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美成立印太司令部的戰略意涵

◎陸克強

  美軍印太司令部在2018年5月正式掛牌後,不僅象徵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較歐巴馬時代更上一層樓,也代表美軍在印太地區的部署方針將逐步擺脫後911時期的反恐優先,重拾以確保海空優勢和戰域主動權的前進部署態勢。特別是在美國防部公布2018中共軍力評估報告後,美軍改編印太司令部對抗中共隱形戰略擴張的戰略意涵就更加鮮明。換言之,美「中」在印太地區的對抗已是進行式,某些不同意見指出的醞釀期,其中揉合冷戰時期的圍堵架構和後911時期逐漸形成的非傳統安全聯盟。因此在印太戰略和「一帶一路」的對峙態勢中,平戰之間的界線變得更加模糊,小規模非正規衝突的可能性也隨之升高。這種比冷戰時期美蘇對抗更加劍拔弩張的灰色戰爭正從第一島鏈蔓延到印度洋甚至是非洲沿岸,美「中」雙方的對抗也不再侷限於象徵性武力展示,而是根基於地緣戰略分析和敵我衝突爆發的攻防想定,開始逐步加強對於戰略要點的控制力。

 抗衡中共的區域影響力

 從2015年的南海武裝擴張開始,中共就不斷運用灰色戰略挑戰印太地區的現有秩序架構,並且對於周邊盟邦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戰略影響效果。即便就軍事實力和美軍前進部署態勢而言,中共在可預見的軍事衝突中仍舊難以越級和美軍分庭抗禮,但是透過以「銳實力」為基礎的統戰作為,中共試圖形塑在東亞區域強權地位,而且透過有限度軍力展示和以經貿投資為掩護的方式大舉提升在印太戰略樞紐地區的實質控制能力。以東協國家為例,因為中共在南海的壓力日漸升高,特別是在人工島礁的要塞化逐步完成之後,讓中共南海艦隊和海洋局麾下各式準軍事艦艇不僅得以在承平時期長期派駐南海,更重要的是還能夠獲得過去所沒有的制空掩護和監視能力。

 即便在實質戰力上,中共在南海地區的部署並未占有絕對優勢,但是美國自歐巴馬時期以來對於中共的姑息作為和因為反恐戰爭優先所導致的軍力部署失衡讓東協國家必須把共軍的主場優勢納入考量。換言之,除非美軍能夠逐步恢復西太平洋地區的常態前進部署,否則南海周邊東協國家要在承平時期完全站在中共對立面的可能性顯然相當的低。加上中共作為東協國家數一數二的貿易夥伴,因此在無法獲得美國的明確安全承諾之前,東協國家對於中共在南海的承平作為都採取靜觀其變的態度。

 對於中共的擴張作為,美政軍高層其實早有警戒,只是在華府政治考量下無法大張旗鼓。直到政權更迭後,全面換血的川普政權國安團隊才把醞釀多時的各種對應策略紛紛搬上檯面,印太司令部改編正是其中最具象徵意義的舉措之一。

 美著眼整體戰略利益考量

 印太司令部改編雖然並沒有對美軍在東亞到南亞的前進部署態勢造成立即影響,但對於區域內的大多數國家來說卻有極大的戰略影響。因為這代表川普政權所揭櫫的印太戰略並非只是一篇華麗的外交辭藻,而是將會伴隨實際行動的具體表現。從戰略實務面來看,印太司令部作戰責任區內的貿易金額占美國進出口總量的3成以上,其中還包括最重要的中東能源海上運輸孔道,其影響遍及美國東亞主要盟邦。因此美軍印太司令部改編絕非虛晃一招,是以美國整體戰略利益考量所做出的舉措。事實上,從美軍近半年來不斷擴大自由航行任務的範圍和頻率就可以發現,對於中共刻意模糊平戰界線的軍事威嚇作為,統籌印太地區四軍部隊(海、陸、空與陸戰隊)的印太司令部相較於過去採取更為積極的對抗行動,和盟邦在印太地區的演訓頻率更是今非昔比,而且還積極在印太區域和菲律賓實施聯合操演。除了澳洲和泰國,包括英國和法國也都重新加強對於印太地區的部署行動。更不用提印度和日本在美方鼓勵下持續升溫的三方軍事交流合作。

  雖然印太地區出現自發性集體安全機制的可能性相對較低,這也讓中共在承平時期刻意使用有限度武力展示推動強制外交的效果事半功倍,不過在印太司令部重新加強西太平洋地區前進部署並且配合盟國強化防衛責任區之後,不僅第一島鏈的區域穩定性將獲得提升,更重要的是對於南海、印度洋和大洋洲的中共介入也發揮相對顯著的抑制效果。

 避免周邊國家誤判情勢

 就現實面來看,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擴張行動至少在前期並未遭到美國針鋒相對,加上美方從2014年「中」越油田衝突以來都在亞太地區強調所謂的多邊合作和最少介入原則,因此讓中共得以不斷藉由最小限度的武力展示獲致相對豐碩的戰略成果,可說是薄富爾戰略行動原則的具體實現。中共雖然看似帳面實力雄厚,但畢竟缺乏相關經驗和裝備,加上周邊充滿等級不一的安全威脅,因此必須同時考量國土安全和內部穩定,在此狀況下中共還能集中少數精銳逐步升高對外武力展示頻率和支援南海前線要塞島嶼,其實就是在戰略環境的姑息之下才能為之的冒險。在現今印太司令部領軍調整戰略重心下,原本忌憚中共地緣戰略優勢的印太地區國家,在美軍以實際行動展現長留印太地區守護其國家戰略利益之後,對於強化以美日印澳為為主體的安全聯合機制將可能展現更為積極的意願。雖然有不同意見認為印太司令部的積極作為將會升高區域衝突的可能性,但如果從過去中共藉由印太地區戰略真空鯨吞蠶食的紀錄來看,印太司令部對於作戰責任區內的實力展示恐怕才是能夠避免周邊國家誤判情勢的有效方法。更何況若是以戰力淨評估的角度來看,雙方的傳統戰力平衡自北韓飛彈危機以來已經證明美方並未屈居下風,更別提在包括F-35戰機等先進裝備陸續部署完成之後。

 警戒中共 印太國家各有盤算

  當然有不同意見會立刻反駁指稱中共近年來的軍力和經貿發展已非吳下阿蒙,因此對於近鄰國家而言採取所謂的「芬蘭化」方為上策。但從中共在「一帶一路」和南海擴張實際作為來看,其結果顯然不如預期。這也是為何越南在2014年以前都採取平衡政策,強調對於中共和美國的雙邊平衡,而且對於美國的和平演變深具戒心。但在在2014至2015年間,由於中共南海大肆擴張,且多次爆發小規模衝突,因此開始調整戰略方針改為更加親近美國。至於菲律賓,即便垂涎中共的經貿利益,但在各項演訓和裝備仍高度仰賴美國和其東亞盟邦。更不用提原本和美國保持距離的印度在這幾年開始快速拉近與美國及其盟邦的距離,這也戲劇性地說明在印太區域中各個關係國家的實質考量。

 綜上所述,太平洋司令部更名為印太司令部並非只是政治表態,還代表美軍在印太地區的實際作為重新上線。特別在美國經濟態勢逐漸復甦之際,過去諸多預測所強調的國力反轉可能性,短期內難復見。加上日印澳和部分東協國家的實質防衛協助,這代表印太司令部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將會擁有更多戰力籌碼,同時在警戒中共擴張的印太戰略已然確定的當下,美軍印太司令部成軍所代表的重大戰略利益轉向變化和所造成的區域影響尤須審慎評估思量。

(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