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德波戰爭 閃擊戰開啟二戰序幕

◎温培基

 一、前言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意志帝國戰敗,被迫接受協約國的《凡爾賽和約》,德國須撤銷參謀本部、軍隊以10萬人為限、喪失海外殖民地、償付巨額賠款,並放棄歷史上曾屬於波蘭的大量領土。

 德國人對此和約始終未心悅誠服,力圖逃避和約條款的限制。其中波蘭走廊畫給波蘭作為出海孔道,致使東普魯士與德意志本土完全隔離為由,種下德波戰爭潛在因子。1939年9月1日,希特勒對波蘭發動閃擊戰,正式揭開第二次世界大戰序幕。以下就戰前情勢、雙方作戰構想、作戰經過與檢討評析,分述如下:

 二、戰前情勢

 1938年3月,德軍摩托化部隊跨越奧地利邊境,未受任何阻力便完成德奧歸併。

 1939年3月,德軍進入布拉格,對捷克予以完全控制。捷克歸併使德國獲得大量斯柯達軍工廠出產之第一流裝備,且造成可從3個方向攻擊波蘭之態勢。

 1939年8月23日,德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內容概以1.保證兩國彼此安全;2.共同瓜分東歐諸國,其中取得波蘭後,德國取得49%的領土,剩餘則畫給蘇聯,兩國將共同出兵打擊波軍;3.德國進攻波蘭遭英法宣戰時,蘇聯將會維持中立。

 英法於大戰爆發數個月前,力圖從實力上及外交上孤立德國,故先後曾與波蘭簽訂軍事防禦同盟,出產石油之羅馬尼亞、地中海地理位置險要之希臘,以及掌握中東鎖鑰之土耳其,亦同樣保證其領土之完整。

 三、雙方作戰構想

 德軍:在波蘭動員以前,迅速奪取華沙。以希里芬計畫為基礎,西以11個常備師及7至10個預備師,藉齊格飛防線阻拒英法聯軍攻勢;東以南方及北方集團軍,對波蘭西部採兩翼包圍,直指波蘭腹地,在華沙以東會師。於波軍退守最佳天然防禦線那勒甫─維斯杜─桑河之線以前擊潰。假若初期之兩翼包圍未能捕捉波軍而殲滅,計畫使用第2個(外線)兩翼包圍,兩翼取大弧形運動,橫掃東部波蘭及圍繞維斯杜拉與桑河以東之高地。

 波軍:以阻殲進犯德軍為目的。初期沿德波邊境構築工事實施陣地防禦,兵力分散且缺乏良好防禦陣地。若狀況不利,無法阻擋德軍時,自國境向縱深陣地逐次抵抗,爭取時間進行總動員;另藉由西方盟軍對德軍攻擊,迫使德國調轉軍隊,再伺機反攻。

 四、作戰經過概要

 德波作戰概以閃擊突破、擴張戰果及殲滅等3個階段,直至占領華沙,歷時近28日。分述如下:

 (一)閃擊突破(9月1至5日)

 1939年9日1日晨4時,德軍未經宣戰便開始進攻波蘭。德國空軍於晝間以全力轟炸及掃射波蘭空軍機場,由於波蘭既無完善空襲警報組織,機場防護薄弱,復無疏散及偽裝之準備,故波蘭空軍瞬即被擊滅,多數飛機被毀於地面,僅極少數升空一戰。另由於德軍精確之情報,波軍司令部雖一再轉移,德國空軍仍能發現其位置而轟炸。故波軍統帥部瞬即失去與各兵團司令部之聯繫,可謂戰爭爆發不久,斯密格雷里茲元帥便已無法有效指揮部隊。同時,以間諜及第5縱隊破壞交通及散布謠言,甚至有穿著波軍軍官制服從事活動者,其混亂之情況實不堪想像。

 南方集團軍─主攻第10軍團,以3個軍包圍攻擊方式,於9月4日擊潰波羅慈兵團,迄9月5日已推進70哩。第14軍團第7軍及第1軍,於9月5日擊潰波軍之抵抗,占領完整之工礦區域,並在克拉柯附近會師。

 北方集團軍─主攻第4軍團,區分兩個縱隊沿摩德林及華沙方向前進。9月4日渡過維斯杜拉河,殲滅波軍2個步兵師及1個騎兵旅,占領波蘭走廊。第3軍團接替第4軍團,於9月5日夜間到達羅藏至西沙腦一線,並與克魯格部隊取得聯繫。

