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亞太穩定繁榮 臺美合作至關重要

 美國在臺協會(AIT)新任處長酈英傑日前於任內首次記者會強調,儘管亞太區域存在各種挑戰變動,美國對臺政策從未改變。同時指出,在臺工作的優先項目為「四個增進」,將致力於促進雙方安全合作、經濟與商業關係,以及臺灣在全球社會的角色與美臺人民關係。

 回顧本月初,美國副總統彭斯於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就對「中」政策發表演說,指責北京運用政治、經濟及軍事手段,強化對美國各階層的影響力,進而誤導美國國內對「中國政策」的民意動向;並批評中共施壓臺灣友邦斷交,及霸凌臺灣的種種作為、執意南海軍事化,透過「一帶一路」債務陷阱、「2025中國製造」經貿誘惑的「銳實力」,企圖擴張全球政治板塊。相關內容,正如川普就任後陸續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報告》所言,顯示美國已將中國大陸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與「修正主義強權」,政策立場不再懷柔。事實上,兩岸分治至今,面對中共軍事與政治威脅,美國始終站在協助臺海安全與區域民主體制的支持方,可說是亞太穩定的重要基石。基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共同價值理念,臺美有必要加強交流與對話。

 就安全合作上,正如酈氏所言,美國反對任何片面改變現狀的企圖,歡迎兩岸努力進行減少衝突及改善關係之和平對話。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影響臺灣前途之舉,即代表對西太平洋和平及安全的威脅。自2017年至今,川普政府已陸續宣布2批總值達17.5億美金(約525億臺幣)對臺軍售,有別於過去「包裹式」供售模式,未來將朝向「常態性」程序以簡化流程,以及時回應我國的建軍備戰及「國防自主」需求。

 本年度「美臺國防工業會議」,美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衛強調,共軍正針對聯合作戰、渡海能力及組織進行改革,推動軍隊加速備戰以求打贏勝仗,也增加在第一島鏈以外的活動規模與頻率。的確,近年來共軍發動海空繞島巡航及遠海長航,壓迫我國防戰備的頻率不斷增加,藉網攻及諜息破壞的情況也愈加升級,對我國家安全威脅甚鉅。除了美國政府甫通過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內有關條款與國會意見,有助於國軍基於「防衛固守,重層嚇阻」原則,強化國防、不對稱戰力發展與人道救援能力;美國國家情報總監、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國家安全局(NSA)等情報首長,亦於參院聽證並公布《美情報單位全球威脅評估》,指出中共透過網路間諜活動,結合軍方及戰略支援部隊,進行情報與網攻,上述議題均可做為臺美雙邊安全合作的選項。

 臺美兩國經貿關係向來緊密,依據國際貨幣基金(IMF),我國係全球第22大經濟體,2017年貿易總額達5765億美元,亦為全球排名18的貿易國。美國為我國第2大夥伴國,第3大進出口市場;我國亦是美國第11大貿易夥伴, 2017年經貿總額達868億美元。另近期鴻海威斯康辛州設廠、台塑德州擴廠及路易斯安那州投資,以及中油液態天然氣採購合約、黃豆進口增加30%等大型投資採購達600億美元,今年6月我參加「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時,代表團規模更是全球第一。依據各界評估,未來在經貿議題上,兩國除《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談判及美「中」貿易戰下的策略性合作,《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

)參與及協助發展中國家基礎建設融資與新興市場投資的《2018善用投資導引開發法》(BUILD Act),均可能是兩國共同合作的範疇。

 近年來,中共全球影響力擴張,印太及兩岸關係變化、中共意圖挑戰區域現狀,及我國屢遭中共外交打壓等局勢,促使臺美必須進一步合作。其中,代表美國人民的國會,向來為支持臺灣國際生存空間的最大力量,亦通過《臺灣旅行法》及多項重要友我決議;兩國政府2015年起亦透過《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備忘錄,建立雙邊機制性平台,進行不同面向的合作,共同建構因應全球及區域關切議題之能力。外交部長吳釗燮近日受訪時也表示,政府致力穩固臺美關係,雙邊走向制度化合作,將在不製造讓對方感到強大意外的說法或做法下,維持雙邊友好與信任基礎。

 蔡英文總統今年的國慶談話,提出政府強化外交價值連結、提升國防戰力、阻止外來勢力對國內進行滲透破壞,確保民主制度及社會經濟正常運作、全球經貿戰略重整及全新布局的「求穩、應變、進步」國家安全策略,許多具體措施與計畫,亦需與美國進行全方位的戰略合作。面對世局變化,相信臺美的密切合作,必可對穩定區域安全、增進雙方利益做出貢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