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勢力擴張 牽動北約戰略部署(下)

◎蔡馥宇(譯)

(接上文)

 俄國持續強化黑海部署

 俄國正在黑海區域持續強化部署,以將絕大部分黑海海域與空域納入俄國掌控範圍,以確保俄國在該區的行動自由,進而阻止其他國家介入該區事務,也就是所謂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A2AD)。俄國早在2008年的南奧塞提衝突中,其艦隊就「毫無阻力」地從克里米亞軍港航向喬治亞沿岸區域,其海軍陸戰隊更直接在喬治亞波季港登陸,當時雖然俄國尚未具備相關能力與概念,但其行動距離較短,但現在俄國掌握克里米亞之後,已具備能在整個黑海區域建立A2AD的能量。

 自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該半島以東的亞述海已成為俄國的內水,俄軍可以前述地區為根據地,恣意在黑海用兵行動,並達成下述任一目標:從亞述海或黑海海岸封鎖與包圍烏克蘭,進而進軍頓巴茨區域;投射兩棲登陸、直升機降或空降部隊至敖德薩(Odesa),或是聶斯特河沿岸(Transnistria);俄軍甚至可以長驅直達黑海西岸,直接切斷歐洲盟軍通往喬治亞的運輸動脈,此舉甚至可以無需入侵喬治亞,就能收到相當優異的效果。

 除了在黑海該區的用兵自由外,俄國也利用克里米亞為跳板,可以直接箝制黑海周邊地區通往歐洲的2條重要能源供給路線:其中1條是黑海—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匈牙利—奧地利(即通往中歐地區),另1條是黑海—土耳其—希臘—義大利(即通往南歐地區);如此一來,莫斯科可以從敍利亞南部包圍的方式威嚇土耳其,進而強化其從黑海進入東地中海的能力,或者透過克里姆林宮控制的能源企業,伸手干預甚至掌控東地中海國家的天然氣計畫。

 在掌握了整個黑海區域的軍事用兵與能源計畫後,就能成為黑海的戰略仲裁者,並且以此為跳板,能更進一步擴大對東地中海各國在政治與軍事的影響力。

 打破莫斯科的A2AD網

 莫斯科在黑海的軍力與戰略嚇阻能力雖然日漸增強,但在此階段仍被視為「相對可以控制的問題」,這代表北約組織與美國都還有機會可以「區域安全問題」的規模解決,避免整個衝突局勢進一步升高或失控,進而牽動到黑海以外區域,甚至形成歐美與俄國之間的全面衝突。

 如果北約組織與美國始終未採取相關措施,導致俄國能夠持續擴大在黑海區域的實力,甚至形成局部優勢的話,扭轉此優勢的可能性將愈來愈小。最讓人憂心的是,倘若俄國在該區力量優勢持續增長,將會導致北約組織在該區的會員國面臨「抗衡與扈從」的掙扎,甚至導致「花車效應」(Bandwagon effect,即中文的「西瓜效應」)的持續發酵。目前索菲亞(保加利亞首都)、安卡拉(土耳其首都)與大馬士革(敍利亞首都)當前對於該區軍事、政治、經濟綜合決策的轉變,已略見「花車效應」端倪,長此以降,局勢勢必更加嚴峻。

 對俄國而言,其如欲引發北約組織在黑海或其他地區的分裂,進而導致「花車效應」的產生,建立A2AD控制範圍是必要條件,其不只是在衝突與戰時對於北約軍力介入該區情勢的嚇阻,更是平常時期「認知上的博奕」,可被列為一種心理戰形式。以克里米亞半島為例,克里姆林宮即希望透過部署在半島上的防空/反艦/地對地等飛彈,以及其他相關機艦,使北約組織與北約東線的會員國、盟國、夥伴國「明確地認知到俄國當局對該區的控制與其頒布的相關禁令是有效力的」。

 在此情況下,莫斯科即可擁有更多政治策略操作空間:包括減弱北約組織的決策效率,或是使其決策複雜化;減弱北約嚇阻力量的可信度,進而打擊北約會員國對北約組織的信任,最後則是摧毀北約集體安全信用;促使或脅迫北約前線國家或是北約組織本身,重新與俄國協商與修改現有的安全秩序,且是對俄國行動有利的秩序。

 換言之,A2AD的效力並非決定於武器性能,而是決定於時間、空間與政治實力的消長變化,必須從個案,以及統一有效的基礎加以分析,才能確定其真正效能。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俄國建立的A2AD,是以軍事科技競逐的守勢作為為表象,實際上是包括政治、心理等多方面的攻勢作為,進而點滴侵蝕,甚至直接突破北約組織在政治、軍事、經濟、心理等各方面的防線。基於以上原因,北約組織不能讓俄羅斯認為,北約相信俄羅斯部署在黑海與其周邊地區的飛彈防禦網「堅不可摧」。

 倘若俄國建構強而有力A2AD,且北約無力阻止此一認知的確立之下,黑海將成為俄國所轄的內海,這將會導致多重後果:首先,喬治亞、烏克蘭與摩爾多瓦等國家被迫承認俄國在區域安全秩序的控制權,重新成為俄國勢力範圍的一分子,甚至遭到俄國的占領與併吞;其次,俄羅斯不再是跟土耳其是同等地位,反而是遠遠凌駕於土耳其之上;最後,對遠離黑海區域,卻是天然氣運輸終點的許多歐洲國家而言,俄羅斯搖身一變成為能源市場與管線的仲裁者。

 如果這一切成真,這不只代表俄國成功將黑海區域納為其「特殊利益獨占區域」,更能展現俄國價值體系遠優於歐洲與跨大西洋建立這70年來建立的價值體系,甚至可能會產生骨牌效應,導致北約與歐盟的崩解。

 結語

 相較於波羅的海與波蘭,乃至於北歐國家而言,北約在黑海區域的利益與戰略急迫性似乎沒那麼優先,但從前述分析可知,其依舊是北約與歐洲穩定存在的關鍵。

 雖然2018年間,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仍持續投注資源,提升黑海周邊3個會員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與2個夥伴國(喬治亞、烏克蘭)的能力,以嚇阻俄國侵略,但北約仍需投入更多,強化其在該區的存在與軍力,無疑是下一階段勢在必行的要務。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