考如何防範中國大陸建構東海、臺海與南海三海一體的內海戰略,及確保美國西太平洋第一島鏈到第二島鏈間的公海自由航行權,和能源交通海上鏈的穩定。因此,未來駐韓美軍的角色,勢必要重新思考與定位。

 前述發展,從戰略觀點言,已悄悄牽動南北韓再次朝向排除美國與中國大陸主要利益國家介入的和平議程。為何會有如此的戰略發展,主要是在美「中」糾結於貿易大戰之際,南北韓議程受到的關注相對較低,因此,國際因素的干預與影響也減輕許多。南韓當局似乎想一定程度師法1990年西德推動統一的戰略布局「2+4條約」的建構。當時波昂當局雖然認為,兩德統一的主要關鍵點,在美國與前蘇聯的態度,不過最重要的仍在兩德人民對於未來的安排,所以西德與東德5邦之間,先依據基本法的規定,簽訂《關於貨幣、經濟與社會聯盟的政府條約》,從而與西德合併成為一個國家;並透過西德柯爾政府的外交折衝,說服以美國、前蘇聯為主的占領國,以及附隨的英國、法國,共同與東西德代表進行「2+4條約」,結束東西德被二戰戰勝國占領的國際法狀態,恢復獨立自主的國際法人格。從目前首爾的戰略布局看來,主要在消除與平壤之間的軍事對峙、建立高階將領對話,從而常態化雙方高層的政治談判,進而展現兩韓人民追求統一的意願,並尋求中國大陸與美國的支持。

 首爾的戰略盤算,一定程度與大陸長期以來抱持的朝鮮半島政策「雙協議、雙暫停」不謀而合,亦即當北韓停止核武飛彈測試,南韓與美軍也停止相關軍事演習;雙協議則強調南北韓的和平協議,一方面持續進行,但對於整體朝鮮半島和平進程,也需要關鍵大國的參與。所以,當南北韓政軍協商告一段落後,如何將中國大陸與美國導入後續協商,即是朝鮮半島和平進程的下個步驟。

 從中國大陸的角度言,弱化美國在南韓的駐軍角色,讓南北韓糾結於未來和平統一的談判,從而讓朝鮮半島走向無核化,應是「雙協議、雙暫停」的主要目標。目前聯合國安理會有關解除對北韓的經濟制裁討論,美國與日本認為,北韓「無核化」的作為是否落實具關鍵性;中國大陸與南韓則認為,應該正視北韓無核化的意願與決心,先適度放寬對北韓的制裁。

 綜言之,北韓核武議題已進入2.0階段,如果南北韓能擺脫國際強權干預,自行商議朝鮮半島未來走向,一定程度會改變東北亞戰略結構,也牽動未來美國領導的印太戰略。因此,國際社會必須持續關注美國期中大選後,北韓核武議題是否仍是美國貿易戰籌碼,以及美韓軍事權力結構更迭,更要密切觀察中共是否會以臺海情勢,作為牽制美國東北亞布局的手段。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