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北極重要場域 大國競逐新舞台(上)

◎宋吉峰(譯)

 由於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北極已重新成為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的重要場域,就連非極圈國家的中共,也汲汲營營於北極的各項行動,讓其儼然成為大國競逐的新舞台。本報特摘譯美國會研究報告之《北極冰變: 形「冰」之極,至於無形》,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北極海冰的減少,間接促成極圈人類活動的增加,同時也引起各國對該地區興趣和關注。以美國為例,憑藉阿拉斯加的地理位置,因此,美國是北極國家其中的成員,想當然爾,在該地區擁有實質性利益。

 過去10年中,北極海冰的低溫紀錄使得科學和政策研究者,不約而同地將關注焦點集中在「全球氣候變化」議題上,甚至有人推測未來幾十年北極將發生「無冰」的變化。這些變化可能對全球氣候、北極地區礦產、生物資源的捕撈、該地區經濟和文化,以及國家安全產生潛在影響。

 極圈現況

 5個北極沿海國: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挪威和丹麥(格陵蘭島為丹麥領土) 等國,已經制定或準備向大陸架委員會(CLCS)提交關於海底大陸架界所屬範圍及權利相關資料,藉以擴展他們的大陸架權力及範圍。其中俄羅斯提交的內容包括北極海底的羅蒙諾索夫山脊,而此一範圍可橫跨整個北冰洋中心相當大的區域。

 此外,北極冰層減少可增加至少2條跨越北極海上航線,即靠近俄羅斯的北海航線和西北航線,由於航運路線距離縮減,相對的運輸成本也會相對降低,因此很有可能成刺激商業航運增加,相關國家將蒙受其利,基於這個原因, 北極相關國家也積極研擬在北極水域作業的船舶國際準則。

 海水溫度上升也會讓各國增加探勘北極海底的石油、天然氣和礦物等,永久凍土層融化後,也會改變陸上的相關經濟及工業活動,並帶來許多不確定因素。北極地區石油和天然氣探勘和旅遊(郵輪)的增加,勢必會增加該地區的污染的風險。例如,清理冰雪覆蓋的水域中的石油洩漏將比其他地區更加困難,因為,目前尚未有開發出有效的清理冰雪覆蓋水域溢油的有效方式。

 北極地區存在大量的漁業資源,美國目前正與其他國家就北極魚類資源管理問題進行研究。北極的溫度變化可能會威脅瀕危的物種,並可能導致魚類遷徙到其他的水域。根據聯合國「瀕危物種法」(ESA)的規定,北極熊於2008年5月15日被列為「受到威脅」的物種。另外,北極氣候變化也將影響北極原住民的經濟、健康和文化保存。

 美國海岸巡防隊的3艘極地破冰船中,有2艘已服役超過30年,其中1艘更已不再參與北極活動,海岸巡防隊已提出建造3艘重型極地破冰船需求,希望解決北極海載具不足問題。

 2011年5月12日,北極理事會成員國成員共同簽署了北極搜救合作協議,儘管在北極問題上存在重要的國際合作,但一些觀察家愈來愈多地將北極視為潛在的新興安全問題。一些北極沿海國家,特別是俄羅斯,已宣布將在國家北部部署軍事設施,俄羅斯此舉已為美國所關注,美國對此已展開相關的戰略行動,為未來可能的變化及威脅作出相關準備,其中最引人關切的是軍事部署。

 北極圈的定義與範圍

 北極地區定義為北極圈以北的陸地和海域(北緯約66.34°的緯度圈內),該區的特性是太陽每年至少會有一次在地平線上方連續24小時(夏至)及每年至少一次在地平線以下連續24小時(冬至)。美國在北極圈包括阿拉斯加北端的3分之1,以及將阿拉斯加與俄羅斯分開的楚科奇海,還有阿拉斯加以北的美國領土和專屬經濟區(EEZ)水域,以及白令海約3分之1的區域。

 北極圈內的總面積約為1450萬平方公里,約為560萬平方英里。 這相當於世界表面的約2.8%(約1/36)。圈內人口約400萬人,約占世界人口的0.05%,其中大約一半(約200萬人)居住在俄羅斯的北極地區,而被認為是北極沿海國家的5個國家有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挪威和丹麥(格陵蘭島)。

 從歷史的興替可知,國際安全環境的重塑,都會激起大國競爭的局面,而北極圈的氣候變化也促使了中共與北極理事會8個成員國在北極治理方面的不同觀點與挑戰。

 北極與世界秩序的關係

 北極對國際安全環境轉變的另一個潛在影響,事實上是源自於美國自二戰以來美國主導國際秩序的挑戰,而美國主導下的國際秩序原則是:1.不將武力或武力威脅作為解決國家爭端主要方式;2.海洋自由原則(即世界的海洋將被視為國際公海)。目前此2原則備受考驗,基於以上這2因素,北極的和平解決爭端和尊重國際法,以及北極的區域特性,如果美國主導國際秩序的這些原則中任何一個要件被削弱或推翻,會對北極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

 對於部分戰略安全研究者而言,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正在受到侵蝕,這是不爭的事實,且可能對北極產生重大影響,因為北極的合作和區域穩定的核心「北極理事會」本身即被視為美國的代理人,換言之,該理事會的運作能力備受挑戰。

 北極在美決策管理的戰略位置

 國際安全環境的轉變引發美國一個重要議題,即在整個美國的政策制定中應該優先考慮北極地區。在冷戰後時期,北極一般是一個合作和低緊張局勢的地區,當時美國政策制定者認為沒有必要將關注焦點和資源投入到北極地區。但是,這種情況現在已產生變化,該區域在資源探勘、主權、航行權糾紛、軍事部署和行動等問題上已愈趨激烈,北極可能會重演大國競爭的對抗局面,而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原則將受到挑戰,美國許多人認為基於未來情況變化的需要,美國政策制定者應將戰略眼光和資源投入到北極地區。

 另一方面,在歐洲、中東、印度、太平洋、非洲和拉丁美洲也出現了新的大國競爭局面,同樣讓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原則受到挑戰。這也促使美國部分人士認為,這些地區同樣需要增加美國政策制定者的關注和資源挹注。因此,美國戰略規劃者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將資源做有效的分配與進行戰略布局,此極需智慧與勇氣的決心,但是,現在眼前的事實是,北極需要美國戰略規劃者的關注和資源,以應對區域內的日漸嚴峻的情勢。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