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勢力擴張 牽動北約戰略部署(上)

◎蔡馥宇(譯)

 俄國自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已引發北約聯盟的憂心與警覺,並分別針對北歐、波羅的海地區、東歐、黑海等地區,強化部署以嚇阻俄國擴張,但華府智庫詹姆士敦基金會認為,自2016年川普上台後,其一連串行動與言論已直接打擊北約與歐盟的團結,更直接影響北約原本規劃在黑海與東歐地區展開的戰略部署。本報特別節譯其分析,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北約組織原本計畫在2018年年中的北約峰會上,將針對波羅的海、黑海、北大西洋與地中海等海域的戰略評估報告,向與會各國領袖說明,其更清楚界定了俄羅斯是北約盟邦當前最主要的威脅與挑戰。

 不過受到與會領袖(其實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行影響,峰會最後的公報並未提到前述戰略評估,也未呼籲北約盟國以前述評估為基礎做出任何行動,頂多只有簡單描述未來目標,尤其是黑海區域,公報更以「未來需要增加北約在區域內存在與海上活動」一語簡單帶過。

 固然在1936年蒙特勒公約的限制(限制外國海軍艦艇通過土耳其博斯普魯斯與達達尼爾海峽)下,隸屬於「非黑海沿岸國」的北約會員海軍艦艇進入黑海巡邏,與同屬北約會員的黑海沿岸國舉行聯合演習,進行艦艇敦睦參訪等活動的天數正持續增加─自2017年的年平均80天,增至2018年規劃的120天。

 但就黑海區域安全而言,這場布魯塞爾峰會可說「毫無進展」,其並未做出任何超越2016年華沙峰會的決策,其公開資料與紀錄上亦無針對該區揭示新的戰略途徑,對北約在該區無論是軍事與外交行動都最積極的會員國─羅馬尼亞而言,這結果讓人極為失望,但其依舊無法憑己之力,扭轉峰會決策。

 北約抗俄部署2大模式

 不過在分析北約未來對於東方前線的軍力部署概念後,可發現其概念分為2種:一為強化現有在波羅的海與黑海的兵力部署,另一為針對黑海區域情勢「量身打造」的新部署。

 目前北約在波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與立陶宛的部署,是以由多國兵力結合而成、隨時可投入戰鬥的4支營級規模戰鬥群,其主要任務為訓練駐防國家軍力,有衝突時與其聯合作戰;這4支戰鬥群總兵力大約4500人,分由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主導指揮,無論在組成、裝備、訓練與軍演的規模與頻率,都遠勝於北約現在黑海地區的部署。

 當前北約雖然在黑海沿岸國(即羅馬尼亞)部署了1支旅級戰鬥群,但其主要兵力來源為地主羅馬尼亞,其雖然獲得北約盟國的協助,正在以北約標準進行訓練,但相關戰力提升仍有待北約盟國後續的援助與支持,但2018年中的北約峰會恐怕並未達成此一目標。

 除了對於這支「黑海旅級戰鬥群」的訓練與支援外,這個旅參與的演習仍限於「區域性質」,此處的「區域性質」意指參演部隊主要都來自於位於黑海沿岸的北約會員,或是其他東歐國家。換言之,即使「黑海旅級戰鬥群」有一小部分「非北約架構」的美軍部隊進駐,但整體而言,其依舊欠缺波羅的海與波蘭等由歐美各國組成的4支戰鬥群所帶來聯合訓練助益,更別提其凸顯北約在這2種部署方式下的嚴重不平衡」。

 如此不平衡的狀態,源自2016年北約華沙峰會的決策─同意「強化」未來在波羅的海與波蘭的兵力部署,並視未來黑海周邊局勢來調整軍力,當時雖然被視為北約強化東部防線的一大步,但其根本想定是假設俄羅斯「只會對其中1個區域帶來較大的威脅」,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畢竟,俄國與北約在黑海沿岸的會員國與夥伴國家之間的疆界並非在陸地上,而是海上。即使俄國尚未併吞克里米亞之前,就幾乎已將黑海納入其掌控範圍,更別提其2014年取得克里米亞半島後,更直接擁有了這個可以深入黑海投射軍力的跳板。當前俄國已在黑海與周邊區域,進行包括擴大邊界爭端、以直接或代理方式進行軍事介入、威脅泰半歐陸國家能源安全、乃至於驗證新世代衝突模式的主要測試場,而且前述行動都在持續進行當中,這也難怪直接面臨威脅的羅馬尼亞,會將黑海區域,評價為北約東部前線的最大軟肋。

 內外交迫的黑海局勢

 北約對黑海「量身打造」的安排並未反映該區實際威脅程度,但卻反映了該區3個北約會員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與土耳其彼此之間的政治角力。基於兩國國內政治經濟緣由,安卡拉和索菲亞當局即便心知肚明,卻依舊不願公開承認黑海局勢的嚴重性,更別提即將到來的潛在威脅,尤其俄國刻意選擇以非北約國家─喬治亞和烏克蘭作為製造衝突目標,更加深此一情緒。

 這也導致願意正式黑海局勢嚴重性的羅馬尼亞,在倡導「更強大的北約」,或呼籲「加強北約對黑海投入」時,保加利亞和土耳其的態度往往不只是「不太熱情」而已,有時甚至拒絕與羅馬尼亞合作。

 這也呼應了為何北約會對波羅的海與黑海的軍力部署與支持,產生如此不平衡的態度,畢竟北約在黑海周邊的3個會員國對威脅認知上的不一致,以及彼此之間帶著恩怨情仇導致運作不順的外交關係,與另一頭波羅的海3國及波蘭對於俄國威脅的「一致憂心」,且願意在北約內部重要議題上共同外交合作的態度,無論就北約本身,或是北約內部主要領導國,自然會更加同情與考慮「同質性高且態度積極」的國家群體的提案與論點,而非「只有一個成員遠比另兩國積極」的黑海區域。

 因此,布魯塞爾峰會本來有機會「注意到羅馬尼亞的努力」,並且有可能針對此一「軟肋」進行加強。尤其是關鍵的一步:組建該區地面部隊的指揮總部,其除了能夠規劃北約未來對黑海區域的強化部署,發生衝突時亦會接掌該區北約軍力快速反應部隊的指管任務,進而讓黑海區域更進一步融入北約集體防衛體系架構中,但如今可能要等到2019年北約防長峰會,才會將此提案納入考慮。(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