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WTO改革方向 牽動我國經濟利益

 20國集團峰會(G20)上週在阿根廷落幕。原本因為美國與其他國家在多項議題上爭議不斷,外界以為這次峰會不會發表聯合公報。但最終聯合聲明仍在迴避貿易緊張,改以支持「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下通過。因應保護主義興起,各國也確實對WTO的改革有共識,甚至已有改革方案提出。由於臺灣是WTO的「密切利益關係人」,因此我們對WTO的改革,必須特別關注。

 此次G20,根據歐盟官員的說法,因為美國對一切議題皆抱持反對態度,中共則對補貼國營企業政策與鋼鐵生產過剩等原因,對鋼鐵議題採取負面立場;其餘澳洲、土耳其也分別對個別議題有意見,原本可能因此讓聯合聲明難產。但在歷經2小時的折衝會談後,最後仍讓聯合聲明通過。只是聲明中迴避對抗「貿易保護主義」的用語,僅承認「多邊貿易體制」帶來的貢獻;但也指出該體制面臨挑戰,因此支持對WTO進行改革。

 WTO的前身是二戰後、於1948年成立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1995年正式改制為WTO,是全球最重要的經貿多邊體系。如果說聯合國是全球國際政治最重要的組織,那麼WTO就是全球的「經貿聯合國」。它不僅訂定全球經貿規則、維護全球自由貿易的進行,對成員國之間的貿易爭端,更有解決與仲裁的專業能力。

 雖然從2001年開始,當時旨在取得更進一步開放的「杜哈回合」談判,因各國歧見過深,至今仍無法達成任何有實質意義的共識,導致全球FTA(自由貿易協定)、區域經濟組織大行其道。但WTO仍是各國最大的公約數,也是維持全球自由貿易基本底線的標準。不過,在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川普主義」大行其道後,WTO則面臨成立23年以來最嚴重的挑戰。

 川普一方面在各地挑起貿易戰、對貿易夥伴祭出貿易保護主義,明著破壞自由貿易基本原則;一方面更對貿易夥伴及WTO對美國提出的指控,擺明表達不予理會的態度,甚至揚言不惜退出,讓WTO解決貿易爭端的功能與權威大受傷害。作為WTO催生者與最重要的會員國,美國因為和WTO在上訴機構(負責解決貿易爭端)的職能上產生爭執,因而不斷阻止機構任命新法官,導致其運作效率降至最低。此一問題如果不能順利解決,WTO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很快就要陷入癱瘓。

 對於WTO遭受的挑戰與危機,WTO秘書長阿滋維多就強調,國際自由貿易受到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威脅」,當前的保護主義浪潮正威脅自由貿易,多邊貿易體系也正遭遇最嚴重的威脅。他強調:「世界貿易組織一貫堅持的合作、不歧視等最基本原則,目前一再受到挑戰和質疑,這是非常嚴重的狀況」。上月歐盟與中共、印度等國就共同提交了兩份有關改革WTO的提案,重點在改革其運作程序。但美國是否支持,尚屬未知,而美國更期待的改革,其實是要拉近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之間,被要求對外開放的差距。

 雖然WTO改革茲事體大、牽涉到的國家也多,特別是美國、中共、歐盟等強權間,各自關注的利益本就有所不同。川普日漸走上保護主義,中共與歐盟則力挺自由貿易原則,雙方需要協商、談判、角力後才會有結果,短期內恐難有結論。

 不過,對臺灣而言,因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超過6成,對外貿易幾乎可說是臺灣最重要的經濟命脈。近年來我國的國際政治外交處境艱難,不論是與大型經濟體簽訂FTA、或加入重要的區域經貿組織,都有一定的難度、更非一蹴可幾。在此情況下,我國明顯受惠於WTO的自由貿易原則。

 站在國家長期利益的立場,繼續全力支持自由貿易原則;同時也支持由WTO仲裁解決貿易爭端,我國才能繼續從WTO的自由貿易架構中,保障應有的權益。至於WTO原本對開發中國家的「優惠」措施可能緊縮一事,在我國已對WTO承諾,未來將以「已開發家國家」加入談判,因此對我國的實質影響相對較小。

 質言之,雖然有人從「杜哈回合」多年難成,推測WTO的改革恐怕還是雷聲大雨點小,而且規劃與談判改革方案,需時甚久,因此不必過於擔心此一問題。不過以目前全球保護主義大行其道、川普更不斷以退出威脅WTO,會員國應該會加速推動改革方案,一來能滿足川普要求,二來也可解決現存問題。WTO的存續、功能的發揮、運作的好壞,對臺灣而言,都與國家整體切身利益相關,臺灣不僅應該關切WTO改革問題,更應全力參與,以保障臺灣的國家利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