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中東地緣政治與美俄代理人戰爭

今年5月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在11月5日重啟對伊朗全面性經濟制裁,禁止與美國有生意往來的第三國企業向伊朗投資,對伊國官員、企業頒布金融禁令;甚至禁止伊朗銀行與國際金融系統連線,否則將「連坐制裁」。圖為伊朗軍方試射改良版防空飛彈「Sayyad-2」與「Talash」,「歡迎」美國重啟制裁。(達志影像/美聯社)
今年5月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在11月5日重啟對伊朗全面性經濟制裁,禁止與美國有生意往來的第三國企業向伊朗投資,對伊國官員、企業頒布金融禁令;甚至禁止伊朗銀行與國際金融系統連線,否則將「連坐制裁」。圖為伊朗軍方試射改良版防空飛彈「Sayyad-2」與「Talash」,「歡迎」美國重啟制裁。(達志影像/美聯社)

◎胡宏洋

 在中東的大國博奕中,沙烏地阿拉伯為美國的代理人,主要目標是壓制伊朗崛起。伊朗為獲得更大的經濟利益及擴張在中東地區影響力,不斷挑戰美國的限制。沙、伊兩國的衝突牽涉到中東地區地緣政治的權力競賽、宗教派系的意識之爭與大國競逐的權力平衡等問題,其衝突的發展又與中東大國權力結構的重組有關,極易惡化且不易解決。沙、伊在追求安全發展與權力利益時,都無法擺脫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布局。伊朗在美、沙聯合施壓下,其外交策略是否持續「抗衡」?沙國在美國中東戰略中,實為代理人的角色,美、沙兩國關係的未來展望如何?值得關切。

 探討沙、伊衝突起源

 一、宗教派系的衝突

 伊朗全國民眾有98.8%信奉伊斯蘭教,其中91%屬什葉派,其餘為遜尼派,伊斯蘭教義與宗教生活儀式深深嵌入所有人民心中,成為不可逾越的道德規範;沙國全國85%的人口為遜尼派,由於具有豐沛的天然資源,自然成為伊斯蘭遜尼派國家的領頭羊。宗教派系的意識對立,是沙、伊兩國衝突不斷的結構性問題。近年來,隨著兩派衝突不斷升高,沙國嚴厲指責伊朗支持什葉派國家的恐怖組織,例如軍援敘利亞阿塞德政權、葉門胡塞武裝組織、黎巴嫰真主黨、穆斯林兄弟會等。在美國主導下,沙國已成為遜尼派國家(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約旦、巴林等)對抗伊朗的領袖。

 二、地緣政治與區域權力結構性問題

 地緣政治的權力競爭,乃是造成伊朗與沙國衝突的根本性結構問題。伊朗因位居中東與南亞大陸之間,在西邊的荷莫茲海峽可扼控波斯灣進出印度洋的出海口;南邊海域又是印度洋通往紅海的重要海上航道,對美國向中東地區的航線構成強大威脅。伊朗若與俄羅斯結盟,將使俄國的海、空軍可順勢從黑海移向印度洋,嚴重影響美國在印度洋及中東地區的戰略部署。今年5月美國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促使伊朗與俄羅斯關係更加接近,俄羅斯的勢力與影響力也漸漸地從黑海向南移動。沙國作為美國代理人的角色與責任,愈顯其重要。伊朗與沙國的地緣戰略競爭,很容易淪為美、俄在中東地區的權力競爭。

 「伊朗威脅」與美、沙聯盟關係

 一、伊朗核威脅

 本世紀以來,美國多次指責伊朗秘密發展核武器。為限制伊朗濃縮鈾發展,伊朗曾遭到聯合國4次制裁。為防止伊朗核威脅擴散,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與德國(5常加1)自2013年初展開與伊朗協商、談判,2015年4月達成《伊朗核協議》,同意銷毀大部分核原料,並讓國際原子能機構人員進入檢查所有核設施。伊朗的承諾實現後,美國及聯合國亦會解除所有針對伊朗核計畫的懲罰決議案。川普就任後,認為協議過度對伊朗妥協,今年5月5日簽署退出《伊朗核協議》後,美、沙關係獲得強化,美、伊衝突卻不斷升高。

