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代理戰爭塗炭生靈 葉門危機難解

 美國預於今日宣布,對伊朗恢復經濟制裁。大約同時間,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與國務卿蓬佩奧一致呼籲,葉門內戰的交戰各方,應在1個月內停火,並由聯合國主導重返談判桌。考量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雙邊關係,正因華郵專欄作家哈紹吉遭政治謀殺而陷入緊張;且美國期中選舉將至,相關舉措動機為何?將如何牽動全球經濟,備受矚目。

 馬提斯10月30日在美國和平研究所發表演說時,指出美國已觀察這場衝突「夠久了」。他認為在美國援助下,對抗什葉派胡塞叛軍的「青年運動」,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已準備好進行會談,呼籲交戰各方,派出代表在瑞典與聯合國特使葛瑞菲斯會面,共商解決方案。稍後,蓬佩奧也聲援馬提斯說法,強調「美國呼籲各方支持葛瑞菲斯,在葉門衝突中所擬定的和平解決方案」、「聯合國特使主導的實質協商,必須於今年11月在第三國舉行」。

 眾所周知,南、北葉門自1990年統一為葉門共和國後,就由強人總統沙雷長期統治;但內部各部落意識形態錯綜複雜,各派系始終有分離、獨立意識,因此不時傳出暴力流血衝突。直到2012年,席捲北非、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將民主之風吹進葉門,葉門總統沙雷被迫下台,並由副總統哈迪繼任,從此開啟葉門內戰悲歌。

2014年,為對抗遜尼派總統哈迪及其背後支援的沙國和阿聯等盟國,伊朗支持葉門什葉派胡塞叛軍,發動武裝叛變。隔年叛軍攻入首都沙那,造成哈迪流亡。隨著叛軍勢力不斷壯大,和葉門局勢進一步惡化,葉門內戰逐漸演變成以伊朗、沙國為主的外國勢力間的代理人戰爭。

 從地緣政治分析,葉門局勢關係到沙國邊境的安全,和國際油運航道的安危,利雅德絕不會坐視胡塞叛軍在葉門建立什葉派政權,因為一旦如此,德黑蘭勢力就會滲透到阿拉伯半島南端,沙國將陷入腹背受敵。因此在哈迪的請求下,沙國及阿聯等同盟國,對葉門直接進行軍事干預,不時出動軍機轟炸胡塞叛軍。3年多來,已造成近萬人喪生,葉門也因此陷入嚴重饑荒及人道危機;美國則因支持以沙國為首的聯軍,面臨國際猛烈抨擊。

 就作戰效益而言,葉門的經濟,已經因長年內戰崩垮,不斷使用戰機和飛彈轟炸,並不會對戰略目標有關鍵性破壞,只會增加無辜民眾的死傷。大量平民傷亡,不但重傷沙國形象,也會喚起葉門國內各部落更強的反抗意識,這是在車臣、阿富汗、敘利亞、越南都重複看到的現象。因此沙國等同盟作戰效益逐年遞減、治絲愈棼。

 有鑑於此,美國向葉門派遣顧問的主要考量,旨在協助沙國空軍改善鎖定目標的能力,避免攻擊時誤傷無辜百姓,降低不人道、違反國際法的疑慮。另因哈紹吉事件,沙國和美國國際形象正遭受嚴厲批評,美國此時提出各方停戰協議,以和平方式解決內戰問題,應有助於緩解沙國國際人權形象不彰受到的譴責。

 此外,和平解決葉門內戰問題,能預防伊朗利用胡塞叛軍,破壞油運航道安全,穩定國際原油價格;也有利美國集中力量,經濟制裁伊朗,迫使德黑蘭慎重考量和美國重簽核子協議。

 另一方面,美國期中選舉將至,川普政府必定盡全力維護全球經濟發展穩定情勢,不讓美國金融市場因非經濟因素造成動盪,影響選情。因此石油價格絕不能在此時有重大波動,而美國甫宣布在制裁伊朗上,將會針對8個國家,發布伊朗石油進口豁免的考量,明顯就是要維持原油價格穩定。

 不過,從聯合國今年9月6日主導葉門內戰談判的失敗經驗論,會議還沒正式開始,就先宣告觸礁。葛瑞菲斯承認談判失敗,主因一直無法說服叛軍代表,赴日內瓦參與協商。換句話說,內戰雙方目前毫無互信,很難開誠布公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和平解決歧見。更何況美國雖然呼籲各方重返談判桌,但以美國目前所採取的「離岸平衡」戰略,逐漸減少對中東地區的軍事介入,並無具體手段,促使和平協議實現。

 由此可見,葉門內戰危機,短期內很難順利解決。其問題和敘利亞雷同,即參戰各方都只願派出有限兵力,期能降低人員傷亡。因此只要葉門的中央政府尚無足夠實力,可以壓制叛亂武力;且胡塞叛軍反抗意志能繼續維持,加上伊朗政府源源不絕地提供軍事支援,這場戰爭很可能會變成一場遙遙無期的持久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