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俄烏衝突連動政經制裁 示警北京

 烏克蘭與俄羅斯日前發生海上軍事衝突,導致雙方加派海空兵力警戒;烏克蘭並宣布,自當地時間11月28日至12月27日實施戒嚴,將施行強化空防、資訊安全,以及限制部分人身行動自由等措施。烏俄雙方軍事危機一觸即發,連動國際政治與經濟戰略。除歐盟對俄國的經濟制裁因而延長;G20的「經濟論壇元首峰會」中,俄國總統蒲亭也遭到各國抵制。

 此次事件,發生於上月25日克里米亞與俄羅斯之間的克赤海峽。事件起因於烏克蘭海軍2艘砲艇和1艘拖船,試圖橫渡此一位於俄國與克里米亞半島之間的海峽,進入亞速海前往烏克蘭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卻橫遭俄軍圍堵並開火勒停,將人船俘虜。隨後,莫斯科進一步封鎖烏國在亞速海沿岸的馬里烏波爾、別爾江斯克兩大港口城市,使得海上衝突升級為危機。

 由地緣戰略角度來看,克赤海峽最小寬度僅4.5公里,為連接亞速海與黑海間唯一水道。2003年莫斯科和基輔簽署條約,協議克赤海峽和亞速海是俄烏兩國共有領海,船隻可自由通行;且雙方本就近在咫尺,可說是雞犬相聞,各自井水不犯河水。但情勢卻在2014年急轉直下,自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後,莫斯科宣稱該海峽成為俄國內海,享有排他性的主權。由於亞速海沿岸有烏克蘭的港口城市,因此,國際間至今仍未承認俄國的領水主權。蒲亭於同年下令,重建克赤海峽大橋,以便利克里米亞半島與俄國本土交通,並於今年5月15日完工通車。簡單來說,亞速海及其出海口的主權爭議,至今仍可說是懸而未決,處於各說各話狀態。

 但自今年下半年以來,俄國海軍開始對往返該水域烏克蘭港口的船隻,進行登臨檢查。俄方的做法,先是採取外交攻勢,指責烏克蘭入侵其領海;接著在橫跨狹窄海峽的大橋下,停泊了一艘油輪,阻斷亞速海水道。面對俄國挑釁,為了展現主權與國際水域的航行自由,烏國隨即派遣前述船隊試圖穿越,俄軍卻強勢俘虜,因而引發此次事件。俄國並指責烏克蘭精心策劃這次船艦行動,主要是為了預定於2019年3月舉辦的總統大選,意在挑釁俄羅斯、製造緊張,並引起全球矚目,為烏國總統波洛申科的總統競選營造聲勢。 

 原本就對俄國實質擴張高度戒備的北約與歐盟,先後發表聲明,呼籲俄羅斯尊重、並允許通過克赤海峽航行自由。歐盟在聲明中表示,期待俄羅斯恢復克赤海峽的航行自由,敦促所有國家,以最大克制的態度採取行動,立即緩和局勢。歐盟同時認為,俄羅斯修建克赤大橋的舉動,是侵犯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另一方面,北約組織秘書長史托騰伯格與波洛申科,則於北約總部所在的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緊急會議,協商此次對峙問題。會後北約發表聲明表示,將「全力支持烏克蘭領土完整與國家主權,以及國際法所賦予的領海航行權」。

 事實上,北約與歐盟國家的態度,不僅是警告俄國,也是向北京傳遞明確的戰略訊號,暗示南海的自由航行權亦將被同等看待,頗有隔山打牛之意。由於俄「中」兩國近年雙雙成為國際秩序的麻煩製造者,不僅分頭在烏克蘭、南海劃地自雄,且各自派遣機艦,頻繁進入鄰近國家的防空識別區,行為模式極為類似,更造成周邊國家的緊張與不安。因此,以往分屬東歐、東亞的區域安全事務,如今在歐美國家的穿梭串連下,形成聯合圍堵趨勢。

 綜言之,若換個角度觀察,近日激烈競爭的美「中」貿易戰,正是歐美國家對俄國經濟制裁的翻版。俄國2014年以軍事手段併吞克里米亞後,歐美就對莫斯科展開強力經濟制裁,導致俄國經濟情況由原本名列「金磚四國」的高度成長,急轉直下遭到重創。至於中共,則是在南海不斷耀武揚威,旋於今年遭美國調高貿易關稅。由於中國大陸外貿順差高達8成倚賴美國市場,使中共的經濟發展遭受嚴峻挑戰。

 要言之,軍事競爭連動經濟戰略,是國家安全總體運作的基本模式。因此遠在東歐的亞速海危機,立刻觸動歐盟的敏感神經,延長對俄國的經濟制裁,也使遠在南美阿根廷G20經濟峰會的「川蒲會」取消。不僅俄國需要嚴肅面對,對採取軍事擴張路線的中共而言,也是一項需要慎思的課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