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走過美好年代

◎琹涵

  多麼慶幸,我們曾經走過美麗的歲月。

  時光流轉,以我所想像不到的快速。多年前我曾經在課堂上教過的學生們都長大、就業了,他們紛紛約聚一起前來探望和敘舊,我其實是驚喜的,也充滿了感激。仍然在職場奮鬥的他們,成家立業,上有父母,下有兒女,責任、負擔和壓力都很沉重,還願意回來探視年少時教過他們的師長,多麼令我感動。

 不懈的努力,加以肯吃苦耐勞,讓他們都擁有光明的前程,至少是有為有守的好國民,不曾辜負老師們的教誨,這令我感到十分寬慰。

 尤其可貴的,是學生們的善良和念舊,他們珍惜過往的善緣,感恩昔日曾經得到的疼愛和教導。回首依依,何其深情。

 在他們的成長時光裡,家長和老師彼此能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家長把兒女交到老師的手上,希望嚴格督導以成材;老師也願意殫精竭慮,無私奉獻。那時的社會氛圍,對老師仍然是尊重的,樸實的社會有著基本的道德和是非善惡……於是,良好的教育才成為可能,並且發揮功效,人才輩出,整個國家也因此走向了更好的明天。

 很多年以後,社會風氣丕變,一旦信賴的機制被毀棄,老師失去了管教權,動輒得咎,宛如寒蟬效應,人人自危。只求自保都來不及,哪還敢管教學生?就怕招惹牢獄之災,似錦的前程盡毀,妻兒淪落街頭。

 我感謝師生曾一起經歷了美好的年代,看著臺灣經濟起飛,「臺灣錢淹腳目」的盛況,社會從貧瘠走向富足,我們見證了臺灣奇蹟。

 如今,我已逐漸走向人生的黃昏,依然以閱讀為樂。

 書上說:「貧不賣書留子讀,老猶栽竹與人看」,覺得深得我心。家裡再貧窮,也不想賣書來換錢,而是把書留給子孫們閱讀;年老了,依然栽種竹子,可能自己看不了多久時間,但還是可以留給別人觀賞。詩句裡隱含寬闊怡然的胸襟,以及對書籍的敬重。

 那個純樸美好的年代,我們都曾經一起攜手走過,何其幸運。

 往後教學的種種艱難和不堪,彷彿孤軍奮鬥的辛苦,卻未必能得到精神上的有力支援。在往日那個仍然講究「尊師重道」的年代,又如何能想像後來的師道不存呢?

 如今的我早已遠離職場,不必再見到那些可能出現光怪陸離的教育現象,恐怕是更大的幸運了。

 真心感謝,我和昔日的學生們曾經一起走過美麗的歲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