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中貿易戰暫歇 國際競逐未止

G20峰會結束後,「川習會」緊接登場,美「中」國際體系對抗態勢正由經貿向軍事戰略、地緣政治等領域擴散。(本報資料照片)
G20峰會結束後,「川習會」緊接登場,美「中」國際體系對抗態勢正由經貿向軍事戰略、地緣政治等領域擴散。(本報資料照片)

◎鄒文豐

 第13屆「20國集團」(G20)峰會日前在阿根廷舉行,由於年來美「中」貿易戰引發國際政治、經濟震盪,會後,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晤,過程與結果備受各界關注。所幸大國間雖有顯著歧見,惟經多方折衝,最終仍發布聯合公報,其內容既未諷刺美國「貿易保護主義」,亦未暗批中共「不公平貿易」,雖然肯定多邊貿易體系的重要,卻也坦承存在缺失,因而支持世貿組織改革;此淡化矛盾的聲明,具體反映兩強未來將使國際社會、組織面臨更多考驗。

 G20峰會結束後,「川習會」緊接登場。此次係貿易戰開打以來,美「中」領導人首次會面,延續會前刻意營造之和緩氛圍,美方同意暫緩原定在明年元旦對2千億美元的大陸商品提高關稅至25%,中共則承諾將對美採購總值1兆2千億美元的農業、工業、能源與其他產品,雙方均決定暫時維持10%的稅率,並立即啟動對美「中」貿易結構性改革的談判,在90天內就強制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及盜取等問題達成協議。基於美「中」國際體系權力競逐未見緩解,對抗態勢正由經貿向軍事戰略、地緣政治等領域擴散,甚至美「中」貿易問題亦未獲得真正解決,未來兩強競合趨勢,攸關亞太情勢走向。

 美「中」貿易談判前景

 基本上,「川習會」所達成之協議大致符合外界預期,除暫緩貿易戰升級外,雙方並各自重申「對臺政策」立場,討論處理「北韓核問題」及達成重啟企業併購、管制止痛藥物等共識,對當前美「中」對立緊張態勢發揮一定程度和緩作用;然所設90天談判期,顯示貿易戰只是「休兵」,儘管中共擴大對美採購額度,卻無法解決美「中」長期以來對貿易問題的結構性分歧。

 川普執政後即高度關注與「中」貿易不公問題,並於今年起陸續展開針對性調查與警告性制裁。7月時針對5百億美元大陸商品課徵25%關稅,引發中共跟進對美啟動等值加稅,被視為雙方貿易戰開端;期間,中共雖以提高免稅額度、調降進口稅率等方式,試圖控制不利形勢。但隨美國9月再度宣布對2千億美元大陸商品加徵10%關稅,中共僅能以對美600億美元商品徵稅回應,顯示其籌碼已低於美國,復以中共曾冀圖提出改革清單,恢復與美磋商未果,美方更表態將加強施壓力度,為「川習會」中共策略性讓步主因。

 從「川習會」後雙方各自表述結論,如美方聲明期限內須完成各項議題談判,中共則強調將取消所有加徵關稅作為目標的共識,以安撫內部不滿,可知後續雙方就經貿問題達成「終戰」協議的可能性不容樂觀;關鍵在於,美國所欲解決的是雙邊貿易的結構性問題與相應影響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但中共不可能輕易概括接受發展受制苦果,只會根據自身需求提出妥協清單與進行內部改革,顯然美「中」貿易磋商仍面臨巨大挑戰。

 東亞區域競合局面

 川普政府自去年11月起先後發表「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摘要」與「核武態勢」等報告,漸次形塑中共為「修正主義強權」及美國「主要戰略對手」之形象,更幾乎已成為美國朝野共識。美國遏制中共攻勢洶洶的原因,一方面在於近年中共屢挾強大經濟實力增加其對國際事務的話語權與影響力,並積極推銷由中共主導的「全球治理體系」,展開對既有國際制度的競爭;另一方面,則展現在中共藉軍事實力增強,於東亞所行的對外擴張舉動,不僅引發美國戰略焦慮,更對亞太地區穩定形成威脅。

 以南海為例,中共進行的大規模填海造陸行動迄今已逾5年,並依此加強軍事部署,企圖形成控領南海的既定現況;為避免中共實際掌控南海,美國即以抗議中共軍事化南海為由,持續派遣機艦遂行「航行自由」任務,引發雙方多次齟齬。今年9月下旬,共軍強勢攔截美艦險生擦撞,預示美「中」南海對峙或有意外激化可能。另年來共軍多次於東海、臺海周邊等重要航線實施演訓,美方除表達關切相關情勢變化,更以出動戰略轟炸機抵進東海方式彰顯支持區域盟邦,凸顯美「中」地緣政治碰撞日益尖銳。惟「川習會」雙方均同意共同爭取與北韓合作,尋求無核化並建立和平機制,象徵「競合併存」將為未來美「中」關係常態。

 兩強關係發展動向

 面對美國以貿易戰為主軸,迫使中共對經貿體制與發展模式做出結構性調整的作法,中共固然視為美方意圖阻撓大陸經濟成長、遲滯科技進步的「陽謀」,但中共深知美國綜合實力凌駕其上,為免貿易戰擴大升級,中共勢將採取低調回應立場,透過內部市場改革承諾與步驟,既配合本身發展需要,並逐步因應美方要求,以達延長與美談判期限、換取更多協商空間的目的;然如美國轉以強硬貿易代表主持對「中」續談,會否接受此對應模式成效,將為重要變數。

美「中」貿易衝突看似為經濟議題的爭執摩擦,實際卻是國際強權角力的序幕,並有衍生國際政治主導權之爭、區域軍事戰略抗衡對峙的趨勢。在美國聯合西方與亞太盟國,試圖透過「印太戰略」圍堵中共「一帶一路」向亞、非、歐及南美洲延伸,並以政治、軍事手段干預中共向「強軍夢」邁進的態勢下,中共為確保其厚植實力的「戰略機遇期」得以延續,短期內應不至於正面挑戰美國步步進逼的「封殺」舉動,但這樣的情況能維持多久?尤其是當美「中」競逐演變為東西方價值之爭,抑或中共內部保守勢力崛起時,則「新冷戰」恐有降臨國際社會的可能。

 結語

 就在「川習會」同時,美國以大陸華為集團涉嫌利用子公司進入伊朗市場,逃避並違反美國對伊朗貿易制裁為由,藉司法合作模式要求加拿大逮捕過境的華為集團財務長孟晚舟,更即行訴請引渡,引發大陸方面強烈抗議,惟中共高層無意因此危害與美貿易協商進展。參證美「中」關係尚仍處在可協調、能合作的軌道上,亦均無法承受巨大衝突代價,後續雙方能否在保有核心利益之餘,建構彼此都能接受的協議架構,緩和強權競逐的空間與時間,將為持續關注要點。

(作者為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