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扭曲民主 遂行極權政治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召開「民主生活會」,除審議其內部貫徹中共「中央」有關「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等8項規定執行情況的報告,並由政治局成員逐一按要求進行自我對照檢查,最終決議強調,維護習近平在「黨中央」的核心地位,是保證全黨團結統一的「根本政治保證」,並吹捧習近平「戰略判斷高瞻遠矚,政治領導嫻熟高超,歷史擔當強烈堅定,不愧是全黨核心」。此種完全在擁護個人獨裁的檢討會,卻冠以「民主」之名,正凸顯中共自建黨以來,不斷張冠李戴、扭曲政治價值的歷史。

 所謂「民主生活會」,最早源於中共1929年召開的「古田會議」,在延安整風運動時期,由毛澤東確立。名義上,此種會議是發動群眾與基層黨員批判黨組織,尤其是領導幹部的各種不當言行,藉黨內成員自我及相互批評,達到彼此檢查監督,促使成員坦承進而改正錯誤,提高黨員認識「民主集中制」、增強黨性,故毛曾以「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形容。

 但事實上,隨著情勢變化,此類檢討會終究成為中共黨史中,多次派系權鬥的開端。基於「引蛇出洞」的陽謀,許多高層黨幹因直言而被算帳批鬥拔官,遠者如彭德懷、劉少奇;近代則有在1987年1月「民主生活會」上,遭元老猛烈抨擊而黯然失勢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要言之,在會中唯有說出違心之論者才能苟全,只要看準風向,自然榮華富貴。

 即便在「文革」結束後,中共依舊維持這種「傳統」。自1980年代以來,中共不斷下頒規範黨員參加「民主生活會」的準則或通知,重要者如1992年「14大」,通過修改黨章,正式確定由「黨員領導幹部」的「民主生活會」制度;2007年「17大」,又進一步規定所有黨員必須編入黨支部、小組等,參加共黨組織生活,接受群眾監督,幹部還必須參加黨委、黨組的「民主生活會」。而習近平在執政之初,也要求展開「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要中共黨員「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認真檢視錯誤自我批評。但從「形式、官僚、享樂」主義,瀰漫中共官場、官員愈貪愈大愈嚴重的結果看,中共執迷這種虛偽的自我糾錯機制,其實反映其對民主價值的根本誤解與扭曲。

 回溯源頭,毛澤東在1949年6月,為總結中共建黨28年的過去,寫下《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指稱「人民就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他們在共黨領導下組成自己的『國家』,『選舉』自己的政府,向反動派實行專政獨裁;對人民內部實行民主制度,有言論、集會、結社等『自由權』,對人民內部民主,對反動派專政,結合起來就是人民民主專政」。此一中共對民主定義的理則根源,問題即在於「共黨領導」。正因共黨領導,人民的一切事務,只能被迫以共黨的選擇為選擇,從來沒有言論、集會、結社等「自由權」,「選舉權」更是個笑話。至於不接受共黨領導的「反動派」,下場更慘,被「專政」的意思,以現在來說,就是被和諧、被抓捕、被消失。

 誠如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所說,中共「改革開放」的意義,已被全然異化。主體從人民求民主,變成中共為自己的權力求獨裁;主題從人民求生活,變成中共為自己求穩求富求強。當人權及自由成為隨時可能被「專政」的對象,治國理政是共黨才有的「專利」,則論改革只是用華美辭藻,讚美畸形的社會現狀。「不得妄議」政治、極權體制「堅決不改」,都成為根深蒂固的現況,不僅「民主生活會」淪為「開誠布公」的馬屁大會,中共想追求的民主,根本就是將大陸社會帶向極權主義的異化世界。

 中共固然一直自我感覺良好,儘管是色厲內荏的對大陸社會危機與人民痛苦視而不見,但更令國際社會憂慮的是,中共現在還透過糅合不實資訊與政軍力量的「銳實力」,以「中國模式」的糖衣包裝,妄圖向全世界輸出這樣的極權思維。按其說法,是此種模式適用大陸社會的整體發展情勢,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但我們質疑的是,世人普遍接受的民主意涵,至少應包括國家主權在民、公民權利生而平等、保障人權與自由、社會法律適用於所有公民等概念,為什麼就不適合大陸社會?又為什麼只有獨裁政黨,才能帶領大陸社會富強發展?

 我們必須指出,以「餵飽人民」作為遂行獨裁的藉口,已經完全不具合理性;國際社會更不是中共展現獨裁的舞台。隨著人類社會的整體進步與發展,任何以亂墜天花包藏的禍心,都終被包括大陸人民在內的大眾所唾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