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大國競爭時代 美兵力規劃因應(下)

文中建議,未來美軍應以陸基反艦飛彈為主。圖為美軍NSM飛彈試射。(取自DVIDS網站)
文中建議,未來美軍應以陸基反艦飛彈為主。圖為美軍NSM飛彈試射。(取自DVIDS網站)

◎邱榮守(譯)

(接上文) 

 大國競爭時代的再臨

 面對大國競爭時代的再臨,美國防部應藉此良機調整兵力規劃,以有效因應中共和俄羅斯所採取新作戰戰略。中共和俄羅斯都是擁有大量核武軍備、大型經濟和軍事能力的區域強權,而且彼此在某些領域的相對能力是旗鼓相當。2國都採取新戰略,包括在承平時期的行為和作戰行動,以實現其長期的戰略目標,如擴大對外國的影響力及破壞美國在其所屬區域的影響力、中共對重要戰略國家的基礎建設與金融援助、俄羅斯對鄰國的能源供應控制,以及提供敍利亞等國家的各種援助。

 美國防規劃者應將這些承平時期行動,視為中共和俄羅斯總體軍事戰略的一部分。換言之,其新戰略包括在承平時期實施的一系列活動,如小規模的「灰色區域」軍事行動。長期以來,儘管美國防部逐漸增加兵力規劃的複雜性和多樣性,但此規劃流程根本無法產生有效的革新對策,進而防止美軍的競爭優勢受到侵蝕。事後來看,優先平衡預算和滿足短期作戰需求的作為,已明顯影響美軍部隊的組織再造與創新,以及其因應未來安全挑戰的能力。現行運作模式也促使各軍種部門全力捍衛既有的作戰概念、兵力結構和現代化計畫。

 研究建議

 川普政府有機會運用跟不同以往的方式來實施兵力規劃,進而鼓勵提出創新的作戰概念和建構,能跟大國長期競爭所需的各種聯合戰力。本研究對達成此目標的建議有以下9點:

 1.構建一個能夠專注於作戰概念和能力的規劃流程:國防部所應採用的兵力規劃流程,首先要評估是否需要提出新的作戰概念和重新平衡調整聯戰能力,而不是繼續推動一個為滿足預算限制的兵力結構和現代化計畫。

 2.針對大國提出長期競爭的計畫:美國防部的規劃想定應該提出與中共和俄羅斯長期競爭的問題與趨勢發展,包括灰色區域的入侵行動和承平時期的相關活動,其主要目的是在破壞美國在該區域的影響力。

 3.規劃想定應得到技術趨勢淨評估的支持,並正式納入美國與其區域強權競爭對手軍力平衡的整體評估報告:淨評估應該確認發展作戰概念和新技術的機會,這些概念和新技術將為美軍創造優勢,或利用競爭對手的弱點。

 4.針對中共和俄羅斯的新作戰戰略:美國防部應該發展或提出有效對抗共軍「信息化戰爭」和俄羅斯新世代戰爭之主要衝突想定的總體戰略和作戰概念。

 5.建立前進防禦的優勢兵力態勢:駐紮太平洋和歐洲的前進部署兵力,應從「展示」用途轉向更具戰力規模部署方式,以有效嚇阻區域強權發動入侵行動和有效對抗反介入/區域拒止的威脅。此舉亦與冷戰期間美國海外駐軍採取的「大規模集中部署與對抗」方式不同,未來應採分散式部署的海空軍部隊、陸基長程打擊火力、陸基反艦飛彈,以及能因應飽和攻擊的防空飛彈系統為主,並搭配長程情監偵系統,有助於強化美軍對抗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

 6.針對未來挑戰重新調整聯合戰力:美國防部應該重新平衡調整現有戰力組合,並做好跟大國競爭和衝突的行動準備。針對俄羅斯和中共威脅所提出的未來兵力結構方案,亦應具備對抗其他潛在威脅的能力,包括與伊朗和北韓的軍事衝突或針對極端主義組織的打擊行動。做好大國衝突準備可說是,後冷戰時期美國防部戰略規劃的核心任務,其優先事項主要是建立可以打敗區域入侵者的兵力結構,並自2001年以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內展開軍事行動,以及對蓋達組織進行全球性的打擊任務。

 7.區分主要威脅的類型:美國防部下一個兵力規劃應先定義關鍵領域的威脅類型,其應該會影響各種作戰部隊的組合形態和規模大小。這種區分可以有效降低整個聯戰部隊能力和能量的過度重疊。從規劃的角度來看,美空軍所面臨的主要威脅形態,應以西太平洋與中共所發生的衝突形態為主;美國海軍當前的作戰概念和能力雖主要是針對俄羅斯,但共軍亦為其主要威脅;至於美軍地面部隊,其短期內主要威脅雖為俄國陸軍,但共軍亦為中長期的重要威脅。

 8.避免「更多的相同」:美國國防規劃人員應先評估可行的作戰概念和成熟技術的選項,以為美軍爭取更持久的競爭優勢,而不是繼續採購僅能在現有武器系統進行微小性能改進的新武器系統。

 9.未來武裝部隊的規模與編組:美國防部的下一個兵力規劃程序應該調整兵力規模,進而能夠有效同步遂行多個突發狀況的軍事行動。這種行動可能包括對抗1個或多個區域強權的大規模行動,以及處理流氓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等較小規模的衝突。美國防部的兵力規劃程序不應僅專注在重大衝突事件所產生之臨時激增的兵力需求,而是應該側重及解決長期執行突發狀況行動所需之部隊輪調的兵力。

 結語

 根據美國會要求,美國防部需配合新任政府制訂及策頒新的國防戰略,以作為國防部計畫、戰力投資和預算需求的基礎。此戰略將包括一個兵力規劃構想,藉以確立組織形態、訓練及現代化計畫的優先事項,進而有效支持現在和未來美軍的作戰需求。

 在多數情況下,美國防部自冷戰結束以來所推動的兵力規劃,對於安全環境特徵、各戰區進出通道及其他相關因素的假設,都是在強化現行作戰方案和武器採購的合理性。此外,以預算導向及滿足短期作戰需求的兵力規劃優先事項,恐無法提出可以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新理論和準則變革,進而讓美國有較多的優勢來對抗新興區域強權的競爭者,包括那些利用先進軍事科技擴散的較小國家。

 總而言之,重建美國軍隊必須先終結以維持當前軍事戰備任務需求為目的,導致兵力結構與現代化預算間的不良循環。這可能需要多年地增加國防支出和穩定的財政預測,如此才能使美國防規劃者能夠在明確的預算框架下翔實規劃未來,而不是在預算不確定的條件下進行未來兵力規劃,否則只會產生愈來愈空洞化的聯戰能力,無法阻止侵略、因應危機,更別提贏得美國未來的戰爭。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