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俄「中程核武條約」存廢影響評估

俄軍在「陸軍2015」國際軍工科技論壇上展示「伊斯坎德爾」(Iskander)飛彈系統。(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俄軍在「陸軍2015」國際軍工科技論壇上展示「伊斯坎德爾」(Iskander)飛彈系統。(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鄒文豐

 INF為《中程核武條約》縮寫,正式全名是《美國及蘇聯關於銷毀中程與短程飛彈條約》。1980年代,美蘇兩國研製中程彈道飛彈的競賽激烈進行,與此同時,儘管雙方均有意展開相關限武談判,卻始終缺乏具體進展;直到1985年戈巴契夫接任蘇共總書記,基於美國已準備在西德部署「潘興2型」中程彈道飛彈,且蘇聯經濟漸無法負擔龐大軍費,戈巴契夫認為,建立軍備管控機制才能使蘇聯更安全,終於促成美蘇於1987年簽署INF。

 INF是國際政治史上第一個真正減少核武數量的條約,也被認為是目前最有效的限制核武競賽軍控措施,規定美蘇必須全部銷毀所擁有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的陸基彈道與巡弋飛彈,其中,美國共拆除846枚此類飛彈,蘇聯則削減1846枚;條約也律定雙方不得生產或測試中、短程飛彈;更重要的是,INF的簽署,成為美蘇降低冷戰緊張對立的關鍵轉折。惟2014年以來,美國陸續指控俄羅斯試射中程飛彈,美國總統川普執政後亦多次批評俄國違反規定,至今年10月,更以俄國未遵條約、中共未受約束為由,宣布退出INF,美俄戰略角力,以及對未來全球政軍情勢的影響,值得關注探討。

 美方立場

 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半島,致使西方國家開始警惕俄國的地緣戰略野心,也轉變美國對俄國的容忍立場。是年,美國務院「軍備管控報告」即指出,俄國自2008年開始測試射程超過500公里的Iskander系列戰術彈道飛彈,2011年更成功試射射程達5800公里的Rubezh洲際彈道飛彈,藉此巧妙規避INF約束;即便俄國全力反駁,但2015年,美國發現俄國已在加里寧格勒配置型號9M729的Iskander飛彈,足以打擊西歐境內包括柏林、巴黎與倫敦在內的所有重要目標,對北約各國形成重大威脅。故美國於2016年召開INF的「特別查核委員會」,試圖透過外交途徑解決爭議、商討改善條約,然未能取得成果。

 川普就任後,情勢更為緊繃,美方證實俄國進一步部署9M729飛彈,自北向南,將北歐、中東歐、中東等地區都涵蓋在其射程內,且以S-400防空飛彈保護,藉此提升區域威嚇力。至此,美方認為,儘管INF並未限制空中及海基飛彈系統,美軍仍有足夠的常規與核嚇阻選項;但倘若俄國已無意繼續遵守條約,美國將處於明顯劣勢;況且中共並未參與INF,其9成陸基彈道飛彈都不符條約限制,更加強美國退出的決心。是以,美國表明除非俄國改變作法,否則將重拾各種彈道飛彈能力,特別是盡快研發極音速飛彈,其戰略著眼,已無關宏旨的INF,乃欲將俄國與中共一起拉入新的「裁減戰略武器條約」框架談判,從源頭限制能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才是攸關美國安全的重點;再則美國也有意排除INF掣肘,增加在西太平洋軍力的能量,以因應中共軍事威脅。

 俄方立場

 事實上,俄國早在2007年就曾抱怨由於遵循INF,使俄國變脆弱,更以中共擁有中程彈道飛彈打擊能力,卻不受限制,揚言退出條約。而2011年是俄方態度開始變化,此前,俄國連續數年與北約協商有關美國部署歐洲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BMD)問題,但都未獲得滿意答覆;俄國不能接受BMD為防禦的說法,因為BMD能與彈道飛彈系統相連,用以先發制人,當時俄國表示如果BMD爭端不能解決,將在西部與南部建立攻擊性武器系統;對俄國而言,其始終擔心鄰接的北約發動襲擊,為加強嚇阻能力,俄國比美國更需要能壓制周邊態勢的中程彈道飛彈。

 此外,俄方也認為洲際彈道飛彈必須留待與美國對峙,短程彈道飛彈則很容易遭到摧毀,因此,如Iskander系列的中程彈道飛彈就更受到俄國重視,不僅能在較遠的俄國本土發射,具備較高存活率,也能有效與BMD對抗,打擊北約戰略目標。俄國的核武戰略基本與美國「先制攻擊」類似,只要確認敵方準備進行核戰,便立即以核武反擊,所以俄國必須擁有各式射程的彈道飛彈,才能確保戰力。俄國甘冒違反INF風險的戰略考量在於,透過對中東歐或波羅的海等地區重新部署中程彈道飛彈,可以製造北約盟國間是否要不惜代價捍衛該區域的爭論,從而加劇北約內部分歧,減輕俄國所面臨的戰略壓力。

 衝擊與影響

 過去INF在緩和國際關係、推進裁減核武進程與維護全球戰略平衡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正因如此,俄國甚至曾大力提倡應將INF擴及到中共、印度與伊朗等亦具有中程彈道飛彈及具備發展潛力的國家,共同接受約束;惟受制美俄利益分歧,最終作罷。在美國退出INF後,俄方即發出強硬聲明,警告若美國於歐洲配置任何新型飛彈,或任何歐洲國家接受美國飛彈,俄國別無選擇,將以同樣方式回應,並已準備消滅任何核武襲擊者;可知國際社會對於美俄雙方,乃至於中共的相應作為,可能導致新一波核武軍備競賽,衝擊國際秩序的憂心並非空穴來風。 

 後續發展評估,美國認定俄國公開欺騙及違反INF而中共亦不受限制大規模囤積中程飛彈,因此INF早已無用;而從美國之前退出「反彈道飛彈條約」,反促使俄國與美達成限武協議,各自縮減所持核武總數為例,儘管這項《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在2021年到期後,或許不會延長,但若能就此達成美俄與中共三方的限武協定,對國際社會而言才至關重要,也符合川普政府的談判策略。至於俄國抨擊美國意圖研發新型戰略武器,並擴大在歐洲的飛彈部署,短期內引發核武競賽在所難免,惟美國同時在西太平洋著手調整戰斧巡弋飛彈等武器配置,以抗衡中共擴軍作為,長期看來,雖凸顯強權對峙態勢,卻不失為恢復區域軍力平衡的策略途徑。

 結語

 自美國宣布退出INF起,將以60天觀察俄國是否願意遵守INF規定,撤除9M729飛彈與進行相關措施,否則,將展開6個月的正式退出條約程序;俄國指責美國妄想建立單極世界,但俄國與中共積極增強各型戰略性彈道飛彈武力,亦是不爭事實。隨美國將俄、「中」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國際政治似有重回冷戰的趨勢陰影,唯有大國盡速進行對話協商,方能避免全世界進入核武軍備不受限制的危險狀態。

(作者為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