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CQB磨練城鎮戰技 反制敵滲透破壞

 憲兵指揮部日前舉辦為期9日的「限制空間戰鬥」(Close Quarter Battle)系列競賽,共有24支來自全國各縣市憲兵隊及學校單位精英隊伍參加。競賽過程中,不僅可感染現場官兵熱鬧歡騰,分散於各地的憲兵健兒,亦同步為精采賽況熱烈加油,充分凝聚憲兵大家庭向心力與提升士氣,亦凸顯出城鎮作戰之重要性,將在臺澎防衛作戰中扮演不對稱作戰關鍵,達成守護家園目標。

 「限制空間戰鬥」係指在室內之近身作戰技巧,乃肆應城鎮作戰環境所衍生的特殊戰鬥技能。適用於軍事作戰或憲警反恐暨打擊罪犯任務,為世界各國警察與特種部隊必備專業戰技。其所需技能包含攻堅、爆破、狙擊、偵察、偽裝、近距離格鬥等,非單一人可以創造輝煌戰果,需要有一個完整小組,成員分工設職,配合戰術與策略運用,配備先進武器與裝備,才可發揮團隊戰力,殲滅隱藏於建築物內的敵人。

 美軍過去20年在伊拉克與阿富汗地區執行反恐戰爭,因作戰環境多屬城鎮區域,導致大量人員傷亡與鉅額軍費開銷,也引發全世界對城鎮作戰的好奇與重視,被認定為近年來最重要的不對稱作戰範例。另一場著名戰役,則是1994年「車臣作戰」,儘管當時蘇聯人力、武器均佔絕對優勢,但車臣突擊隊利用阻絕,成功困陷敵戰車於泥沼,再以土製炸彈、狙擊與伏擊等手段打擊敵步兵,使蘇聯最後簽署停戰協議退出戰場。從美蘇兩大軍事強權在城鎮地區之挫敗,可發覺傳統武力於此領域尚無法有效施展,為小國抵禦外患值得思考的作戰方式。

 城鎮範圍包含建築物內外,充滿著高聳堅硬掩蔽物與複雜狹小巷道,建築物內更由窄小空間所分割,所以進攻人員不易有友軍戰車或砲兵火力掩護,僅能以單兵配賦武器實施接戰;此外,由於未穿制服的軍事人員與一般民眾難以區別,敵情極不明確,因此容易遭敵伏擊。基於以上因素,作戰人員處於建築物、掩蔽物時,視野及火力發揮空間有限,而熟悉戰場環境的敵人,卻可在掩蔽物或地下基礎設施躲藏,並以爆裂物、狙擊手與暗處伏擊方式,消滅對手實力,為此,各國無不致力研發新式戰術戰法與科技裝備,以減輕作戰傷亡。

 限制空間戰鬥為室內近身作戰,作戰地境若單用地圖無法分析完整資料,尤其是來自敵人無法預測的伏擊,也給予作戰人員極大的心理壓力。因此,成功的限制空間戰鬥,首先取決於事前周密計畫,詳盡規劃時間節點與律定個人職掌及行動準據等,創造勝戰先勝態勢;其次為成功奇襲,隱密迅速進入目標建築物內,讓對方措手不及;接續為快速有效地進入方式,利用敵預期不到之地進入接戰區,創造奇襲優勢;最後則為速度與壓制性火力,在進入接戰區時,需在敵人行動之前利用火力使其屈服,無任何機會傷害人質。回顧2011年美海豹突擊隊深入巴基斯坦一處民宅,驚險擊斃賓拉登之作戰行動,即為完全發揮上述特質,方能達成任務。

 拜現代科技所賜,作戰部隊已可利用3D投影技術模擬,或先期投送機器人進入室內,獲得精確情報來源;同時,個人攜行數位對講機,能解決成員間室內通聯窒礙,若再配賦高效能的夜視鏡、狙擊槍、突擊槍與癱瘓性武器等,將大幅提升任務成功性,降低傷亡。

 鑑於城鎮地形對於攻擊方戰力形成多維空間切割,將限制擁有高科技武器與強大打擊能力的戰力發揮;隨著全球城鎮化發展,以往以強大戰力進行的陣地攻防傳統,將轉為小兵力的特定空間爭奪,期待積小勝轉為大勝的城鎮戰役,故限制空間的良窳,將是任何一方能否於城鎮內發揮戰力的關鍵。

 本次憲兵指揮部限制空間戰鬥競賽,係將訓練成效驗收融入團體競賽中,不僅提高官兵興趣,同時也促進單位內外間彼此情感交流。官兵無不卯足全力,展現熱情與活力;此外,所有競賽科目乃依據作戰需求訂定,使官兵能就敵情實施整備,競賽場景亦符合實戰場景,可推動比賽成效符合戰場所需。析言之,憲兵指揮部利用競賽方式,激勵所屬「追求榮譽」,有效凝聚單位士氣與向心,使官兵「樂於訓練」,提升訓練成效,達到寓教合一之目的。

 前瞻我國未來在限制空間戰鬥的發展,除繼承以往個人基本戰技、小組隊形走位、小隊戰術運用等基礎技能;更要強化科技裝備輔助、戰鬥技術開發、戰術行動的整合;乃至軍警情治聯合行動等面向,深入發展高階限制空間戰鬥相關戰術、技術與程序,達成「從城鎮戰技能打贏城鎮不對稱戰役」之目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