 二、伊朗介入敘利亞內戰的目標

 從伊朗的國家戰略視角來看,建立一條由伊朗經伊拉克、敘利亞,向西通往黎巴嫩地中海的「什葉派走廊」,一直是德黑蘭當局的夢想,其主要目的是基於經濟考量,這種經濟需求將影響伊朗今後數十年的政策。伊朗積極介入敍利亞內戰,表面看似支持阿薩德政權,實為在敘利亞戰爭中通往地中海。伊朗除介入敘利亞內戰外,還軍援黎巴嫰真主黨革命武裝組織及以色列哈馬斯武裝組織,都是為了實現上述戰略目標。

 三、美國打擊恐怖主義

 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反恐行動是針對宗教極端組織的狂熱分子與反對西方自由的意識形態為主。伊朗了解中東地區各式各樣的聖戰恐怖組織,幾乎都是遜尼基本教義派,並以此作為打擊什葉派國家的主張。因此,德黑蘭政府常為伊斯蘭世界裡的不公不義發聲,甚至出手干預同屬什葉派國家的內部政治事務,例如支持葉門的胡塞武裝組織以對抗沙國為首的遜尼派國家聯盟,以及支援黎巴嫰境內的什葉派組織(真主黨)。美、沙運用打擊國際恐怖主義之名,對什葉派國家發動攻擊已演變為美、沙共同合作,制裁伊朗的憑藉。

 四、沙、伊在葉門內戰的角力

 葉門當今的衝突與其說是內戰,更可說是一場代理人戰爭。胡賽武裝組織從伊朗獲得的支持,包括資金、武器裝備與軍事訓練,沙烏地阿拉伯因而大規模的軍事介入葉門。受到華盛頓當局強力支持沙國的前提下,葉門內戰遂成為美、沙聯軍與伊朗的角力。葉門目前情勢仍在持續惡化,是否會因「沙、伊」矛盾而再度急遽升高,將為中東局勢再投下不確定的變數。

 俄勢力擴張對伊、沙衝突影響

 2015年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內戰以來,俄軍成功協助了阿薩德政府收復大部分國土,此舉讓敍國政府對俄羅斯更加倚賴,俄羅斯基本上主導了整個敘利亞局勢的未來發展。俄國目前策略是積極與土耳其、沙國交往,以裂解美、土及美、沙之間的合作關係,也利於確保俄羅斯有利的戰略態勢。美國因退出《伊朗核協議》,俄羅斯把握此一機遇,對伊朗提供石油輸出的管道與經濟援助的方法,促使伊朗與俄羅斯之間的合作關係日益緊密。相對的,沙國對俄羅斯的外交攻勢產生了戒心。

 中東地區遜尼派與什葉派的競爭,使得遜尼派國家會更積極地加入美、沙聯盟。反之,什葉派國家會更靠近伊朗,因為若不選擇伊朗,將會受到美、沙聯盟制裁。美、俄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會吸引更多的盟國並提供其經濟與軍事上援助,美俄對峙勢必更加激烈。

 結論

 伊朗在美、沙聯合施壓下,外交上將持續採取抗衡策略。俄羅斯在地緣戰略上不斷深入中東地區,伊朗在獲得俄國援助下,選擇與美、沙抗衡,將能取得有利態勢。沙國作為美國的平衡者角色,將使沙、伊之間的衝突呈現螺旋上升趨勢發展。美、沙關係會持續升級,相對的,沙、伊衝突會跟著美、沙關係的積極發展,反而使沙、伊關係更加惡化,中東的國際情勢也將呈現更為不穩定的發展趨勢。

(作者為國際關係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