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軍校用膳時光

◎陳青田

 童年因家境清寒,便當菜永遠是蘿蔔乾。有一天早晨上學,看著便當菜忍不住抱怨起來,母親雙眼含淚,默默地將我的便當放入書包。長大後,回想起那一幕,才驚覺當年自己殘酷地傷害了母親的心!

 國中畢業後,我報考中正預校,軍校報到時,母親送我到板橋車站,見她撈起衣襟,從最底層的衣袋掏出紙包,解開紙包,竟是一疊百元鈔票,她說:「這些錢留著用,軍校裡沒人照顧你,你還在發育需要營養,別太節儉,吃不像吃……」,當我坐上軍校專車,看著母親仍佇留原地,沿途我的眼淚潸潸流下。

 入學後,母親的顧慮沒有發生,預校的三餐比家裡豐盛,進餐廳前必須整隊唱軍歌、答數。用餐是六人一桌,四菜一湯,當年同學正值發育期,食量大,菜餚常被吃光,吃得慢的同學會沒菜下飯,幸好連長心地仁厚,只要見此情景,便會邀同學到他的餐桌吃飯。軍校很重視榮譽,若同學為公務或校際比賽誤餐,其他同學就會主動為他們留飯菜,雖然看著菜餚自己也很想吃,但一想到參與公務的同學沒進食,便寧可餓肚子,也要為他們留下豐盛的飯菜,因為這就是同袍之愛。

 四十年前,同學們最期待的就是用餐時間,走進餐廳仍會搶食,畢竟大家都是發育中的高中生,總怕吃不飽。如今同學邁入初老,聚餐時剩最多的竟是飯菜。陳年往事歷歷在目,在預校同學的記憶中,當年搶食已成為日後聚會閒聊的話題,軍校生的用膳時光也成為自己生命中最難忘的回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