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三十年來家國

◎蔡富澧

 三十年前的事,想來大致還很清晰,只是細節有些模糊了。

 上課時,學生睡了一半,看著這些和自己孩子一般大,甚至更年幼的學生,他們未來會扛起尉官、校官,甚至將官,他們都將肩負國家興亡的重擔。想到這裡,感覺如果沒把他們教好,我將罪孽深重。

 「生時不必多睡,死後可以長眠!」我語重心長地說。那是當年當實習幹部,要求小一期的學弟不要打瞌睡時,一個平時調皮搗蛋的學弟拋出來的一句話。是啊!人生數十寒暑,青春正盛,該是讀書求知的時候,怎好把大好光陰拿來睡覺呢?

 我說:「現在好好讀書,以後到了部隊想讀書都不一定有時間。不要一大早上課就睡覺,這樣是不對的!」但學生告訴我,他們清晨四點半就必須起床,四點四十分以前便到球場,把球具準備好,練完球才回連上。

 的確不容易,以前學生多,每個代表隊都可以找到精英集中訓練,可是現今人數只有當時的三分之一不到,代表隊的數量還是不少,連女生都被選進橄欖球隊。橄欖球代表隊有優良的光榮傳統,訓練艱苦,榮譽感也特別重,多年前曾經有一年的大專運動會沒拿到冠軍,所有隊員剃光頭,由學長帶頭,從校門口匍匐前進爬進校門。如今這些一年級的孩子,訓練的分量與當年比起來不知道如何?但他們還是很自豪地說:「沒有進橄欖球隊,不知道橄欖球隊的苦!」有一次代表隊要提早下課去練習,詢問後才知全班竟逾半數參與,於是揮揮手讓他們離去!代表隊是學校的優良傳統之一,現在就靠他們延續了。

 上課睡覺,似乎是學生揮不去的陰影,幾乎也就成為傳統的一部分,更早的我不知道,但從我們那時候就是這樣,老師們的修養好到沒話說,但是總有人不睡的,我就是其中一個。雖然堅持不睡很辛苦,但四年下來的收穫,卻是我在軍旅生涯及退伍之後最重要的根基。

 我們以前讀書的時間真的很少很少,暑假一結束,就開始國慶閱兵和僑泰演習編連,每天早晚踢正步,國慶前十幾天閱兵連就北上,一直到十一月僑泰演習結束,十二月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靜下心來讀書,一月份又開始準備野營訓練,走完一百多公里到兩百公里,回來後放兩個禮拜寒假。寒假結束是準備校慶閱兵、政治大考、軍紀教育月、保防教育月,然後又是野營,一年裡真正可以讀書的時間真的相當有限,但還是有人念到碩士、博士,靠的仍是自己進取。

 學生的本分是讀書,即使軍校也是。我告訴學生們:「革命的基礎在高深的學問,沒有學問,你拿什麼去領導部隊?你只能憑藉官階去管教那些階級比你低的人,這樣是沒辦法讓部屬信服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