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無人機運用 國安決策者優勢手段(中)

◎李華強(譯)

(接上文)

 探索無人機與決策之間的關係

 諸多決策者都認同無人機的特質:持久、精準、作戰上可行、部隊防護(軍隊得以部署在其他難以實現的區域),以及相對低調的存在性。儘管歐巴馬時代的官員,確實隨時間推進而更了解無人機,但初始假設卻往往不切實際,亦即無人機並非如想像中便宜,數量也不是唾手可得。例如,反恐官員格外熟稔情監偵與武裝無人機的滯空時間和酬載限制,但若干中、高階官員同時對無人機的相對優勢與端對端需求(如人員、分析能量、預警情資等)不甚了解。資深決策者通常不須全盤了解某載台的特殊優、缺點,那是軍事與情報人員的工作。然而,無人機是個特例,決策者通常負責決定是否在新戰區部署無人機(尤其是情監偵用),故可深入探究無人機的細節而從中獲益。

 無人機具備的無人、精準、低調、低成本等特質,全都與華府偏好的「輕足跡」戰略契合。這種說法雖有其正確性,但也低估無人機運用的衝擊與資源需求。一批遙控飛行,絕非一個低人力成本的任務;每趟任務都仰賴無時無刻的關注,起碼需要1名操作員、1名感測器操作員,以及1名情資分析員,且整個團隊必須輪班運作。以無人機反恐打擊任務為例,甚至在召喚無人機接戰前,就可能耗時數月光陰、龐大的分析能量與其他支援手段。至於戰鬥巡航任務(Combat Air Patrol, CAP),係決策者思及MQ-9等無人機時經常考量的作業模式,更遠超過單一飛機的作業需求;研究顯示,每趟戰鬥巡航都須具備足夠裝備(飛機、地面管制站、衛星通信)與人員(無人機操作員、感測器操作員、維修人員、任務協調官、情資分析員等),一批典型的戰鬥巡航,包括4架無人機與約200名人員,俾針對特定地理區域提供24小時涵蓋情資。

 心得筆記一:青睞無人機就要更了解無人機

 ●大多數決策者在一開始就低估無人機的成本與特性,卻高估其可用性、能力、航程與「末端」需求(tail requirements)。

 ●隨時間演進,歐巴馬政府反恐決策官員逐漸且獨到地熟稔無人機戰力,並對無人機配置駕輕就熟。

 ●美國的反恐與危機應處作法,係奠定在輕足跡戰略的精準打擊、低成本與風險,以及相關資源需求等假定基礎上。

 ●誤解或低估上述作法的後續影響,將影響決策者的判斷。

 歐巴馬政府漸上軌道後,資深反恐官員亦日漸了解無人機,並視無人機為「一種軍事戰力,包括基地化、凌空飛越的現實,並具備政治影響」—此乃歷時數年後的經驗教訓。近來研究顯示,無人機操作員承受嚴重的壓力問題:缺員、過勞、缺乏訓練,以及失控的要求。針對此現象,川普政府應深入了解相關載台的全面負荷與成本。

 心得筆記二:無人機可通達過往無從得知的領域

 ●透過無人機,美國決策者可監控過去幾無法得知的情況。

 ●無人機獲取及時情資的能力,已造成貪得無厭的要求(與風險)。

 ●對於及時獲取的情資,決策者或將過於看重其價值。

 ●為獲得及時情資,決策者恐將干涉戰術決策,或介入美國不應涉足的情境。

 ●當不可能或難以確認時,決策者可能低估及時要求對兵力組成與人力資本的影響,

 心得筆記三:有效部署與運用無人機

 ●決策者最沮喪的時刻,就是缺乏可用無人機,以及該如何分配無人機,應付各式各樣的安全挑戰。基於此,決策者難免插手無人機的運用方式。

 ●歐巴馬政府時代,未考量效能與適當性的要求,經常主宰無人機配置的步調。

 ●究竟在何處,以及何種情況下可最有效運用無人機,評估結果仍無定論。

 心得筆記四:無人機創造選項,但決策者必須加以評估

 ●降低使用武力的門檻,對無人機來說是種契機,同時也是個缺陷。

 ●若干決策者主張,無人機不過是軍事科技演進至「投射力量但不暴露缺點」的進程,本身反映的就是大眾要求。換言之,無人機的能力獨一無二,可結合持久情監偵與動能戰力於一體,而不帶給美軍任何風險。

 ●許多無人機的偵打一體與相對隱密特性,同時導致大眾和國會的監督付之闕如,並侷限對決策者的回饋意見。

 ●對於無人機可能放寬動能行動需要指定資深決策者監督的條件,歐巴馬政府官員對此問題已有足夠考量。

 ●在國會有限的制約下,川普政府更趨於放寬其運用武力的條件。

 ●法律與政策壁壘,通常都在棄守「較難的」非動能行動下,放行「簡單的」動能行動。

 心得筆記五:精準度與附帶損害

 ●受訪官員認同無人機打擊的精準度,但仍關切平民傷亡的可能;隨著美國對外政策演進,美軍可用以預防和估量平民傷亡的作法亦應與時俱進。

 ●大多數決策者都認為,其已竭盡最大努力避免平民傷亡,並從錯誤中汲取教訓。

 ●決策者的考量,較少關於打擊精準與否,多著眼於根本的分析和流程,尤其是文職決策官員究竟能多貼近目標界定與情資審查?決策者能公開討論無人機打擊到何種程度?決策者與無人機打擊的後續影響關係之疏離程度?

 ●外界分析師關切的問題,係政府對戰區有限的美國資產可供預防和估量平民傷亡之能力,假定未臻周延;簡言之,空中監視能量與夥伴國可用武力,不足以滿足美軍地面部隊了解真實情況的需求。

 心得筆記六:無人機有賴微觀管理

 ●無人機可採行,並仰賴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強調戰術勝過戰略的管理實務。在歐巴馬時代,此種高度監督的體制係基於深思熟慮之考量。

 ●許多官員認為,對無人機採微觀管理是必要之惡,俾建立常規,並做為外部要求透明和監督之替代方式。

 ●此種監督模式耗費大量時間,壓縮更戰略層面的辯論空間,得以聚焦在以直接行動對抗高價值目標。

 ●川普政府正偏離對軍事行動的微觀管理作法;一旦在戰情室形塑決策,較低層級指揮官即可受命執行。

 ●授權或許是一種青睞選項,然在執行上必須彌補歐巴馬時代採用微觀管理的諸多考量(確立常規、監督作為等),以及透過微觀管理造成的不足處(疏於關注戰略影響與非軍事工具)。

 心得筆記七:無人機運用必須更為透明

 ●迄歐巴馬任期結束前,已採取若干關鍵步驟:發表用以治理致命性無人機的法律和政策架構、推行無人機計畫的決策流程、公開若干打擊任務的基本資訊,另承認平民傷亡(依據政府究責的要求)。

 ●許多官員依舊主張,必須進一步透明化,戰略方可長可久。

 ●在無人機透明度作法與軍事行動方面,川普政府似乎反其道而行,更無建設性。

 ●強化秘密性,有礙公眾監督能力,對舉國之名發動軍事行動的相關決策難以置喙。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