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明辨認知戰 反制假消息

 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日前主持海軍新型艦成軍典禮時,再次提醒國人,中共以大量假消息滲透臺灣社會,此種「非傳統威脅」,已經對國家安全形成重大挑戰。相關談話點出了戰爭形態正快速轉變的現實;如何創新觀念、有效因應,則是所有官兵的共同責任。

 近年來,隨著傳播科技快速發展,以及人類社會愈來愈緊密的連結,假訊息影響力倍增,也愈來愈受到各方重視。其中又尤以具備特殊動機目的,並且融合各種專業技術與知識,量身訂做、「客製化」的假消息,威力最鉅。從為了行銷己方商品、打擊敵對品牌,而刻意在社群媒體放話、攻擊;到精巧結合輿論氛圍,配合實體行動、製造假議題,再以不同分身帳號,帶動對立、甚至相互仇恨的言論風向,以分化社會族群、趁火打劫,形式或有不同,實則系出同門。

 事實上,當今鋒頭甚健的假消息,並不是憑空出現的新概念。從幾千年前「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理想;到兩次波灣戰爭期間,大放異彩的心理作戰;乃至近年網路恐怖主義的擴散,堪稱脈絡一貫,亦即著重對人類精神、態度,而非物理層面的影響。畢竟,人的態度由認知、情感、乃至行為構成。如果能夠從態度改變著手,讓對方知難而退、或不戰而降,進而避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則不論攻守,成本效益都很高。

 相關理論雖然淺顯易懂,但在以往的人類歷史上,並不容易實現,以致顯得陳義過高。原因之一,是改變人類態度,並非易事。社會科學界累積數十年的實證研究,才大致推導出認知、情感與行為等態度構成元素,以及各種不同的態度改變模式。相關理論,又因不同地域文化,而各有變異。相形之下,逕以暴力手段、強迫對手屈從己方意志,顯然更為容易。人類社會的兩次世界大戰,就由此而生。

 但時至今日,從同樣理則發展出來的「假消息」作戰,已經處於完全不同的地位。一方面,泛傳播科技的發展,使得訊息的流通,不斷創造深度與廣度的新高峰。人類在不同地域、族群間的訊息傳播,幾已毫無困難。透過各種訊息攻防,影響對方的認知、態度,也就更為容易。

 另一方面,相同科技也導致人與人,甚至人與機器、環境間的連結更為緊密,並打破時間、空間的限制。如近世提出的「網絡社會」、「地球村」,即已經跳出學術概念範疇,轉變為現實。當不同國家、族群連結在一起時,實體殺傷、尤其是相互毀滅的核子大戰,成本已經高到難以接受;如何從人的大腦著手,改變對方的想法,也就成為更有吸引力的選項。

 從這樣的角度,思考假消息的興起,也就不難理解,在國安領域存在的假消息攻防,實可視為更宏觀「認知戰」的一部分。也就是併用具體行動或語音文字等符碼,對敵方之認知領域施加影響,以迫使其依據我之意志行事。在此種新形態戰爭中,有形的堅兵利甲,與無形的訊息符碼,都是用於改變對方想法的手段。

 尤其是民主社會具備多元開放的特性,重視包容、合作與妥協。不同意見的交流對話,本屬常態;進入網絡社會,此種對話更為多元、密集。但也因為高度的連結性,使得敵人更容易尋隙而入,在不同訊息流間,插入虛假元素,或威懾、挑撥,或拉攏、分化,以達到其所望效果。

 因此,欲有效反制假消息之影響,首先必須從宏觀的戰略思維著手,認清戰爭形態已經產生顛覆性變化。有形的建軍備戰,與無形的資訊傳播同等重要,都必須為形塑有利於我的認知態勢服務。其間,從資訊傳播能量的投資、編組形態的調整,到作業程序的創新,都應大幅強化。特別重要的,是必須在組織文化上推動變革,將「做」與「說」有機結合,方能產生影響敵、我認知的加乘效果;而非「埋頭苦幹」、事倍功半。

 進一步落實到技術面,當事者必須了解,無論攻守,有效掌握目標社會之輿情環境,建立某種程度的資訊情境覺知,是避實擊虛、投間抵隙的基石。因此,運用大數據等科技,前瞻輿情發展,預判重要議題,並分析可能之攻守要點、主動先制,無疑是成敗要件。制人而不制於人,在訊息的攻防間,仍為鐵則。

  最後,如何強化國民對假消息的「防疫」力,則是另一個值得努力的方向。民主社會雖然因其開放多元,易受假消息影響;但透過媒體識讀教育等方式,可提高公眾資訊素養,進而主動辨識、判別消息真偽。近期有網友在PTT發布可鑑別中共網軍作息的程式,抓出很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五毛「星人」,就是個有趣的例子。當民眾有能力將多數假消息,視為茶餘飯後的笑料時,則再多「五毛」也不足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