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時光流轉

◎琹涵

 大學剛畢業時,或許是由於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所以並沒有走上專業寫作的路途,儘管那時寫作的園地多,整個大環境是對作家比較友善和推崇的。

 我到白河教書,教書的工作穩定,更符合母親對我的期待;至於寫作,業餘就可以了,讓寫作成為興趣,果然更能長長久久。

 我是喜歡教書的,實在有趣,也太有意義了,終究樂此不疲,差一點忘了寫作的事。

 對於帶領我愛上文學的母親見狀,知道若再不想方設法,我恐怕無心回頭,有違她的期望,於是她主動告知有兒童劇本的甄選,我的兒童舞台劇本獲教育部入選,校長找我幫忙撰寫與教育有關的文章,勉強維持了我的寫作沒有中輟。

 不能不寫,於是我去寫詩,因為字數最少,純粹只想向母親交差,又因為不太有信心,還參加了文藝函授學校的新詩組,讀了講義也交了習作。一年多以後,校長他調高雄,我的寫作之路反而正式展開。

 寫作需要長期的閱讀和演練,前者有母親為我奠定良好的基礎,後者則需要自己夙夜匪懈、日益精進。後來我寫散文,認為那更貼近自己的生活和心靈。

 寫作從來都很個人,很難僥倖;有所思才能發而為文,要先感動自己,才有可能感動別人。然而,寫作也為自己留下許多飛鴻雪泥的紀錄……當記憶逐漸被湮滅之後,文字開始綻放光芒,儘管幽微,它成了珍貴的線索,留予他年說夢痕。

 我的人生因教書而繽紛,卻因寫書而豐美,我都很喜歡,這是上天的厚愛給與的安排,令我感恩。

 每當我的書被平放在書架上,或者被靜置於書店的一隅,無論顯眼或躲藏,我當年的學生們總會很快地翻找出來,喜孜孜地付款購買。他們說:「一本也不能少。」讓我聽了好感動,如今他們都是愛書人了。

 喜歡閱讀的確可以改變人生,師生的緣分有時而盡,我無法常相陪伴,所以努力把書帶進學生的生命裡,當他們能以閱讀為樂,以書為友,生活中的憂愁風雨也就不足為懼了,終究可以涉渡所有的坎坷和困頓。

 我曾在《圍爐夜話》中讀過一段話,自己很喜歡,但願能送給學生們:「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終為禍;困窮之最難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居然得到不該有的名利,福最終成了禍;能忍耐最難忍受的窮困,苦也一定會變為甜。

 人要謹守本分,不妄求非分名利。人生原是禍福相倚,只要努力不懈,堅持度過最困難的時刻,終究得以苦盡甘來。

 隨著時光的流轉,曾經相遇的因緣,無論閱讀或寫作,我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然不同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