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第3次漢城戰役 共軍奪下空城

漢城淪陷前,民眾利用漢江水面結凍,徒步渡江向南逃逸。(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漢城淪陷前,民眾利用漢江水面結凍,徒步渡江向南逃逸。(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雲陽

 在共軍於清川江戰役取得重大勝利後,聯合國於1950年12月11日提出停火協議,希望避免美「中」衝突升級成世界大戰,並開始考慮從朝鮮半島撤離的可能性。得知此一事態發展後,毛澤東下令要求共軍跨越38線實施進攻,意圖迫使聯合國部隊全面撤離。

 戰鬥經過

 1950年12月31日晚,共軍第13集團軍沿著38度線向南韓部隊發動大規模攻擊。共軍第38、39、40和50軍沿著臨津江和漢灘江,擊敗南韓第1師,也同時擊潰南韓第6師。在春豆川市,共軍第42和第66軍迫使南韓第3軍全面撤退。1951年1月1日聯合國部隊在38度線的防線完全崩潰,指揮官李奇威於1月3日下令撤離漢城。

 臨津江和漢灘江的作戰

 1950年12月15日,南韓第1步兵師已退至臨津江南岸赤城小鎮,也是其最初的防禦陣地。在南韓第1步兵師右翼是位於漢灘江南岸、春豆川市北部的南韓第6步兵師。南韓第1步兵師分別在赤城鎮的東、西兩側,部署第11和第12團守衛臨津江;南韓第6步兵師在漢灘江南岸、春豆川市北方的第33號公路兩側,部署第7和第19團進行防禦。第1步兵師的第15團和第6步兵師的第2團,部署在後方作為預備隊。另為加強防禦,南韓還在河的兩岸建造掩體、鐵絲網、障礙物和雷區。

 面對南韓防禦部署,共軍已為攻擊準備1個多月。在共軍發布第3階段作戰命令前幾週,其第39軍先遣部隊不斷偵察南韓防禦部署。經由共軍進行情報分析後,決定由突擊隊和工兵組成特遣隊。在備戰期間,中共砲兵部隊受到聯合國部隊空襲而重創,但共軍副指揮官韓先楚仍設法調集100門重砲對付南韓的防禦。12月22日,共軍最高指揮部下達第3階段作戰命令。共軍第39和第50軍的任務是摧毀南韓第1步兵師,第38和第40軍團的任務是摧毀南韓第6步兵師。

 李奇威推測,南韓陸軍總部下令所有部隊應自12月31日黃昏起全面戒備,但許多士兵因新年慶祝活動喝醉而無法執勤,或為躲避寒冷擅離崗位。共軍砲兵自12月31日16時30分起,開始襲擊南韓部隊;第1輪砲擊就落在南韓第6師第12步兵團防區位置,處於第1師和第6師之間。由於防區側翼是隆起的河岸懸崖,攻擊難以擴展,因此第12團將大部分兵力用於防守中央。因此共軍第39軍決定以南韓第12團側翼為主要打擊方向,以達奇襲效果。在對第12團中央進行佯攻後,共軍第116和第117師分別攻擊南韓第12團側翼。第12團在猝不及防下,在數小時內,整個防區就遭分割成碎片。利用跟隨逃亡的南韓士兵,共軍更進一步穿透南韓第15團防線。為遏制共軍突破,南韓第1步兵師師長白善燁准將動用該師後勤人員組成1個突擊營支援,但仍無法阻擋共軍進攻。1月1日上午,只有南韓第11團仍維持完好無損,第1步兵師則在1月2日被迫撤離。

 另一方面,共軍對南韓第6步兵師的攻勢不如預期,原始計畫是共軍第38和第40軍攻擊南韓第6師右翼的第19團,但多數共軍部隊卻錯誤地攻打第19團東側的美軍第24步兵師第19步兵團。情報錯誤造成共軍須通過多個雷區,導致傷亡慘重。儘管遭受損失,共軍還是靠兵力優勢壓迫美軍後撤,南韓第6步兵師右翼也失去屏障。隨著南韓第1步兵師喪失戰力和美軍第24步兵師的防線被穿透,共軍得以從南韓第6步兵師的兩側向南推進並試圖加以包圍。到新年前夕午夜,南韓第6步兵師也被迫全面撤退。雖然共軍設法殲滅南韓第6師的少數部隊,但大多數南韓士兵都藉由山路而逃脫追捕。當李奇威試圖在1月1日上午視察前方時,只能在漢城以北數公里處看到逃亡中的無武裝南韓第6步兵師人員。儘管李奇威盡全力阻止,但第6師仍持續向南竄逃,直到時任南韓總統李承晚出面攔阻才停止。1月1日晚,聯合國部隊在臨津江和漢灘河的防禦完全崩潰,共軍向聯合國領地推進14公里。

