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日本海自航艦操作能力的戰略影響

◎陸克強

  受到共軍結合海上航空兵力跨越棕水界限,意圖強化對於印太控制的實際作為影響,日本海上自衛隊近年來持續加強海上航空載台的作業能量,從過去舊八八艦隊計畫的混血型直升機母艦逐步轉換成等同正規輕型航空母艦的兩棲突擊運輸艦。不論是噸位、艦體構型和戰系也都跟著同步升級。出雲級直升機護衛艦更是宣告海上自衛隊正式重新納編航空戰力載台的決心。雖然名義上是護衛艦,但從強調艦載機操作能力的全通甲板構型設計來看,從下水之初就被認為,在籌獲美製F-35B之後升格為輕航艦的可能性不容小覷。而在日本防衛大臣於2017年11月27日宣布於2019年度編列預算採購F-35B和改造現役出雲級護衛艦之後,從美、日、澳同盟日漸升溫的緊密關係、印太周邊對峙態勢和美國強化印太司令部的舉措來看,東亞海空冷戰競合可說再次開跑。

  從未消失的海自航艦構想

 如果把海上自衛隊建軍史和日本國家戰略的軌跡進行比較就會發現,早在海自尚未正式創立之前,作為前身的保安廳警備隊在1952年所提出的建軍構想中,就包括從美國海軍接收4艘輕型護衛用航空母艦的計畫案。雖然美軍對此嗤之以鼻,但是後來規劃海上自衛隊任務架構時,為求有效增加反潛戰力,仍在每個水面戰隊中保留反潛航空母艦的編制。而美軍則一改之前的反對態度,同意在有剩餘舊型護衛航空母艦的狀況下進行熱艦移交。承襲保安廳警備隊基本作戰需求想定的海上自衛隊,1958年時重新計畫引進反潛航空母艦,為此,當時負責接收美造S2F反潛機的海自航空隊機組員還全部派駐美海軍CVS-37反潛航空母艦普林斯頓號進行起降訓練。雖然當時美海軍願意提供艾塞克斯級航空母艦給海上自衛隊使用,但評估後因為預算不足而放棄採用正規航空母艦。海自還曾經計畫在縮小版的全通甲板直升機護衛艦計畫中引進英造海獵鷹式垂直起降戰機,也曾派遣官方調查團前往英國進行垂直起降機的操作評估,後來也因政治考量,改為建造更小型的直升機護衛艦,也就是後來的榛名級直升機護衛艦。

 改造出雲級 籌獲F-35B

 搭載短場/垂直起降定翼機的輕航艦其實並不是什麼新概念,過去英國皇家海軍就長期以無敵級輕型航艦和海獵鷹戰機的組合充當艦隊防空主力,並且在80年代的福克蘭戰役中獲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戰果。許多中小國家海軍在無法取得或是無力維持傳統航艦和艦載機的狀況下,也紛紛轉投此種輕航艦的懷抱。美海軍在冷戰中期也曾經提出類似的制海艦概念,希望配合短場/垂直起降定翼機和反潛直升機,強化船團護航和反潛作戰能量。

 出雲級護衛艦可說從一開始就是以發揚航空戰力為優先,因此飛行甲板長度增加為248公尺,比日向級增加51公尺,排水量也增加了5500噸,滿載排水量達到27000噸,已經和其他國家的中小型航艦相去無幾。除了甲板面積和排水量增加,另一項特點就是修改升降機位置。出雲級護衛艦將艦島後方的升降機改為美海軍航艦慣用的舷側升降機,雖然較易受到海象影響,但是不僅空出更多甲板作業面積,也減少對起降作業的干擾。同時舷側升降機對於艦載機的尺寸限制寬容度較大,讓出雲級護衛艦的艦載機種類有更多樣化的選擇。另出雲級護衛艦還換裝OQQ-23聲納降低重量,讓日向級艏部重量所導致的縱向平衡問題得到進一步解決。

 更重要的是,隨著防衛省籌獲F-35B的期程抵定,讓出雲級護衛艦的航空作戰能力不容小覷。F-35B不僅具有能和傳統定翼艦載機分庭抗禮的飛操性能,還具有僅次於F-22的匿蹤設計,完全打破過去短場/垂直起降戰機性能不上不下的刻板印象。且F-35B不需滑跳甲板就能有效執行短場起降作業。這代表只要甲板承重/耐熱係數、機庫大小和升降機載重能夠滿足F-35B操作需求,現役的出雲級護衛艦只需一定程度改裝就能夠直接操作F-35B,形同讓海自僅需短時間就能夠擁有可用航艦戰力。雖然在實力上遠不及第7艦隊的超級航艦,卻能充作側翼輔助兵力,特別是在船團護衛和離島規復作戰中更具價值。

 美國印太戰略下的棋子

  從設計、戰系和武裝配置來看,出雲級護衛艦很明顯地從一開始就不是單純的反潛直升機母艦,而是和英國無敵級相似的輕型航空母艦,只要有適合的短場起降戰機和訓練,就能夠快速轉換成為具備有限海上防空作戰能力的輕型航空母艦。而且從過去經驗來看,美海軍自始至終都沒有反對海上自衛隊的航艦計畫,特別是在印太戰略的大旗下,美海軍自然希望海上自衛隊能夠在東海和南海安全架構下扮演更為吃重角色。而讓海自擁有類似制海艦的輕型航空母艦,一方面可以省去部分美軍分兵保護海自艦隊的需求,再者也讓海上自衛隊成為美軍的獨立游擊兵力,能夠針對次要目標進行有限度作戰任務,藉此獲得真正的海上航空兵力作業能量,牽制共軍水面艦隊和航艦打擊群活動。

 作戰需求想定與實際限制

 雖然出雲級護衛艦拜F-35B之賜備受矚目,但就作戰定位和實際限制來看,縱然有F-35B打破艦載機性能限制,在持續作戰和指管通情監偵能力和艦載機數量上仍舊不脫輕航艦的限制。更有甚者,因為F-35B的系統複雜度今非昔比,就算有洛馬原廠的自動後勤系統協助地勤進行保修,光是零附件消耗和運輸就會讓沒有足夠遠洋後勤能力的海軍吃足苦頭。如果只是在東亞海域周邊執行戰備任務,就預算觀點而言,與其耗費重金維持一支小型海上航空兵力,倒不如強化空中加油作業能量延伸陸基戰機的打擊範圍可能更加實際。且就長程戰略想定來看,在美海軍第7艦隊和陸戰隊持續駐紮東亞的現況下,盟邦的多功能兩棲突擊艦就算能夠操作F-35B,在戰力定位上仍不脫自冷戰架構以來一脈相承的輔助兵力定位。因此與其對出雲級大作文章,倒不如從整體建軍用兵角度審視其所可能擔負的作戰任務想定。以現今東亞周邊局勢來看,如果能夠爭取周邊盟國提供轉降場或是建立協同作戰機制,其實維持海上航空兵力的實際意義相對有限。因此海上自衛隊籌獲F-35B和改造出雲級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強化遠洋作戰能力,藉此維繫對日本而言攸關生死的海上交通線。

 平心而論,海上自衛隊改裝出雲級的作戰需求想定在過去經常被帶有特定角度和缺乏對日軍事分析能力的不同意見嗤之以鼻,但從這次防衛省公開宣示來看,日本在印太戰略中所扮演的角色無疑再次獲得背書,也彰顯對於東亞軍事研究和分析的重要性。因為在未來的印太戰略架構中,日、澳將是美國扼控第一島鏈的南北樞紐,對臺海局勢和我國戰略地位的影響比重將更趨增加。

(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