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臨津江之戰 化解漢城失守危機

脫困的格洛斯特團第1營官兵。(取自英國陸軍博物館)
脫困的格洛斯特團第1營官兵。(取自英國陸軍博物館)

◎雲陽

 臨津江之戰發生於1951年4月22至25日間,共軍攻擊臨津江下游的聯合國部隊,試圖取得突破並奪占漢城(今為首爾)。此次作戰屬於共軍第5階段攻勢的一部分,也被稱為春季大攻勢,擬將聯合國部隊從所謂的「堪薩斯防線」向後逼至38度線以南。

 背景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以來,初期失利的聯合國部隊藉由9月下旬的仁川登陸成功反擊,一度將北韓部隊逼退至鴨綠江畔邊境。中共由於擔心自身安全,遂組成「人民志願軍」,於1950年10月秘密渡江進入朝鮮半島支援北韓。至1951年1月底,共進行3次大攻勢,將聯合國部隊逼退至38度線的原本南北韓邊界,並曾一度占領漢城。但共軍在2月中旬的第4次攻勢,被美軍第9軍團阻擋,美軍並自2月底起,發動一系列反攻行動,不僅奪回漢城,並利用4月初的行動,建立一條沿著臨津江下游,向東至華川郡,再延伸到東部海岸的防線,稱為「堪薩斯防線」;之後還進一步在臨津江與其附近支流,推進出一個突出部區域,稱為「猶他防線」。

 4月22日,沿著「堪薩斯防線」和「猶他防線」的西半部,由美軍第1軍負責防守,駐防部隊由西向東依序為南韓陸軍第1師、由美軍第3師指揮的英國第29旅、由美軍第25師指揮的土耳其旅,以及美國第24師。其中英軍第29步兵旅,由湯姆‧布羅迪準將指揮,下轄詹姆斯‧卡恩中校的格洛斯特團第1營,金斯理‧佛斯特中校的皇家諾森柏蘭燧發槍團第1營,以及暫時由杰拉德‧里克德少校指揮的皇家阿爾斯特步槍團第1營和阿爾伯特‧克拉希中校的700人比利時營,加上少數盧森堡的支援部隊。該旅的火力支援包括來自由永恩中校指揮的第45皇家野戰砲兵團25磅砲及口徑4.2吋重迫砲,還有亨利‧胡特少校率領的第8國王皇家愛爾蘭驃騎兵團C連百夫長戰車,和皇家第55工兵中隊。

 第29旅4個營的防區涵蓋正面19公里寬的前線,基於兵力限制,無法維持全面連續防線,因此布羅迪準將決定採取在關鍵山丘高地部署的方式。在左翼,格洛斯特團第1營守衛位於南韓陸軍第1師東面約1英里的臨津江畔的一個淺灘;燧發槍團第1營部署在中央,位於格洛斯特團第1營東北約2英里;比利時營駐守在右翼的194高地,是第29旅唯一在臨津江北岸的單位,與其他部隊的聯繫仰賴半英里外的兩座浮橋,透過橋樑作為第29旅主要補給和通信線的第11號公路連接;阿爾斯特步槍團第1營作為預備隊並沿著公路部署。由於英國人預計只能在該處短期部署,因此並未進行廣泛完整的防禦準備工作,無論是雷區、防禦工事或鐵絲網都沒有構建。因此部署在臨津河上的英軍看似安全,實際上在遭到攻擊時卻很脆弱。

 在中共和北韓方面,總指揮彭德懷計畫實施大規模攻勢,打算攻下漢城當成獻給毛澤東的端午節禮物。為達成此一目標,他集結3個共軍集團軍和1個北韓軍的兵力,總人數超過30萬。其第3和第9集團軍攻打臨津江北彎東側的美軍第3師右翼,以及位於「猶他防線」的第24和第25師。共軍右翼的第19集團軍負責攻擊位於部署於臨津江以西的部分美軍第3師和南韓第1師。第19集團軍正面,由北韓部隊和共軍第64軍攻擊南韓第1師。第63軍負責攻擊聯合國部隊左翼,也就是英軍第29旅防區。第63軍有第187、188和189等3個師,各師有3個團,每團由3個營組成。英軍第29旅4個營兵力,面對共軍和北韓約2萬7000人達27個營的兵力,兵力懸殊。

 戰鬥經過

 戰鬥於1951年4月22日晚上開始,最初是臨津江北岸的1支共軍巡邏隊在比利時營的第194高地附近出沒,並往東向比利時營依賴的兩座橋樑逼近。作為預備隊的阿爾斯特步槍團第1營,雖然在大約晚上22時推進部署並很快就與共軍接觸交戰,但結果卻不能保住橋樑,使得比利時營有陷於孤立之虞。