 加平和春川的行動

 戰鬥開始時,南韓第3軍位於美軍第9軍第24步兵師東側,防禦38度線以南至加平和春川以北區域。第3軍由4個師組成,其第2步兵師被部署於加平北部山丘防守左翼,第5步兵師部署在春川防守中央。寒冷的冬天為南韓部隊防禦工作造成困難,大雪阻礙建設防禦工事,結冰的道路也限制了糧食和彈藥補給。在該地區的北韓遊擊隊,更對第3軍後方造成嚴重破壞和騷擾。

 依照第3階段作戰計畫,共軍第42和第66軍須排除南韓第2和第5步兵師的威脅,保護左翼,同時要切斷春川和首爾間道路。共軍第42和第66軍在新年前夕午夜後發動攻擊,第124師先穿透南韓第2步兵師側翼,然後切斷該師撤退路線。被困的南韓第17和第32團被迫打散趁亂撤退。

 配合共軍第66軍向南韓第5步兵師隊前線施加壓力的同時,共軍第124師隊在南韓軍隊後方向東推進,並阻擋南韓第5步兵師的撤退路線。這項行動很快就使孤立的南韓第5步兵師第36團,不得不使用山路逃脫。到1月1日,南韓第3軍已與第2和第5步兵師失去聯繫,第3軍的其餘部隊則撤退到原州鎮。1月5日,共軍第42和第66軍由北韓人民軍第2和第5軍接替,向原州發動另一波單獨攻勢。

 撤出漢城

 面對共軍沿著38度線的凌厲攻勢以及南韓部隊的潰敗,李奇威擔心共軍擴大戰果進一步包圍整個第8軍團。因此在1月3日上午,與美軍第1和第9軍指揮官商議後,決定撤離漢城。事實上,隨著聯合國部隊防線的崩潰,各部隊早自1月1日起已輪流撤退。當天上午,第1軍向南撤退至漢江以北的漢城橋頭堡,並以第25師據守高陽西側,英軍第29旅據守高陽東側,作為殿後;第9軍也在英軍第27旅殿後掩護下,撤向漢城橋頭堡。

 由於共軍缺乏足夠包圍漢城的兵力,彭德懷未料到聯合國軍隊會迅速撤退,因此在1月3日上午,急命共軍第13軍向漢城發動攻勢,追擊聯合國部隊。共軍第38軍趕上美軍第9軍第24師,雙方激烈戰鬥,之後在英軍第27旅掩護下,第24師於1月3日晚上越過漢江,第27旅也在次日上午抵達漢江南岸,整個美軍第9軍成功撤離漢城。

 美軍在漢城西北高陽地區,撤退作業不順利。在高陽東部的英軍第29旅於1月3日清晨遇上共軍第50軍第149師,戰鬥中部分陣地一度被共軍攻克。

 英軍第29旅與共軍激戰當下,左翼美軍第25師開始撤退。原本計畫是兩者交互掩護撤退,但戰況演變難以達成預期的目標。英、美軍都在1月3日接獲撤退命令,美軍第25師順利撤離,英軍遲至21時30分才撤離,造成美、英軍之間門戶大開,致共軍第149師第446團滲透到高陽以南佛彌地的聯合國後方,並伏擊英軍,造成英軍第29旅皇家奧斯特來福槍團第1營及1個戰車中隊幾乎全滅,200多人被俘。

 英軍第29步兵旅於1月4日8時撤離漢城,美軍第27步兵團也在14時撤出。1月5日,李奇威下令第8軍團從漢江畔撤離,並在37度線的平澤、安城、堤川、三陟建立新防線,同時破壞仁川港與金浦機場,防止共軍利用。

 1月4日下午,北韓第1軍、共軍第38軍和第50軍進入漢城,但只獲得1座空曠的城市。1月5日,彭德懷下令共軍第50軍和北韓第 1軍占領金浦機場和仁川港,同時命令所有其他部隊在漢江北岸整休。1月7日,由於部隊精疲力盡,並為防止聯軍重演仁川登陸,彭德懷下令結束第3階段作戰。

 後果

 儘管在戰鬥期間聯合國部隊傷亡人數不算重大,但第3次漢城戰役對於共軍而言是重大成功。由於第8軍團原本的指揮官沃克因車禍身亡,接任的李奇威對於一時難以掌握的第8軍團表現極為不滿;因此戰役結束後立即採取改革措施,以提振聯合國部隊士氣和作戰意志。隨之,麥克阿瑟也恢復續保朝鮮半島的信心,原先打算在1月17日全面撤出的計畫因此作廢。

 對共軍和北韓而言,儘管再度攻下漢城取得勝利,但部隊歷經不間斷的戰鬥已筋疲力盡。美國空軍遠東司令部自1950年12月15日對共軍與北韓補給線發起「4號阻截戰役」,阻止了共軍繼續南犯。研判聯合國部隊士氣低落無法反擊,共軍決定休養2到3個月,並計畫在1951年春天進行決戰。但結果令共軍大吃一驚,李奇威和第8軍團很快就在1951年1月25日實施「雷霆行動」擊退共軍,進而在3月實施「撕裂者行動」再度收復漢城。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