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建軍目標 首重資訊戰效能(上)

◎邱榮守(譯)

 在軍事行動中如何擴大整合各方面訊息能力,提升美軍各地理區域統一司令部的資戰能力與組織效能,在資訊環境中及藉其有效達成作戰目標等作為一直是美國防部努力的建軍目標。因此,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特針對此議題進行研析並提出資訊環境中組織運作、指管與情報監偵運作的相關研究建議。本報特別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美軍近期的軍事演習和因應俄羅斯頻繁的資訊入侵事件,僅是美國防部開始重視資訊環境在建軍規劃和演訓中角色的眾多理由之一。儘管美國防部已漸重視資訊環境的相關議題,但關注的力道稍嫌不足。不斷增長的精密高科技和滲透全球的先進通信網路系統,已使資訊環境較以往來得更分布廣泛、精密及錯綜複雜。

 在資訊環境中及藉其遂行協同和軍事作戰所遭遇到「戰爭迷霧」的問題類型,應該不同於傳統的陸海空的作戰領域。但要探討此問題之前,必先釐清美國軍隊如何執行資訊環境的戰場覺知(situational awareness),以及在資訊作戰領域中,戰場覺知的實際運作內涵,包括指管運作程序、組織、計畫、指導和監控等面向。一旦確定指管和戰場覺知的運作概念後,接著才能探討如何將此能力整合運用在各作戰統一司令部,包括幕僚組織架構和指管運作流程。

 資訊環境的重要性

 資訊環境的影響力已成為美國防部的重要戰略要素之一,在資訊環境中和藉其遂行作戰任務的重要性亦在大幅增長中。透過專家訪談、文獻分析及田野調查發現,資訊環境的重要性有以下幾點:

 1.資訊作戰存在於非實體環境 

 資訊環境中的效果和變化可以影響實體參與者的行為和系統的運作效能,而且影響力的效果也會擴散到其他的空間維度。值得一提的是,因為傳統軍事思維首要考量是實體的空間領域,因此,在面對一個非實體的資訊作戰領域時,仍有很多認知想法需要突破。

 實際上,在空間領域中的行動會在資訊環境中產生共振效果,在資訊環境中的行動也會對實體領域產生影響,就如眾多學者指出:儘管資訊缺乏實體存在,但其內容和流動性會對特定地理區域內的實體世界產生真實和具體的影響,對處於作戰環境中的軍事部隊亦是如此。

 2.一個人無法產生溝通效果

 一個國家軍事力量的每一個行動、話語、資訊、論述和行動都會影響到受眾的認知和看法,無論是在戰爭發生地(第1手消息)或是戰爭以外的其他地方(第2或第3手消息)。此外,事實勝於雄辯,行動本身所內含的資訊往往比官方對這些行動的說辭來得更有說服力。每一個軍事活動都有固定的資訊內涵:有意或無意地建立資訊,調整改變資訊或影響一個或多個資訊領域。軍事行動的固有資訊內容最好是有計畫性、有協調性,以及有意為之而不是偶然行動的結果。

 3.戰爭是政治的延伸,很多政治都在資訊環境中運作

 「戰爭是政治的延伸」是著名軍事家克勞塞維茨的軍事核心思想也是最常被引用的原則之一。這種論點一直在美國的軍事思想中反覆出現,尤其是當美國近年來的軍事行動結果:「雖然獲得戰術和作戰層次的勝利,但很少達到所期望的政治目標及適時有效地產生持續性的穩定結局。」持久的戰略結果通常是政治性的,而且「僅靠軍事力量是不足以實現可持續穩定的政治目標。」

 此外,在資訊環境中的政治運作也愈來愈頻繁,不僅是在資訊環境的認知領域、國家領導者及其選民的決策作為,以及愈來愈多的政治訴求也不斷地透過社群媒體和行動通信等工具來傳達。全球性的資訊媒體科技正逐步擴增中,與這種擴散相關的通信手段亦伴隨大幅增加。

 與美國戰略利益相關國家的百姓人口可以獲得比以往更多的訊息和更多樣的媒體管道。即使在專制或其他非民主的政體中,他們也能透過相關資媒網路來跟領導人分享他們的觀點。美國防部可透過各種軍事作戰行動和相關活動,對資訊環境投入更多的關注進而增進其對政治結果的影響力。

 4.失敗是一種認知結果

 運用任何手段來擊敗對手是一種認知的結果。縱觀歷史,很少有戰鬥或戰爭的結束是取決於單方或另一方的死亡或傷害數量,戰鬥通常是以一方承認被擊敗而結束。戰鬥壓力的累積和戰士對戰況的認知會使其產生恐懼、逃跑或投降;或隨著戰鬥的進行,部隊指揮官會全程評估敵我雙方優劣勢,以及各項持續行動的利弊得失,當其中一方指揮官認為大勢已去時,即是戰鬥結束的時候。因此,失敗也可以說是一個認知的結果,有些協商談判是可以透過資訊環境來進行。

 即使一支部隊遭受更多傷亡或進行撤退任務時,如果它實現了全部或部分作戰目標,或許它也可以被合理地宣稱行動勝利。對作戰目標的成功定義可能會依事件結果來給予寬鬆界定或指定,而且不會成為勝利的障礙。非國家行為者(如叛亂分子和恐怖主義團體)往往善於將戰術失敗轉化為戰略成功,因為,他們會對其追隨者重新詮釋戰術作戰的內涵。

 正如美國海軍陸戰隊準則要綱所提及,戰爭基本上是一場意志的對抗。如果戰爭的目標是打敗對手的意志,那麼規劃者必須將意志視為作戰環境中的一個變數:一個普遍存在於資訊環境中並受其影響。要在資訊環境中及運用其來進行一場認知、道德和心理的作戰,進而能夠打敗未來對手的作戰意志,此舉需要美國對未來的資訊環境較以往投入更多的關注。

 很多時候,美軍聯戰部隊僅專注於摧毀敵人的作戰能力,但攻擊僅會造成有形的實體破壞而無法屈服無形的敵作戰意志。當時美國陸軍,海軍陸戰隊和海軍的最高領導人在1份聯合白皮書共同指出,戰爭無疑是最艱難的體能挑戰,因此我們着著於具體的衝突對抗並忽視作戰的意志。

 5.對手正在資訊環境中及藉其來進行對抗

 許多國家和非國家與潛在的競爭對手已經在資訊環境中並藉其來發布假消息、相互攻擊、宣傳和其他諸般作為,企圖來攻擊與影響各地方、區域和國際社群的認知、意見、聯盟和決策。這些敵人和潛在對手透過隨處可得的大量資訊資源和相關資訊能力(IRC),大幅有效地提升他們在規劃、執行和整合作戰資源與資訊的能力。美國聯合作戰部隊如要有效反擊或對抗這些挑戰的話,美國防部則需對相關於資訊環境的作戰能力投入更多的關注。(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