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北極重要場域 大國競逐新舞台(中)

◎宋吉峰(譯)

(接上文)

 區域各國與俄羅斯的競合關係

 國際安全環境的轉變激起了大國競爭新局面,北極議題也為美國、加拿大和北歐戰略規劃者提出新問題:即在北極地區尋求與俄羅斯競合的可能性。在探討這個議題時,則可能先釐清該區地理上的特點,其中包括:

 俄羅斯在北極範圍占有面積(含海岸線)內的總人口數及可能的礦產量占北極地區的一半以上。俄羅斯的北極地區有許多城鎮,且在沿海地區已有完整的陸上交通支持,目前刻正推展北極圈內的俄羅斯北海航線,希望能有朝一日成為該區在自然資源開發及運輸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就這個角度而言,在所有北極國家中,俄羅斯在地理上可能是北極地區內最具優勢條件,以及扮演關鍵利益的角色。

 在此同時,與加拿大相比,俄羅斯的北極冰層減少的特別快,因此,與穿越加拿大群島的西北航線相比,俄羅斯海岸的北海航線對於跨北極航運的開發速度更加快速。

 儘管如此,以美國為首的北極圈內各國也未停歇,美國、加拿大和北歐國家繼續與俄羅斯就北極地區進行合作,例如根據2011年5月的北極理事會協議中的搜索和救援(SAR)合作備忘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最近,美國和俄羅斯合作簽定了一項管理通過白令海峽和白令海雙向航運的計畫。2018年7月17日的一篇評論文章指出「美國與俄羅斯在北極的合作,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可有效改善雙方在其他方面的緊張關係」,從歷史的角度而言,美俄除了在太空的太空站合作之外,北極圈是否是2國下一個合作的場域,值得觀察。

 從上述2例中可知,美俄雙方可以尋求信任與合作,但雙方必須都有意願。如果現況繼續正面發展,可以創造一個更具功能性的契機,解決其他全球重要性、緊迫和多邊的問題。就目前跡象顯示,最近關於北冰洋捕撈和研究協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合作途徑。

 如果相關協議與會議將重點放在北極緊急行動的合作上,那麼新的軍事合作可能將大為增加,這更有助於航運和其他相關的發展活動,更有甚者,美國總統川普和俄羅斯總統蒲亭可以就共用的白令海和楚科奇海邊界原住民問題重新開展的友誼會晤和文化交流。

 國際局勢是多變的,往往所謂的「利益」就意味著「危機」共存,近年來俄羅斯在北極地區的軍事部署大幅增加,引起美國、加拿大和北歐等國的關注,許多人擔心北極可能再次成為軍事區域,或緊張衝突的區域。因此,許多國家對於美國、加拿大和北歐等國家是否在軍事上做好充分準備提出質疑,懷疑這些國家是否有能力捍衛其在該地區的利益。

 先前,為了抗議俄羅斯強行占領克里米亞及其在烏克蘭其他地方的行動,加拿大宣布不參加2014年4月在莫斯科舉行的工作階層北極理事會會議。此外前美國務卿希拉蕊在其任期內尋求與俄羅斯關係的「重組」,就是希望俄羅斯能有所克制,如果俄羅斯不斷的採取擴張主義政策,北極合作可能會受到危害,區域安全將是一大隱憂。

 中共在北極地區的活動

 近年來,中共在北極地區的活動日益頻繁,2013年中共被北極理事會批准為觀察員,是6個非北極國家觀察員之一,近年來與北歐國家發展了更多的外交活動,並逐漸實踐其外交存在的戰略。

 2013年4月,中共與冰島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 ,這是與歐洲國家簽署的第一份協議,此外,中共還與丹麥領土格陵蘭進行了經濟討論與交流。中共擁有1艘具有北極航運能力的破冰船雪龍號,近年來已進行了多次北極海域運輸,中共將其定義為研究與探險之旅。據情資顯示,中共已完成建造第2艘具有北極能力的破冰船,命名為雪龍2號,與此同時中共宣布將建造1艘3萬噸級的核動力破冰船,如果成功建造,中共將是繼俄羅斯之後第2個具有核動力破冰船的國家,不僅如此,中共在斯瓦爾巴德群島建立了一個研究站。

 2018年1月中共發布了一份關於北極政策的白皮書,內容稱中共是「近北極國家」。中共最北端的領土,蒙古東北部與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的緯度大致相同。 白皮書將跨北極航線稱為極地絲綢之路,並將這些航線確定為第3條主要的運輸走廊,而「一帶一路」(BRI)是中共於2013年宣布的中共主要地緣政治倡議,旨在將中歐地區和中共主導的基礎設施與經濟網絡中的歐亞大陸和非洲部分地區聯結起來,以實踐其大國崛起的跳板。

 中共似乎有意利用北海航線(NSR)將俄羅斯北極海水域連接歐洲和亞洲,縮短中歐之間的商業航運時間,而這也可以減少中共對南海-印度洋海上航線的依賴(包括馬六甲海峽到波斯灣的航線,此易形成中共的海上扼制點,中共似乎認為在危機或衝突時容易被美國封鎖)。2017年7月4日中共與俄羅斯達成協議,建立「極冰絲路」(Ice Silk Road),接續2018年6月,雙方同意俄羅斯Vnesheconombank銀行(VEB)和中共開發銀行之間可以提供信貸協議,包含以95億美元的中共基金建設精選基礎設施項目,其中也包含了北海航線項目。

 2013年9月,中共貨輪(永申號)成為第1艘通過北海航線完成從亞洲到鹿特丹航行的商船。另外,中共對北極的石油和天然氣探勘深感興趣,並對俄羅斯的北極石油和天然氣進行了大量投資。2013年3月,俄羅斯和中共宣布簽署協議,根據該協議,中共將從俄羅斯購買石油,以換取北極的探勘許可證。

 中共對俄羅斯北極石油和天然氣的投資,包括位於俄羅斯北極亞馬爾半島的亞馬爾天然氣項目20%的股權,該設施包括陸上和海上天然氣井、深水港、液化天然氣(LNG)儲存和分支管線等,2018年7月,1艘液化天然氣貨輪首次通過北海航線從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場運抵中國大陸本土。

 另外,中共也對北極海底和格陵蘭島的採礦可能性也感興趣,由於格陵蘭的人口稀少,中共可能將格陵蘭視為一個中共可以透過類似於對太平洋和印度洋小島嶼國家接觸的方式進行政治交往,以逐步實踐其「逐鹿北極」的野心。此外,中共也對北極漁場積極參與,中共在北極地區日益增長的各種活動,可合理分析,即作為世界主要大國,中共應該在極地區域積極發展研究,而事實上這些只是中國戰略佈局的冰山一角(中共最近增加了南極維護研究站的數量),特別是中共於2018年1月發佈北極白皮書後,西方觀察家對中共在北極地區日益增長的活動及動機表示憂心,大家想知道的是「中共對北極的最終目標可能是什麼」。(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