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媒體與資訊戰 瞄準土耳其(下)

◎鄭智懷(譯)

(接上文)

 對美國與北約的意涵

 俄媒與其資訊戰企圖在北約間種下不合的種子,並且在土耳其、美國與歐洲國家間巧妙的操縱討論的話題。上述媒體的行為及與之連結3個案例的探討是正在發生、深遠且投機的宣傳成果的其中一部分。每當俄媒對有關土耳其的主題採取行動時,將會塑造或利用事件造成俄羅斯的利益。這些行動成果運用策略性與戰術性的宣傳方法,並且持續不間斷地進行。舉例而言,近期與土耳其有關的俄媒報導包括大量對於土耳其購買S-400飛彈系統的新聞,以及聚焦在土耳其不該依賴北約的保護而應轉向依靠俄羅斯。俄媒也集中精力在據稱發生於「2017三叉戟聯合軍演」中的事件,艾爾段引用土耳其國父凱末爾之語稱「敵人就在演習中」。俄羅斯利用此在土耳其具有後座力的事件,發表了一篇題為「艾爾段的最高顧問指出土耳其的北約會員身分須重新考慮」的文章。類似的報導持續地在土耳其與其盟友間對於各自在意的事情與土耳其的北約會員資格的價值播下懷疑的種子。

 在土耳其,俄媒的活動成果提供了反美的論述,並被土耳其的政治人物加以利用於成就其個人目的與聲望。艾爾段運用反美主義作為其外交政策工具對美國政府進一步施加壓力,表示如果美國不引渡葛蘭(或使其在美國的生活極其不舒服),他將無法遏阻反美主義在土耳其人民間的廣大且強勁的蔓延。土耳其領導階層可利用這反美言論證明削減美土間的安全合作的是具有正當性的。過去發生的類似情況如2003年土耳其政治人物便以強烈的民意反對為由,作為國會不允許美國部隊借道土耳其進入伊拉克的主要理由。

 另外,土耳其的外交政策與北約和因斯里克空軍基地的決策也受到此態勢的影響。前土耳其軍事顧問與新聞網站Al-Monitor的專欄作家Metin Gurcan在2017年9月的文章中道:「在安卡拉,『是否該是土耳其將撤回北約的軍事側翼的時候?』的聲浪經常聽到且正在增加。」他指出:「如果這些私下的言論獲得注意,而且土耳其與西方國家的安全聯盟關係減弱,如果北約自身不加強,土耳其可能需要脫離北約軍事側翼的位置。俄媒對此大下工夫去激發和加強此類的走向並促進俄羅斯事實上是土耳其最有價值的盟友的論點。

 美國與北約開始透過如美國國務院的全球參與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GEC)與北約的戰略溝通卓越中心(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Centre of Excellence,StratCom COE)這類的單位發展反制訊息的機制。2016年10月,美國國會採取行動將全球參與中心的任務從反制伊斯蘭國及其他激進團的訊息擴大至包括辨別與反制直接不利於美國國家安全利益與盟友的外國宣傳與假消息。全球參與中心新的功能也涵蓋促進「故事基於支持美國盟友與其利益的事實」,以及6千萬美金對抗俄羅斯影響行動。2014年於拉脫維亞首都里加成立的戰略溝通卓越中心的任務是改善北約、會員國與其夥伴的戰略溝通能力。其部分的任務是企圖增強結盟者與夥伴認識透過文官、軍事領導人與學者間交流的敵方資訊活動,以及散布相關的獨立研究。戰略溝通卓越中心近期的區域行動專注在俄羅斯對北歐與波羅的海國家的相關資訊行動。本研究建議全球參與中心,以及戰略溝通卓越中心應該優先研究與監視俄媒對土耳其的影響,還有其削弱土耳其與北約國家關係的活動。則將可以提供對抗這些行動的方法之發展。

 另外,土耳其媒體近來的走向可能與俄羅斯活動的成果有關。在土耳其政府關閉反對的媒體,以及持續對剩下的土耳其媒體恐嚇之後,新聞報導漸漸提供片面,且偶爾公然偏向政府的虛假報導。土耳其政府也正在發展其自己的宣傳部隊─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國際頻道(TRT World,以下簡稱土廣)。此土耳其國有廣播公司的新電視頻道目標是在5年內成為在歐洲、中東與近東播出的國際新聞頻道中的前3名。土廣在某方面類似於今俄,包括鞏固土耳其政府的地位,以及雇用海外的工作人員。2017年3月,蒲亭與艾爾段簽署了一份有關於塔斯社(TASS)與安納杜魯通訊社(Anadolu Agency)這2個新的官方新聞社彼此交換資訊與照片的協議,期望擴大雙方的合作。

 目前判別這些新作法確實地導向何處仍然還太早,美國政府與獨立的媒體觀察團體應繼續關注土耳其阻礙其境內獨立媒體的活動,以及俄羅斯影響土耳其政府的行動中精進其宣傳的實施。加強對於俄羅斯與土耳其國家支持媒體的成果之認識,是為了有益於決策者更好的分辨宣傳含有蓄意的論述時,將可能會影響他們的印象與其政策的決定。同時,本文也將會有利於未來對於研究這些媒體的成效,以及目前與之後對其反制的行動。總體而言,密切的關注這些議題可以幫助保護土耳其與北約的連結,以及阻止那些希望阻止美國與土耳其間長年盟友關係的活動。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