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鄭曉松之死 凸顯中共隱患難藏

◎費黼

 10月23日,連結香港、澳門與珠海的「港珠澳大橋」開通,習近平藉著「南巡」之便,親赴香港主持「通車剪綵典禮」,香港媒體和各國駐港記者原本「期待」習近平會發表「重要講話」,詎料,習近平僅說了:「我宣布,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12個字,即匆匆離去。對於素來愛強調「政績」的習近平而言,此一舉措極不尋常,再加上之前抓捕孟宏偉時,大陸政界即有「政變」之傳言,印證10月20日,中共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突然墜樓身亡,凸顯中共政局不穩、內部隱患已有「紙包不住火」之勢。

 「18大」以來 「自殺」官員超越文革時期

 根據香港媒體統計,中共自「18大」以來,官員「自殺」人數已超過文革時期,官員「非自然死亡」人數逐年倍增。據位於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統計,僅2016年就有多達1700名副科級以上官員「自殺身亡」,比文革時期自殺死亡最高峰時期的1300人,情形更為嚴重。港媒分析這些「非自然死亡」官員之死因,「被自殺」或他殺後掩蓋成自殺的可能性極高。至於2017年至今,中共官員「非自然死亡」人數統計,已超過3000人以上。這些為官者為何「選擇非自然死亡」?原因不外乎以下3種:1是消除罪證,保護同僚;2是保護家屬的部分既得利益;3是免受刑訊逼供或被他人栽贓被迫認罪。

 問題是:鄭曉松突然「墜樓身亡」,是在習近平赴港為「港珠澳大橋」剪綵前2天;據香港媒體報導,鄭曉松在10月20日「墜樓」前一天還接見了澳門民聯智庫負責人等。從中共最先發布鄭曉松是罹患「抑鬱症」抱症工作,到10月28日發布的鄭曉松訃聞中,卻隻字不提「抑鬱症」,只以「身患疾病」仍「忘我工作」揄揚,訃聞中還說:「鄭曉松清正廉潔,火化後骨灰將安放於八寶山公墓」,這分訃聞至少透露了2個訊息:一是鄭曉松之「非自然死亡」已換來某種「政治利益交換與妥協」;因此,鄭曉松的「清正廉潔」,才有「資格」進八寶山公墓。

 對於鄭曉松受到「中紀委官員問話」一事,鄭曉松訃聞中亦「隻字不提」,以「清正廉潔」4字,來遮蓋外界質疑鄭曉松「因貪腐而畏罪自殺」的傳聞。二是中共低調處理鄭曉松「墜樓事件」,暗示「就算鄭曉松有貪腐情形」,中共當局也不會「深入追究」。至於鄭曉松和其他「非自然死亡」的中共官員,是因為「患了抑鬱症」,選擇「跳樓、舉槍、撞火車、服氰化鉀」,大陸網民有一套十分傳神的比喻:「在大陸,普通人都是患了抑鬱症才尋短;官員都是尋短後才患了抑鬱症」。為何官員要「尋短後才患抑鬱症」?中共當局究竟要掩蓋什麼?這是習近平等人必須好好思考的大問題。

 官員「尋短」非不得已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報導:「在中紀委發力減少腐敗存量背景下,貪腐官員頻頻自殺,有幹部認為『官不聊生』。」據曾為被控涉貪腐案官員辯護的大陸律師指出:「這些尋短的官員不是『怕死』才自殺,而是有比死更難的東西,讓他們必須選擇死,來閉緊嘴巴」!這些「選擇非自然死亡」的官員,尋短後能得到什麼?

 英國媒體BBC曾深度報導指出,很多中共官員涉入貪腐案件,一旦東窗事發,擔心受到清算而走上絕路;官員自殺不但可以「保護家人」今後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可以「保護同案涉及貪腐的同僚、上司和同謀」,使得追查贓款線索斷鏈;自殺的貪官不僅可以為家人保住部分、甚至全部貪瀆而來的錢財,還能保住在這條貪腐供應鏈上,更高級別官員「倖免於囹圄之災」,因此,官員「自殺」至少可以得到以下3個「好處」:消滅罪證保護同僚、同謀和級別更高的貪官;保護家屬和同案同謀者的「既得利益」;免受嚴刑逼供或被受同案牽連者「落井下石」。

 從這些「非自然死亡官員」案例中不難發現,中共自「18大」以來宣示「反貪腐」,既要「打老虎」也要「拍蒼蠅」,還要「獵狐狸」,從BBC揭露的中共「懲治貪腐」手段,可以斷言幾乎如同黑道,問題是,為什麼貪腐案愈抓愈多、涉案的金額愈抓愈大?光是一個副財政部長貪得的贓款,幾乎等同於一間小型銀行,其他那些落馬貪官身上,誰不是以幾億、十幾億的貪?

 鄭曉松究竟為了什麼事,被「中紀委」找去「談話」?為什麼鄭曉松跳樓死訊發布之初說他「患抑鬱症」,卻在送到「八寶山」之時竟不提「抑鬱症」?為什麼與「中紀委」談完話之後,鄭曉松就「選擇」從「保全森嚴」的住家大樓跳下?原先的「有貪腐之嫌」,卻在火化時,變成了「清正廉潔」?這中間,究竟是和誰談妥了交換條件?鄭曉松究竟要「保護」誰?

 據香港媒體報導,鄭曉松之死與剛被中共逮捕的孟宏偉有「上下線」的關係,傳說孟宏偉「握有至少5項中共重要的機密資料或檔案」;相傳孟宏偉是中共《當代百官行述》的編撰者;鄭曉松則是這條「機密鏈帶」極為重要的「關節」,且孟宏偉是鄭曉松的「上線」,而今,「上線」已「身陷囹圄」,「下線」豈能「平安無事」?何況,「中紀委」出馬來「談話」,鄭曉松能不嚇破膽嗎?即使明知習近平就要到港為「港珠澳大橋剪綵」,也要趕緊跳樓,可見,這裡面牽涉案情複雜、涉案人數之廣、涉案官員級別之高,令人難以想像。

 結論

 習近平在「宣布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後,即匆匆離開典禮現場,既不對「改革開放40年」之「相關成就」多說一字,也不對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有所讚譽,以中共官場「儀制」來看,顯然「不合常規」,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受到鄭曉松之死嚴重影響,並因此產生極為憤怒的情緒。問題是,為什麼「鄭曉松遺體運回北京後」,貪官搖身一變竟成了「清正廉潔」的清官?究竟誰在包庇鄭曉松?或是鄭曉松包庇了誰?

 中共打貪官、抓老虎,結果貪官愈抓愈多;愈打,貪官貪得的贓款愈多,歸根結柢,關鍵在沒有「制衡的力量」,中共若想要有一個「官清、清官」的政治生態體系,必須徹底實行民主政黨政治,否則,「政變」傳聞終有一天會成真的!(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