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不留痕跡

◎龍青

 起初我還是一片落葉,許久以後,我就成了泥土。當我在樹上是一片葉子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泥土;然而,當我明白自己是泥土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曾經是一片葉子,儘管接下來仍舊是遺忘。一粒種子從我的身體裡發芽,我的身體周遭的泥土略微震動,隨著四季的遞嬗而變化,風霜雨露、蟲魚鳥獸都在自己的軌跡中,我也在自己的軌跡中隨著周而復始,這樣的一生可歌可泣,我始終無法忘記,因為這是我和祖先們的魂魄同在的夢幻森林。

 羅摩克里希納說,「當雨水在屋簷斜槽中流下的時候,我們覺得好像它是從槽中流出來的,其實水是從天上落下來的。對於聖徒和賢哲們的訓誡也是如此,我們覺得這訓誡是他們說出來的,而其實卻來自神」,它不留痕跡地進入我們的身體,就像空氣一樣,新鮮的空氣在滋養我的肺,乾淨的泉水在滋潤我的喉嚨,真正解渴的是我從一朵花、一根草當中看到了源源不斷的生機,這是偉大的奇蹟,任何一個英雄、聖徒的事業都和這一朵花、一根草的生長一樣,並沒有高下。 「如果一個人不能為了堅守生活的法則而毅然放棄他所偶然認定的信仰,那麼這就有如一個人為了不迷路,而用繩索把自己捆綁在柱子上一樣」,露西.馬洛麗這樣說,然而我已經把自己捆綁在生活的柱子上,我為偶然的信仰著迷。

 要是一切都會煙消雲散,為何我還能引用羅摩克里希納和露西.馬洛麗的話呢?知識就像汪洋大海,只要我從中舀取一杓,就能從中得到鹽,直到有一天我也化為一滴海水,或者一顆鹽粒,這就是我能夠貢獻出來的結晶。但是,我不認為這樣的過程就是一個必然的命運,它總是偶然的,偶然有這樣的事,也有那樣的事,這就構成了豐富多彩的人世。

 安傑勒斯說,「不要怕拋棄自己的信仰中所有多餘的、肉體的、有形的、可觸摸的東西,同時還有那些模糊不清的東西。你將靈魂的內核清理得愈乾淨,對真正的生活法則理解得就愈明白」,我們渴望在世間留下痕跡,哪怕像已經消失的文明一樣融入「蘇美爾」、「瑪雅」這樣虛無的詞語當中,再也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話,再也沒有人關心我們如何度過,但風還是一樣的風,水還是一樣的水,天空還是一樣的天空,夜晚還是一樣的夜晚,萬古如此寂靜,卻創造了無盡的美。

 於是,我更明白列夫.托爾斯泰所說的一切,「一個人若不相信周圍的人所相信的事,這人還不算是無信仰的人,真正無信仰的人,是那種總是在想、總是在說他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的人」。我的不相信終於讓我相信了,偶然的相遇勝過永恆的命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