 (二)擴張戰果(9月6至14日)

 南方集團軍─主攻第10軍團左翼向華沙推進,中央及右翼續向立戈拉山脈及拉當前進。9月8日深入波軍防線,使戰略形勢突然改觀。9月9日第16裝甲軍再次攻擊華沙並突入該市火車總站,惟裝甲部隊攻擊城鎮及堅固工事遭受頓挫。第15軍沿維斯杜拉河西岸迅速北進,於9月8日夜間占領窩倫及拉當,切斷波軍4個師之退卻路線,俟9月9日德軍以增援步兵對波蘭師攻擊,大部分波軍於9月12日投降。

 北方集團軍─第4軍團除繼續波蘭走廊之掃蕩戰外,並以主力由布讓堡及格勞登茲前進,追擊沿維斯杜拉河兩岸向東南方向退卻之殘餘波軍。第3軍團於9月6日續向華沙東方50哩之瑟爾策攻擊前進,期將華沙予以孤立。迄9月14日,德軍攻擊進展迅速,完成對華沙包圍。

 波軍於9月15日下達最後退卻命令,規劃自華沙附近至桑多密爾茲沿維斯杜拉河東岸及沿桑河西岸至喀爾巴阡山脈之線,派一支掩護部隊,並在聶斯德河以南地區組織最後防禦陣線,以為爾後之作戰基地,並可保護通往羅馬尼亞之交通線。

 (三)殲滅(1939年9月15至28日)

 俄軍同時向波蘭進軍,蓋波軍之抵抗業已全部解體,所有退卻路線皆已被封鎖。此戰役最後兩週,為殲滅被困之波蘭軍隊。

 9月22日,德軍隔斷摩德與華沙間之聯繫。9月24日至27日,德軍加緊空軍及砲兵對華沙之猛烈轟炸。華沙守軍10萬2千餘人,於9月27日無條件投降,摩德林亦於翌日棄守,投降守軍達3萬人。

 五、檢討與評析

 (一)戰勝不復

 在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不論軍事理論家如何堅持,英、法等國家認為戰車是相當無效的步兵支援武器,僅為打破塹壕戰之僵局,主要作戰部隊仍以騎兵團為核心。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前,德國裝甲兵之父古德林,以英國裝甲作戰理論家富勒為基礎,深知裝甲部隊深入打擊敵人通信「中樞」,而非與敵人的第一線部隊衝突。因此延續東普魯士閃擊作戰的軍事思想,並以希里芬計畫為基礎,以閃擊作戰特性,得以迅速攻占波蘭。

 (二)制空優勢 發揮總體戰力

 德國以優勢空軍對波蘭發動奇襲,優先摧毀波蘭空軍機場設施及空軍,進而封鎖道路、橋樑及密接支援,完成地空一體之總體作戰。制空權為德軍地面裝甲部隊發揮閃擊作戰之基礎,反之,波蘭空軍除遭德軍先制攻擊外,亦缺乏防空火力,對德軍總體作戰束手無策,僅能以輕兵器還擊。《孫子兵法》云:「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顯見戰場中掌握空中優勢,即掌握戰場主動權。

 (三)兵貴神速 制敵機先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車之失敗主要由於其速度太慢及機械之可靠性不夠,不能鞏固及擴大初期之戰果。德軍掌握攻擊、奇襲、集中及機動等戰爭原則,並充分利用奇襲之利不宣而戰,持續之攻擊使波軍無法喘息,一旦突破成功即發起追擊、擴張戰果。《孫子兵法》「作戰篇」云:「故兵貴勝,不貴久」,說明兵貴神速。另英國富勤將軍曾指出,戰車對士氣的影響使其極具重要性。德軍充分發揮裝甲部隊特性,得以達成其作戰目的與企圖。

 六、結語

 英、法盟軍在德波戰爭時,未投入大量軍隊援助波蘭,使德國得以避免兩線作戰。另德國發揮閃擊戰特性,不到1個月即擊敗波蘭。德國軍力在《凡爾賽和約》的限制下,仍得以迅速崛起,不僅震驚歐洲諸國,亦驗證其裝甲部隊在軍事準則上及裝備的適用性,奠定其二次界大戰,席捲歐、亞、非3洲作戰基礎。(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