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後《中程飛彈條約》時代 美國的抉擇(上)

◎蔡馥宇(譯)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8年後半,宣布美國將退出1987年《中程飛彈條約》,代表這個已經維持超過30年的限武體系,已進入崩潰的倒數計時,美國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副主編小弗瑞德堡特別針對《中程飛彈條約》撰寫一系列「後《中程飛彈條約》時代」之分析報導,本報特別將其節譯,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何謂《中程飛彈條約 》?

 《中程飛彈條約》(INF)簽署於1987年12月8日,由時任美國總統雷根與當時的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在美國白宮簽署,隔年6月1日生效。條約規定美俄雙方須銷毀所有射程介於500至5000公里的陸基飛彈(包括彈道與巡弋飛彈)、相應發射裝置與輔助設施,並且不得再度進行研發或生產。

 INF雖未限制空射、海基與潛射武器,卻就此敦促美國與蘇聯銷毀多款違約武器,成為美俄於冷戰時期簽訂的最重要裁武條約之一。隨著前蘇聯在1991年解體,為貫徹條約的精神,美、俄,以及包括烏克蘭、白俄羅斯與哈薩克等自蘇聯獨立的國家,至今仍須遵守條約規定。

 美國內部對《中程飛彈條約 》的辯論

 美國國會雖然經歷2018年11月初的期中選舉,民主黨奪回了眾議院,並且縮小其在參議院的弱勢,但其依舊無法阻止川普政府退出《中程飛彈條約》(如果川普一意孤行的話),而後果也非常簡單:俄國得以除去發展相關武器的表面限制,讓其能夠公開製造更多在《中程飛彈條約》體系下違約的飛彈,還能把摧毀《中程飛彈條約》限武體系的錯,怪在美國頭上。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川普政府與掌握眾議院的民主黨彼此之間在各方面的歧見都日益加深,就算川普在退出《中程飛彈條約》時,同時宣布將「研發相關武器」,但民主黨亦可透過預算與其他立法程序限制川普行動。

 民主黨現在已公開宣稱,美國的優勢在與「美國與盟邦的緊密結合」,而不是增加新型飛彈或者核武投射載台,除此之外,民主黨也宣稱不會允許五角大廈「測試或部署違反《中程飛彈條約》的武器與飛彈」,如此一來,國會與行政體系的僵局勢必導致「蒲亭的雙贏」:沒有條約約束俄國,美國也沒辦法發展這類武器對抗俄國。

 傳統武器選擇

 許多論述者十分重視《中程飛彈條約》中的「核子」字眼(編註:《中程飛彈條約》的原文為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但實際上,其完全限制了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陸基飛彈─無論其彈頭是核彈頭或傳統彈頭皆然,在此情況下,美軍近年來大力發展海基與空射的傳統彈頭精確打擊火力,甚至已經改變了戰爭的面貌。

 對美軍的對手─俄國(INF締約國)與中共(非INF締約國)而言,1991年波灣戰爭以來,美軍展現各式各樣傳統彈頭的精確打擊能力,確實在增加敵人壓力的同時,也迫使其敵人仿效,如中共就已擁有數百枚中程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其中只有少數配備核子彈頭,絕大部分都是傳統彈頭。

 這也讓支持《中程飛彈條約》的限武派認為,其實美國已經有很多選擇,無論是空射、艦射或潛射飛彈,可以在不動用核武前提下,以傳統彈頭對抗潛在敵人的陸基武器,但其具備一個前提,也就是美軍的戰機、戰艦與潛艦,必須能夠自由地通航,進而抵達將目標納入射程的發射位置。

 在美國的潛在敵人,無論是俄國、中共乃至於伊朗,使用各種作戰力量建立所謂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能力時,前述前提就愈來愈不容易達成。當然五角大廈也開始研發A2AD的破解方式,也就是利用與協調各種作戰場域,包括陸、海、空、太空、網路與電磁頻譜等方面,發現A2AD體系的弱點,進而將其破解,這也就是五角大廈當前「顯學」─「多領域作戰」的由來。

 即使如此,五角大廈依舊發現一個明顯的問題:在遵守《中程飛彈條約》的情況下,即使美軍整體依舊擁有海空火力優勢,但在地面上作戰的美國陸軍,勢必成為「多領域作戰」當中最為脆弱的一環,甚至難以在未來的高強度戰爭下存活。

 陸基武器的根本優勢:便宜與易隱藏

 人類天生沒有翅膀、魚鰭或魚鰓,因此,在空中、海上或海中移動時,需要昂貴的專用設備,也就是戰機、戰艦與潛艦,先不提容易在海中隱藏(但更加昂貴)的潛艦,戰機與戰艦作為飛彈載具,是極為容易被捕捉與鎖定的,但如果是陸基的飛彈發射車輛,就更小、更便宜、更容易隱藏。

 1991年的波灣戰爭,讓聯軍吃盡苦頭的「飛毛腿發射車獵殺任務」,還是掩蔽物相對較少的沙漠中進行,這也難怪陸基發射載具的倡議者們會說:「這是另一次飛毛腿獵殺任務,只是這次飛毛腿是我們家的。」

 部分倡議者更具體地形容這種「分散式火力」戰術,不需要派遣能夠大量載運火力的B-2轟炸機或核動力潛艦,而是讓類似「高機動砲兵火箭系統」(HIMARS)發射車,散布在戰區中,每輛只載運幾枚飛彈,就算被敵人找到與摧毀,對於整體火力損失也不大。

 倘若這類陸基武器在開戰前已部署、分散與掩蔽,就算敵方發起強大的第一擊,也無法保證能夠消滅所有陸基武器,這代表這些武器能夠在接下來的反擊行動,打擊敵方的防禦系統,為己方火力集中、機動力更強,但容易被偵知且生存性可能不如陸基載具的其他戰機與艦艇製造機會,打擊敵軍戰鬥力量。

 一如美國陸軍戰院前院長,退役少將史卡爾所言,《中程飛彈條約》勢必會隨著武器與裝備的演進而面臨挑戰,甚至崩毀。他甚至形容:「就像1921年《華盛頓海軍公約》被航空母艦的發展所顛覆,或是中世紀軍隊無視於教皇禁令,開始大量使用十字弓對抗其他基督教國家般,隨著技術與戰略的持續發展,《中程飛彈條約》就像在沙地上畫下的限制線,必然會隨著風化而消逝。」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