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化壓力為動力 遠離毒害面對挑戰

 日前發生某位軍職人員因罹患重大疾病,面對工作內容調整及長期病痛困擾後,導致自身壓力調適失當,且不知該如何尋求家人、親友或同袍的協助,竟錯誤選擇使用成癮藥物麻醉自己,經警方查獲後,不僅自毀軍旅前程,讓周邊關心的人感到不捨與遺憾,也足以讓我們引為借鑑。

 壓力是藥物成癮開始、維持、復發及接受成癮治療失敗的關鍵因素。凡是造成壓力的事件,加上不良的壓力因應技巧,都有可能讓人增加衝動反應,誤以為能選擇以成癮藥物來減壓,卻反而增加藥物成癮的風險。因此,如何找到管理壓力的方法,可能是每個人必須謹慎面對的課題。

 從生物學的觀點,當面對生命的逆境時,壓力事件會導致激素(如皮質醇)的濃度升高,所有的血液都將會進入肌肉,此時選擇挺身戰鬥或逃跑,均是對壓力的正常反應,以便採取行動。

 因此,正確區分壓力源的形態非常重要。一般而言,持續時間有限的中度和挑戰性壓力源,已被證實是令人愉快的,有一些人主動尋求促進釋放壓力荷爾蒙的「壓力」情境,然而,強烈、不可預測且長期的壓力源,如人際衝突、失去親人、失業或罹患重大疾病等,則會產生學習上的無助和憂鬱症狀。長期的壓力下,甚至會增加罹患憂鬱症、感冒、緊張性頭痛、磨牙或咬緊下顎和頸肩不適等症狀。

 許多研究指出,工作場所亦是一種常規暴露於慢性壓力的環境,與工作相關的壓力包括主管對工作的要求、自身適時應變的能力,以及工作場所內的社會支持程度等因素。當個體評估自己無法有效控制工作時,容易焦慮或憂鬱,也可能產生與潰瘍和糖尿病等壓力相關的疾病。

 其實,所謂的壓力事件或可能造成慢性壓力的環境,本身並無害處,重要的是個人如何評價(解釋)壓力源,以及如何應對壓力。透過不同角度看待事情,可以運用重新評估作為應對策略(例如:「它不再是一個大問題」)。有人不理性地選擇透過吸菸、飲酒和暴飲暴食來應對壓力;因此重點並非面對何種壓力,而是如何解讀壓力事件或環境對個人的意義。

 科學上有充分的證據顯示,長期的壓力源與濫用成癮藥物的動機常高度相關。例如:曾遭受性虐待、家庭暴力和家庭功能障礙等不良童年經歷事件,均與個人藥物成癮風險增加有關;也有報告指出婚姻不美滿、對工作不滿的人,發生藥物成癮的機會較一般人高。

 個人面臨的壓力因素越多,藥物成癮的機率就越大。經濟學家Deaton在2015年指出,教育程度較低的美國白人,在就業市場面臨壓力時,長期下來會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歷「各種劣勢的累積」,會因健康不佳導致使用藥物過量,或罹患與飲酒相關的肝臟疾病和自我傷害。

 針對我國志願役軍官工作壓力的研究發現,軍人整體工作壓力感受,略高於一般民眾,其中在「工作本身要求壓力」、「角色要求壓力」、「主管領導風格壓力」、「生涯發展壓力」及「家庭與經濟壓力」等壓力來源構面中,以「生涯發展壓力」最高,換言之,若無法按照計畫升遷或職務調整時,更需要有效的壓力調適策略或社會支持。

 壓力和藥物成癮之所以強烈相關的一種解釋,主要是「自我藥療理論」。該理論指出,人會使用藥物應對與生活壓力相關的緊張,或緩解由創傷事件引起的焦慮和憂鬱症狀,例如:誤認為能選擇以吸毒作為調節情緒和緩解心理困擾的手段。

 個人情緒管理失控容易導致壓力升高的原因,與失去對衝動的控制力有關。慢性壓力會降低大腦區域的灰質體積,其體積大小與認知控制和壓力調節有關。參與協商認知的前額皮質被壓力關閉後,大腦如同失去了反思能力,會造成不經大腦的行為表現,研究發現人們因而容易選擇以不理性的衝動如吸菸、暴飲暴食、酗酒及藥物濫用,作為應對日常壓力的方式。

 沒有任何壓力調適策略能適用於所有的壓力情境!我們應提醒自己,適度保持彈性與開放性,在不同的壓力情境中,找尋不同舒壓方式,才是上策,但是成癮藥物絕對不能納入選項;成癮藥物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只會造成更多問題。

 總之,壓力大的生活事件和錯誤的應對策略,都可能提高藥物成癮風險。所以,每位官兵都需要具備謹慎解讀壓力源的能力,並發展個人壓力調適技能如學習壓力預防技巧和提高抗壓能力,而工作場所提供的社會支持程度,則扮演著緩衝功能,唯有透過家人、親友及單位同袍的共同支持,才能讓每位國軍官兵未來在面對壓力時,都能有好的壓力調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