取得橋樑的共軍有部分向比利時營攻擊,有些渡江推進深入一段距離,而得以威脅燧發槍團第1營右側翼。另一方面,在燧發槍團第1營左翼,也遭共軍突破,使前線部分兵力有被圍困可能,結果只能靠砲兵火力掩護進行撤退。

 在第29旅左翼,由17人組成的格洛斯特斯營C連,先後3次擊退企圖渡河的共軍第187師559團,最後在彈藥不足險境下撤離,讓共軍得以渡河成功。當晚,格洛斯特斯團第1營前線的A、D連也受到襲擊,面對敵軍6倍人數優勢,一直抵抗隔日早上7時30分,才不得已後撤到235號高地。

 格洛斯特斯團第1營陷孤立

 4月23日,燧發槍團第1營在美國第3步兵師預備隊支援下,試圖重新奪回前一晚失去的地區但未成功。美軍第7步兵團第1營奉命協助比利時營從臨津江北岸撤軍。儘管損失7輛軍車,比利時營仍成功撤離,並在格洛斯特團第1營和燧發槍團第1營重新部署,稍後再向後移防至旅指揮所附近。

 在4月23日晚上起至24日,共軍發動猛烈攻擊,其第188師、第187師和第189師,分向英軍右、中、左翼猛攻,施加壓力。

 對於第29旅欲維持防線完整而言,最危險的狀況是共軍在格洛斯特團和燧發槍團之間地帶的深入滲透,已讓格洛斯特團第1營陷入被包圍的狀況,因此美軍緊急派遣數個營的兵力支援。同時在4月24日,1支由M24和百夫長戰車組成的特遣隊也奉命增援。然而,該裝甲部隊受共軍砲擊,未能達成任務,無法和格洛斯特團第1營取得聯繫。

 第29旅撤退

 兵力優勢的共軍持續壓迫聯合國部隊,阻止了美軍試圖支援格洛斯特團第1營的行動。當戰車特遣隊再度嘗試兩次解救的行動都失敗後,第29旅指揮官布羅迪準將決定向卡恩中校詢問是否嘗試突圍或考慮投降。因為在4月25日早上8時,第1軍發布「黃金A行動」的命令,要求所有部隊向南撤到新防線,因此無進一步解救該營的行動。

 格洛斯特團第1營被俘

 依照第1軍發布的命令,燧發槍團第1營、步槍團第1營和比利時營,將在第8國王皇家愛爾蘭驃騎兵團的百夫長戰車,和皇家第55工兵中隊護衛下,撤至聯合國部隊的新防線。撤退行動中,在共軍壓力下異常艱難,因為共軍已占領部分沿線的高地,不僅可觀察第29旅動向,還能居高臨下直接攻擊撤退的部隊,造成英軍死傷者眾,陣亡名單也包括燧發槍團第1營的指揮官佛斯特中校。第8國王皇家愛爾蘭驃騎兵團的亨利‧胡特少校事後表示,撤退行動像是「一場長期的血腥伏擊」。最後,再靠著阿爾斯特步槍團第1營擔任後衛,第29旅都完成撤離,只有格洛斯特團第1營仍被圍困在前線的235號高地。

 格洛斯特團第1營孤立在235號高地的情況,使他們無法在收到命令後加入第29旅的撤退行動。即使在4月24日的解救行動前,該營也已傷亡慘重,之後試圖透過空投實施補給也不成功。但格洛斯特團第1營仍堅守235號高地,直到4月25日上午,由於第45皇家野戰砲兵團也已撤離無法再提供火力支援,因此布羅迪準將最終交由卡恩中校決定。卡恩中校於是通令麾下各連,要求盡可能利用可行線路脫困,但是結果只有邁克‧哈維少校指揮的D連抵達聯合國部隊的新防線,其餘各連包括營長卡恩中校都被俘。

 成功遲滯共軍攻勢

 如果共軍在攻擊初期階段就取得迅速突破,就有可能從第29旅防區西邊,打擊南韓陸軍第1師側翼,以及向東迂迴包圍美軍第3步兵師,這樣的結果發展將威脅聯合國防線的穩定,進而增加共軍成功攻占漢城的可能性。雖然共軍攻勢得益於第29旅的分散部署和缺乏防禦準備,但在3天激烈戰鬥中,第29旅堅強抵抗嚴重鈍挫共軍進攻步調,導致其失去動能,並為聯合國部隊爭取寶貴時間後撤,並在漢城以北建立新的防禦陣線,共軍進攻就暫停下來。

 然而第29旅也為此付出重大代價,根據1951年6月26日向英國內閣提交的一份備忘錄,第29旅傷亡人數為1091人,其中單是格洛斯特團第1營就占620人。反之,共軍在臨津河戰役中的傷亡人數估計高達1萬人左右,負責進攻的第63軍在作戰初期本來擁有3個師約2萬7000人的兵力,戰鬥結束後損失超過三分之一而被迫退出前線戰場。(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